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阳兄弟,你带着兄弟们让开吧。”

  江小白发了话,他了解水娃,这小子随时都有可能翻脸不认人,大打出手。李开阳他们根本经不住他的攻击。

  “江兄弟,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和我的兄弟们就帮你拿下这厮!”李开阳并没有退让。

  江小白还没来得及说话,水娃已经哈哈大笑了起来。

  “江小白,这些就是你的阿猫阿狗吗?你如今也就这点能耐了吗?哼,你收的这些阿猫阿狗可是越来越差了。”

  “你说什么!”

  众人无不愤怒不已。

  江小白道:“开阳兄弟,你听我的,赶紧带着人让开。这里交给我,我会搞定一切的。”

  “江兄弟,现在问题严重了。这厮竟然说我们都是阿猫阿狗,我倒要问个清楚,要他看看到底什么才是阿猫阿狗!”

  李开阳已经亮出了武器,其他人也是一样。

  “乌合之众!”

  水娃冷冷地蔑视着。

  江小白道:“开阳兄弟,你没听到我的话吗?带着你的人退后!”

  “江兄弟,你别管我们,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叫我们阿猫阿狗,是可忍孰不可忍!”李开阳怒喝道。

  江小白吼道:“那在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盟主存在?我还是不是你们的盟主!如果你还认我是你们的盟主,那么现在就给我让开。如果你不认我这个盟主了,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我没权力管你们。”

  “江兄弟,你……”

  李开阳气得跺了跺脚,只好带着他的兄弟退了下来。他是最希望江小白做他们反抗军的盟主的,自然不可能当众违背江小白的命令。如今江小白刚当上了盟主,他如果立马就违背了江小白的命令的话,江小白以后还有什么微信统率反抗军呢。

  不管怎么说,大庭广众之下,李开阳必须得维护江小白的权威,必须要给江小白面子,这是他必须要做的。

  台上如今就只剩下江小白和水娃两个人,时隔数日,二人再次对峙。

  水娃嘴角泛起冷笑,道:“我千方百计让高同虎坐上了盟主的位置,就是为了阻止你坐上这个位置,谁能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这盟主之位最终还是落入了你的手中。江小白啊江小白,我算是明白了,你就是一个车头彻底的伪君子,为达目的,不惜使用一切卑劣的手段!”

  江小白冷声道:“水娃,你说的是你自己吧。你自己才是这样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使用一切手段。高同虎的背后如果没有你,他能被选为盟主吗?这一切难道不是你为他经营的吗?当选之后,高同虎只是表面上的盟主,实际上他不过是你的傀儡。”

  水娃道:“我帮助高同虎,那是互相合作,互利互惠。你也看到了,在我的帮助之下,高同虎的势力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变得非常的庞大。这就是我的能力。”

  “是吗?”

  江小白冷嗤一声,“你认为把一群乌合之众笼络到一起就是能力了吗?高同虎的部下有怎样的战斗力,你难道不清楚吗?”

  不久之前结束的大战,高同虎的部下几乎全部都做了逃兵,虽然是逃出去了一部分人,但绝大部分的人还是被魔兵给杀死了。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几十万人,甚至连一次像样的反抗都没有就作鸟兽散了。

  水娃道:“高同虎当选之后,我知道你恼羞成怒,所以你去找高同虎,把他的胳膊给扯了下来,以此来发泄你的怒气,是不是?”

  江小白道:“错!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去找高同虎,那是因为我判断出芸娘的失踪与他有关。有人给我写了一封信,让我退出竞选。一旦我退出,谁当选谁就是利益的获得者,所以我去找高同虎,这并没有什么不妥。”

  “好一个伶牙俐齿之徒!”

  水娃放声大笑,道:“你们这帮小丑,你们睁开眼睛看看吧,看看你们选出来的这个人是个什么货色!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吧。你们选出来的上一任盟主就是死于他之手!他为了当这个盟主,真的是什么龌龊之事都做得出来,什么卑鄙的手段都用的出来。”

  众人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

  江小白道:“水娃,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这些难道也是我教你的吗?高同虎是怎么死的,你比谁都清楚。你如此这般颠倒黑白,就真的能够如你所愿吗?”

  “高同虎的死因,江盟主早已经和我们说过了。台上的黑衣人,你不要妄图颠倒黑白。我们是不会相信你的。”

  各路反抗军的首领纷纷表示支持江小白,立马平息了这场议论。

  水娃本以为放出这个消息,能够让反抗军产生内乱,谁知道结果却不是他想的那样,反抗军内部很快就平息了这场风波。

  江小白在大战中的表现已经征服了太多太多的人,这里所有的反抗军都感恩于江小白的恩惠。如果不是江小白,他们就没有粮食吃,他们的伤更不可能那么快就好了。

  “水娃,看到了吧,人心向背,自有公论。你不要再在这里妄图颠倒黑白了。你的计划已经彻底破产。你的傀儡高同虎被你亲手杀了,你为他拉拢的那几十万人也都在上一次的大战中死的死,逃的逃。你所做的努力已经化为了飞灰。不要再幻想什么了,你的幻想已经破灭了。”

  “不!”

  水娃握紧双拳,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江小白。

  “我不可能失败!我不可能失败!江小白,我不可能输给你!我输给谁都可以,就是不能输给你!”

  水娃握拳怒吼。

  江小白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水娃会变成这样。他曾对这孩子关怀备至,视若己出,对他寄托了重望,谁知道这孩子如今却把他当成了最仇视最憎恨的人,他实在是不知道如何修复与水娃的关系,也实在是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