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TM给我退后!谁再敢上前一步,小爷这就弄死高同虎!”

  江小白发了狠话,吓得高同虎的手下一个个哆哆嗦嗦,不敢上前去。

  “兄弟,你饶了我吧。这盟主我不干了,让给你还不成吗?”高同虎吓得就快要尿裤子了。

  江小白吼道:“老子稀罕这个盟主吗?我要的是我的女人!把她还给我,我还可以考虑饶你一命。你不把她还给我,你只有死路一条!”

  高同虎哭了,“兄弟啊,你真是为难我了。我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我去抢你的女人干什么?”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江小白冷哼一声,也不见他如何用力,高同虎的一条胳膊就被他给撤了下来。

  高同虎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声,血流如注,痛苦不堪。

  “说不说?你TM要是不说,我把你另外一条胳膊也给扯下来!”江小白道。

  “兄弟,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没有绑架你的女人,真的没有啊。”高同虎哭着说道。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道:“那好吧,我就把你的胳膊再扯下来一根!”

  “别别别。”

  高同虎哭着说道:“兄弟,我有很多女人,你可以去看看,随便你挑。挑多少个走都可以。你别再问我要你的女人了,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真的不知道啊,我没有绑架她。”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珍惜。”

  话音未落,江小白已经把高同虎的另外一条胳膊给扯了下来。高同虎的两条胳膊都被扯了下来。

  “你还有两条腿,如果还不肯说实话,我就把你的两条腿也给扯下来。”

  江小白道:“失去了四肢,或许你还死不了,但你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在站起来,你永远都是一个废人。”

  高同虎破口大骂:“我艹你姥姥的江小白!老子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凭什么这么对我?老子没有抓你的女人,老子说了无数遍了,为什么你不肯相信!你的女人不是我抓的!江小白,你TM有种就杀了我!老子不想活了!”

  失去了双臂,高同虎已经是一个废人。他知道自己完蛋了。今天本来是他的大喜之日,成功当选为反抗军的盟主,这是他梦寐以求的美事,谁知道今天竟是他的噩梦。

  他的这番话倒是惊醒了江小白,或许他真的错怪高同虎了,高同虎说不定真的不是绑走芸娘的那个人。

  那又会是谁呢?

  一条线索又断掉了,江小白再次陷入了没有线索的窘境之中。留给他的时间又少了一天。

  心中有些愧疚,转念一想,江小白又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高同虎这厮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算是把他千刀万剐了,也绝对不会有错。

  “高同虎,你不是做盟主的料,你的心思根本没有放在如何率领反抗军对抗魔门上,你不过是想窃据盟主之位,为的是图谋你的一点私利。我命你速速辞去这盟主之位。”

  语罢,江小白便迈步离开。

  这军营当中有千军万马,却无一人敢阻挠江小白。他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就这么离开了。

  从军营之中走出来,江小白打算回船上,突然一人走了上来,竟是马国斌。

  “江老弟,你好啊。”

  江小白皱眉看着他,道:“马国斌,你有事吗?”

  马国斌知道了江小白刚才闯进了高同虎的大营之中,他在高同虎身边安插的密探已经把消息汇报给了他。

  “江老弟,你说你的女人被抓了,是有这回事吗?”

  “马国斌,你怎么知道?难不成是你干的?”江小白怒道。

  马国斌笑道:“要真是我干的,我躲着你还来不及,我干嘛往你面前凑啊。我在高同虎身边有探子,是我的人告诉我的。”

  江小白道:“我可能是误会人了,可能不是高同虎所为。”

  “江老弟,你对这个高同虎了解吗?”马国斌问道。

  “你什么意思?有什么就直截了当地说,别拐弯抹角。”江小白道。

  马国斌笑道:“看来你对高同虎并不了解。这个高同虎啊,背后肯定有高人。几个月前,他的实力还不如我的三分之一。短短几个月,现在已经可以和我并驾齐驱了。你说这其中难道没有问题吗?我的密探告诉我,一直有个厉害的人物在帮高同虎。那个人很厉害,我的人查了很久很久,也没有查出他的身份来。”

  江小白道:“这和我的女人有什么关系吗?”

  马国斌道:“我想说的是你的女人的失踪很可能和高同虎背后的那个高人有关。高同虎应该只是个傀儡,是个木偶,提线的是背后的那个高人。”

  江小白道:“马国斌,我收到一封信,叫我退出竞选。这样的信件,你收到了没有?”

  马国斌道:“我倒是没有,不过我知道一些事情。在竞选之前,高同虎的人便通过各种方式威胁利诱了一帮人为他们造势,所以高同虎才能够在今天的选举当中一骑绝尘,获得了许多选票。”

  江小白道:“你有办法帮我找出他背后的那个高人吗?”

  马国斌道:“我真的没有这个本事,要是能找出来,我早找出来了。要想找出他,你还得从高同虎的身上下手。知道那个人存在的不多,就连高同虎的亲信都不知道。如果高同虎死了,那么高同虎的势力也就乱了。那高人可以指挥得了高同虎,但未必能够控制得住高同虎的这些个手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马国斌这厮是在怂恿江小白杀了高同虎,这一招借刀杀人,可真是够歹毒的。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提供的这些消息。”江小白道。

  马国斌道:“兄弟,只要干掉高同虎,我就有把握当上盟主。到那时候,咱们兄弟平起平坐,如何?”

  江小白冷蔑地看着马国斌,冷声道:“狗东西,凭你也想和我平起平坐?我TM要是想要做这个盟主,谁TM能阻挡得了我?滚!”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