“小白,我可以动员认识的朋友,请他们帮忙寻找。人多力量大,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王老板自己都很清楚这么做的效果微乎其微。

  江小白有些颓废,非常的沮丧。

  “老王,会盟应该是明天就要开始了吧。”

  王老板道:“是啊,就在明天。小白,你得撑住啊。不管怎么说,这次会盟你一定要拿到盟主之位。”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老王,你不是外人,不瞒你说,我现在是心灰意冷。什么雄图霸业,什么家国担当,我全都不想去想。我唯一想要想的就是芸娘。找不回芸娘,我甚至都不想参加这次的会盟。”

  “你说什么呢!”

  王老板怒喝道:“小子,你就这点出息吗?要是让芸娘看到你现在这幅熊样,他得多么伤心啊!你小子也太让人失望了!”

  “随你怎么说吧,刚才所言,那就是我心里的真实想法。”江小白道。

  王老板叉着腰,想要发火,但看到江小白此刻沮丧的神情,又觉得心疼,火气一下子就泄了。

  他去给江小白泡了杯茶,放在他的面前,道:“茶能宁神,你喝点茶。我去找熟悉的朋友,请他们都帮帮忙。现在咱们虽然是没有线索,可也不能就这么在这里坐着干等啊。”

  语罢,他就离开了。

  江小白枯坐在那里,直到那杯茶凉透了,他也没有喝一口。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下来,他才站起身来,禹禹独行,离开了战舰。

  在岸上走了不知道多久,突然身后有个人叫他。

  江小白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发现是战舰上的一名士兵。

  “大统领!”

  那名士兵气喘吁吁地道:“总算是找到您了,王老板让我们赶紧来找您,请您回去。”

  一听这话,江小白便知道是有事,心想难道是老王找到了什么线索?

  心念及此,江小白再也没有心情在这里逛下去了,发足狂奔,很快便回到了战舰上。

  “老王,是不是探听到什么消息了?”江小白道。

  王老板道:“消息倒是没有,倒是有人往咱们的战舰上送来了一封信。信是送给你的,我没有拆。”

  王老板把信交到了江小白的手上,他从外面回来,去江小白的房间找江小白,推门进去没有看到江小白,却看到了有一封信压在江小白房间的桌子上。那压着信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芸娘手上一直佩戴着的那只玉镯子。

  江小白马上打开信封,看了看信的内容,然后就把信纸递给了王老板,让他也看看。

  王老板看了一眼,立马把信拍在了桌子上,怒道:“这绝对不行!”

  江小白道:“你说不行,可我有选择吗?”

  王老板道:“小白,你不能这么做啊!万一反抗军的领导权落入了心术不正的人手中,这可是要出大乱子的啊!”

  江小白道:“可是芸娘在他们的手上啊,我能怎么办啊?”

  王老板道:“一定会有办法的,别急,一定会有办法的!”

  “明天就是会盟的日期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江小白吼道。

  王老板道:“写这封信的人要你放弃争夺这次的盟主之位,说明你的出现威胁到了他的利益,也就是可以推断出暗中捣鬼的一定是反抗军内部的人。小白,现在的形势渐渐明朗了,难道你不觉得吗?”

  芸娘的失踪让江小白心神不宁,几乎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王老板接着说道:“现在我们只要列出哪几个是你竞争盟主的潜在对手,从他们几个身上入手,肯定能找出什么来。”

  江小白道:“这次的会盟是你组织的,情况你最清楚,而我对参加这次会盟的人几乎都不了解。”

  王老板道:“我清楚啊。这次能够与你竞争的,我看也就只有三个人。高同虎、李开阳和马国斌。这三个人手上都有不亚于十万的人马,可谓是兵强马壮,都是割据一方的诸侯。”

  “这三人这一次都来了?”江小白问道。

  王老板道:“他们肯定会来的,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他们。他们很宝贝自己的小命,轻易不会露面的。”

  江小白道:“我要去抓了这三个混蛋,不交出芸娘,我就把他们全都弄死!”

  “你疯啦!”

  王老板吼道:“你这么做会彻底毁了反抗军的!他们三个要是死了,那他们下面的几十万人立马就会乱掉,到时候内斗就能杀死那几十万人。咱们反抗军积攒点家底不容易,少了那几十万人,咱们如何和魔门斗?”

  “我不想想这些,魔门与我何干!我只想找回我的芸娘!”江小白吼道。

  王老板叹了口气,“唉,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老话说的一点没错。你小子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江小白吗?他们三个当中最多只有一个是幕后黑手,你却要把他们三个全都杀了,你滥杀无辜,这么做真的对吗?他们三个可都是对抗魔门的一把好手啊,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跟随他们啊。”

  江小白渐渐地冷静了下来,他也知道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都是浑话。

  “他们三个是最有可能和你竞争盟主之位的,他们三个也是实力最为雄厚的。写信的人说让你退出,那么肯定就是害怕竞争不过你。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他们三个会干出这种事。”

  江小白道:“老王,我现在要怎么做?”

  王老板道:“暗中的那个人既然使出了如此下三滥的手段,那么说明他肯定对这盟主之位志在必得,咱们不如先答应他,退出竞争,等待水落石出的时候。”

  江小白的反应很快,道:“你的意思是说最终当上盟主的那个人就是绑走芸娘的人,是吗?”

  王老板笑道:“看来你恢复了思考能力了。我的意思就是这个。他如此大费周折,机关算尽,难道还会当不上吗?”

  “好,我就先让他过把瘾!”江小白咬牙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