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天的浴血奋战,直到天色将晚时分,整个潜龙山才从一片喊打喊杀的嘈杂之中平静了下来。

  残阳如血,猩红色的余晖洒落在潜龙山上,为整座山涂抹了一层妖艳诡异的色彩。

  百万魔兵已经尽数被歼,潜龙山横尸遍野,堆积如山,那些还活着的反抗军们也都是一个个身上挂了彩,浑身浴血,看上去不甚狼狈。

  “结束了吗?”

  很多人依旧在挥舞着他们手中的兵器,他们的体力已经濒临耗尽,只是意念还支撑着他们,机械式地挥舞着手里的兵器,纵然是他们要杀的敌人已经全都死了。

  直到完全力竭,他们才倒下,但手中仍是紧紧握着他们的兵器。

  虽然是尽数歼灭了突袭的百万魔兵,但反抗军也因此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几十万的反抗军在此会盟,昨日他们还在观日峰上庆祝畅饮,那些昨天还和他们喝酒划拳勾肩搭背的兄弟,今天已经成为了亡魂。

  心念及此,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活着的人并没有心情欢庆他们还能活着。死去的人倒是一了百了,什么都不用去思考了。

  “尸体不能就这么放着啊。”

  王老板找到江小白,沉声说道。

  江小白道:“是啊,不能就那么放着,必须得妥善处置了。这潜龙山不是别的地方,惹恼了那一位,可不是闹着玩的。”

  王老板道:“可这尸体也太多了,不防着,咱们又能怎么办呢?”

  江小白道:“只有一个法子,烧了。”

  王老板道:“这倒是个法子,不过咱们反抗军牺牲的兄弟和魔兵们都混在了一起,难道一块儿烧了?”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决不能那么做。死去的咱们的兄弟一个个都是忠肝义胆之辈,怎么能让他们死后和他们的仇敌混在一起呢?真要是那么做了的话,那就太对不起他们在天之灵了。”

  王老板道:“可是兄弟们都那么疲惫,现在都累瘫了,哪还有精力去做这些事啊。要分拣尸体,这事虽然不难,但是工作量简直太大了。”

  “我来!”

  江小白沉声道。

  “你来?”

  王老板一脸严肃地问道:“兄弟,你知道你一个人要做多久才能完成这项工作吗?”

  “要多久?”江小白道。

  王老板道:“怕是半个月你都完不成,等到那些尸体都腐烂发臭了,你都完不成。”

  江小白耸了耸肩,道:“没关系,一天不行就两天,两天不行就三天,三天不行就四天……直到我完成为止。”

  “你怎么就不能听我说呢!”

  王老板吼道:“死去的人已经死了,你为他们做什么,他们都看不到的。活着的人才是最需要安慰的,最需要你为他们做些什么的。”

  江小白笑了笑,转身而去。

  他走向了堆积如山的尸体,开始一个一个地分拣,把战死的反抗军分拣出来,一个一个地从尸山血海当中分拣出来。

  周围还有许多坐在地上休息的反抗军,他们看着江小白,反反复复地重复这些动作,做着同样的一件事。

  渐渐地,有一些反抗军站了起来,拖着他们受伤的身躯,走向了江小白,走向了眼前的尸山血海,开始和江小白一样,搬运尸体,重复着他们的动作。

  死在这里的不是别人,除了他们的仇敌之外,就是他们的战友。他们的战友不是为别人死的,是为了这天下人而死的,是为了他们而死的。

  人心都是肉长的,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这个行列中来,纵使他们依旧非常的疲惫,纵使他们身上伤横累累。

  所有活着的人都加入到了其中,这样分拣工作就变得非常的顺利。到了早上的时候,分拣工作已经完成。

  浑身多处缠着绷带的李开阳来到了江小白的面前,经过了这一天一夜,他变得要比以前更加的沧桑。

  “马国斌找到了,他没有逃跑,他……战死了。我的人找到了他的尸体。”

  江小白道:“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至少最终他是战死的,称得上是英雄。”

  李开阳道:“他死了,留下了许多兄弟。他的兄弟现在群龙无首,我担心会出乱子。”

  江小白道:“你与马国斌素来有交往,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去收编了马国斌的部下,把他们都纳入你的麾下。如何?”

  李开阳赶紧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马国斌活着的时候,我和他的关系就不怎么样,一直明争暗斗的,如今他死了,他的兄弟也不可能服我。不过必须要处理好他们,要不然的话,真要出了乱子,那可不是小事。咱们这一次的损失实在是太惨重了,经不起任何其他的打击了。”

  江小白道:“那马国斌手下当中有得力的干将吗?”

  李开阳道:“倒是有几个热血男儿,不过都死了。活着的军官,全都是些胆小如鼠的家伙,而且许多都是心术不正之辈。如果由那些人当了这支反抗军的首领,那么对我们整个反抗军来说,绝对不能说是一个好消息。”

  江小白太清楚这其中的危害了,群龙无首不行,但有了个坏的老大,那更不行。

  “兄弟,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李开阳道:“不要管那些人的闲言碎语,如果你能把马国斌的部下收编了的话,那就把他们收编了吧,不要在乎他们说什么。”

  江小白道:“我的麻烦大着呢,高同虎那边的事情还没解决,现在又来了个马国斌,你还嫌我麻烦不够多吗?”

  李开阳道:“能者多劳,这是你应该做的,不是吗?”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说真的,我还真不愿意去做这些事。”

  放着数万的人马不要,江小白还真是一个怪人。

  眼下尸体已经分拣好了。

  江小白运用火神通,将魔兵的尸体和反抗军的尸体分别给焚烧了,最后把反抗军的骨灰撒入了大海之中,希望洋流能送他们回家,至于魔兵的骨灰,则是就地掩埋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