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还有什么事吗?”江小白问道。

  他们已经要走了,紫蛇帝君突然叫住了他们,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事。

  “本君没有说你,你小子随时都可以离开,是她不能走!”紫蛇帝君的目光落在了芸娘的身上。

  江小白笑道:“帝君,你大人大量,何必要跟一个小丫头置气呢。她的那些话你不必放在心上,我这就让她给你赔罪。”

  语罢,江小白马上就给芸娘使了几个眼色,让芸娘给紫蛇帝君道歉。

  芸娘本不想给紫蛇帝君道歉,不过还是给了江小白面前,柔声道:“帝君,刚才是小女子我多有失礼之处,还请您多多担待,原谅则个。”

  “没用了,本君说了,你不能走!”紫蛇帝君板着脸道。

  芸娘秀眉一蹙,不悦地道:“你这老头儿什么意思?我都跟你道歉了,你还想怎样?我就是要走,你能耐我何!”

  “小丫头,你可以试试看,不要以为本君是在跟你开玩笑。”紫蛇帝君冷笑道。

  “小白,我们走!”芸娘二话不说,拉住了江小白的手,便要走出洞府。

  二人朝着门口走去,快要走到门口之时,那门竟然突然间消失了。

  “染头发的臭老头,你到底想怎样?”芸娘气坏了,大吼大叫起来。

  紫蛇帝君道:“我说了你不能走,你以为我是在跟你说笑吗?哼,简直白痴!”

  江小白道:“帝君,何必非要搞成这样呢?咱们之前不是说好的嘛。你帮我照顾芸娘,我心生感激。我也对你的恩情做了一些回报了。咱们之间非得弄的那么僵吗?我不想那么做。”

  紫蛇帝君道:“小子,现在不是你与本君之间的问题,是本君与这臭丫头之间的问题。你可以走,但是这臭丫头决不能离开!”

  “帝君,你到底想怎样?”江小白也来了脾气。

  紫蛇帝君道:“怎么,想要和我动手吗?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本君的洞府,纵然你修为再高,在我的地盘上,也无计可施。”

  这洞府是存在于紫蛇帝君的虚拟空间里面的,江小白进了别人的虚拟空间,纵然他修为再高,的确也没有办法施展。如果紫蛇帝君真的想对他怎么样的话,那么他也只能是那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帝君,没必要这样吧?芸娘是我的女人,你不让我带走她,你是什么意思?”江小白反问道。

  紫蛇帝君道:“你小子不要多想,更不要想歪了,我对着小丫头没什么兴趣。我就是要留下她,否则的话,七日之后,你的心上人还会有麻烦。”

  “帝君,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能不能麻烦你说个清楚。”江小白问道,任谁都能听出他紫蛇帝君似乎隐藏了什么秘密。

  “喂,老头子,你倒是说清楚啊。为什么七天之后我就又有麻烦了呢?我告诉你啊,你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啊,别以为我好欺负,我不是吓大的!”芸娘道。

  紫蛇帝君道:“这就是你们的态度吗?如果你们就是这样的态度,本君看还是算了吧,就任你这臭丫头自生自灭去吧。到时候出了任何的事情,都不要来找我,更不要怪我之前没有提醒过你们什么。”

  江小白心中愈发疑惑,连忙问道:“帝君,您倒是说说清楚啊。你不说清楚,让我怎么办?”

  紫蛇帝君沉吟了片刻,道:“好吧,本君这就告诉你们。这丫头体内的毒还没有解清楚,必须要等到七日之后,体内的余毒再度发作的时候,再做一次解毒,才能完全把她体内的蛇毒给解掉。”

  江小白疑惑不解,道:“怎么可能没有解清呢?帝君,你可不要忽悠我啊,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紫蛇帝君哈哈大笑,道:“本君忽悠你?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若是不信,可以看看你的女人的血液。”

  话音未落,芸娘已经自行咬破了手指,鲜血涌出,但是呈现出的却不是正常的血色,要比正常的血色要更暗红一些。

  “想要解除我那紫蛇的毒,必须得分两步。当时第一步都没做,本君压根没有必要跟你说第二步。后来你急着离开去处理山下的事情,本君也没有机会跟你说。”

  紫蛇帝君道:“好了好了,我言尽于此,你们若是要离开,那就离开吧。但是到时候发生了任何事情,请不要怪罪于我,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们。”

  江小白问道:“若此下一次再发作的话,情况会怎么样?”

  紫蛇帝君道:“如果得不到及时的解毒,你的女人的身体里的毒素会成倍的繁殖,到时候她的全身会溃烂而死。”

  想到那恐怖的场景,江小白已经是头皮发麻,他决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芸娘,你还是留下来吧。”江小白道。

  芸娘道:“为什么现在就要留下来?等时间到了我再来,难道不行吗?”

  紫蛇帝君道:“到那时候,休怪本君不给你们开门。”

  江小白道:“帝君,七天的日期是从第一次解毒开始算起吗?”

  紫蛇帝君点了点头。

  江小白沉吟道:“如果是这样,那么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到七天了。芸娘,要不你就留在这里吧,多陪帝君聊聊天。我看他一个人在这里也怪冷清的。”

  这几天芸娘在这里的时候,虽然他们两个人总是吵嘴,不过紫蛇帝君还真的觉得这几天的时间过得特别的快,心情特别的舒畅,所以他还真的希望芸娘能够留下来。

  “那就再等几天吧,我听你的。”芸娘答应了下来。

  江小白道:“帝君,那么就得继续叨扰你了,还请你多多包涵,芸娘嘴上不饶人的。”

  紫蛇帝君道:“她再敢冲我大喊大叫,小心本君不帮她解毒,让她痛苦而亡。”

  芸娘道:“是你要我留下来的,我要是言语上攻击了你,请不要怪我,因为那一切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

  江小白还没离开,芸娘已经又开始发炮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