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我会做他的一条狗吗?哈哈,你错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做他的一条狗。”

  水娃道:“我会和魔尊说明,划清界限,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他敢侵犯我,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真要是把我给逼急了,就算是没办法杀得了他,也叫他丢掉半条命。”

  江小白道:“好,就算是你不是向魔尊投降,可你认为他真的会同意跟你井水不犯河水吗?你可不要忘了,你们前世就是死敌!这一生无论如何,你们也没有办法成为朋友。不是他死,就是你亡。如果你寄希望于他不和你动干戈的话,那么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等待着你的只有可能是死亡这一种结果。”

  水娃沉默不语,他知道江小白的话是有道理的。魔尊不是一般人,他们的确是世代的仇敌。

  “水娃,我说过,我可以允许你与我分道扬镳,但我绝不能容忍你忘掉了自己的使命,忘掉你肩上担负的责任,更不能容忍你与魔尊同流合污!”

  “你以为你还管得了我吗?”水娃冷声道。

  江小白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再也管不了你了,你再也不是我心目中那个单纯可爱的孩子了,你是个真正的大人了。水娃,我只要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还是关心你的。我会一直盼着你好。”

  “江小白,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了!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这些鬼话吗?你口口声声说爱你的女人,可事到临头,我以你的女人的生死来威胁你,你还是不肯损伤你的羽毛!你不过是个沽名钓誉之辈,别把自己说得那么清高,你根本不是圣人!”

  江小白苦笑不已,这就是他曾经掏心掏肺对待过的孩子,如今说的话一字一句都像是利刃一般,扎进了他的心口里。

  “把芸娘还给我吧。水娃,希望你念在一点点旧情上,把芸娘还给我吧。”

  水娃看着江小白,冷笑不已,“瞧你这副模样,活像个丧家之犬。江小白啊江小白,你不是挺狂的嘛,这是怎么了?”

  江小白道:“我从来都没有狂过。”

  “你还敢顶嘴?”

  水娃道:“想要要回你的女人,你就得听我的,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江小白道:“水娃,我希望你不要太过分!”

  水娃道:“我就是那么过分,你能把我怎么样?哼,我知道你不会杀我,你还指望着我帮你对抗魔尊呢。你要是杀了我,魔尊失去了天敌,你们就再也不可能战胜他了。”

  江小白吼道:“水娃!你到底想干什么?”

  水娃道:“我想要你低头!我受够了你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要你向我低头!”

  深吸了一口气,江小白强行压制着心中受到的屈辱,道:“好,我向你低头!”

  “跪下!”

  水娃吼道:“那日在珊瑚岛基地,你就是这么对我说的,要我给那帮女人下跪。今日我要你向我下跪!江小白,你什么都以为自己是对的。你养着那帮没用的女人,让自己的兄弟们勒紧裤腰带,把最好的东西全部都给了那帮什么也不做的女人,这件事你做的真的对吗?”

  江小白道:“她们不是什么都不做。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芸娘,我们根本不可能那么快造出威力如此惊人的火炮。还有其他的女子,他们也都各自有各自的贡献。你只看到了一面,根本没有看到另外一面。”

  “对不起,我只相信我看到的那一面。江小白,不要废话了,跪下吧。”水娃昂着头,用他的下巴对着江小白。

  “……好。”

  忍受着巨大的屈辱,江小白跪了下来,给这个他无比疼爱的孩子跪了下来。此时此刻,他的心在滴血。

  “为了那个女人,你真的连自尊都不要了吗?”水娃怔怔地看着他眼前的江小白,这一刻,他的内心深处并没有那种报复后的快感。

  江小白道:“与她比起来,自尊不值一文。我已经给你跪下了,你什么时候把芸娘还给我?”

  水娃道:“别急,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江小白道:“你还想怎么样?”

  水娃道:“我要你向我道歉!”

  “好,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了。”江小白依言照做。

  水娃冷笑道:“这也叫道歉吗?”

  “你想要的道歉是怎样的?”江小白问道。

  水娃道:“得看你愿意为那个女人付出什么了。”

  江小白道:“我愿意为她付出所有!你其实恨的不是她,你恨的是我,所以是她替我承担了一切。为她做什么,那都是应当的。”

  水娃道:“好啊,这可是你说的。人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那既然你这么看重这个女人,那就断你一臂吧。自己动手吧。”

  “水娃,你真的那么恨我吗?”

  江小白红着眼睛看着水娃。

  水娃避开了他的目光,冷声道:“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一挥手,便将自己的左臂切了下来。

  水娃一抬手,把江小白断掉的左臂吸了过来,看着那条断臂,面泛冷笑。

  “我知道你有本事能把这只断臂给接上,不过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话音未落,那只在他手中的断臂已经燃烧了起来,瞬间便化成了灰烬,随风飘散。

  “我做到了,把芸娘还给我!”江小白吼道。

  他切下了自己的左臂,同时也切掉了对水娃的情分,从此以后,他心里的那个孩子死掉了。

  “很好。我说话算数。”

  水娃打开了他的虚拟空间,从虚拟空间里面把芸娘给放了出来,抛向了江小白。

  江小白接住芸娘,与此同时,水娃也飞向了别处。

  江小白没有心思去过问水娃,他赶紧带着水娃回到了战舰上。

  王老板听到他回来的声音,赶紧过来一看,却看到了江小白被血染红的衣服。

  “你……你的左臂呢?”

  “没了。”江小白道。

  “什么人干的?”王老板问道。

  “我自己。”

  江小白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