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江小白早早地就来到了紫蛇帝君的洞府。来此之前,他已经把今天要做的所有事情交代给了王老板,让他代为处理。

  今天一整天,他除了陪着芸娘之外,什么都不想去做。

  “芸娘,你感觉如何?”

  一见面,江小白便问道。

  芸娘道:“我没什么感觉啊,一切如常,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东西会说我的毒还会二次发作,可是我现在觉得挺好的啊。”

  江小白道:“帝君不会骗我们的,应该快发作了。等这次发作解了毒之后,我们以后就再也不用有这个烦恼了。”

  芸娘道:“说的也是,那就耐心等等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作呢。”

  江小白看向紫蛇帝君,问道:“帝君,日子已经到了啊,怎么芸娘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紫蛇帝君冷声道:“怎么,你这是在质疑本君吗?难道本君还会骗你不成?”

  江小白连忙摆手,笑道:“我哪敢质疑您呢,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所以问一问你。”

  紫蛇帝君冷笑道:“你们这些人真是奇怪,难道非得看到她毒发的时候痛苦的样子,你们才会开心吗?”

  江小白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有些担心。”

  紫蛇帝君道:“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不需要操这种无谓的心,明白了吗?”

  江小白连连点头。

  一旁的芸娘见江小白受了欺负,立马站了出来,开始和紫蛇帝君唇枪舌剑斗了起来。

  “老家伙,你凭什么这样说我的小白啊?你看他老实好欺负是不是?我可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欺负的。你敢欺负小白哥哥,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紫蛇帝君冷笑道:“小丫头,你以为你是谁?还想教训本君吗?我看你是不自量力,自找苦吃!”

  芸娘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准备打我吗?来啊,我就站在你的面前,有种你就打我啊。”

  说着,芸娘还真朝着紫蛇帝君走了过去,站到紫蛇帝君的跟前,坚毅的眼神和微微扬起的下巴说明她根本不畏惧眼前的这个人,即使是她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有多大的能耐!

  说实在的,堂堂一个帝君,他这辈子还真没怕过谁,唯独这小丫头让他经常方寸大乱,不知如何是好。

  芸娘的出现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师姐,不单单是因为芸娘的长相和他的师姐有几分相像,还因为芸娘的个性和他的师姐也非常的像,都是一副嘴上不饶人的样子。

  这才是紫蛇帝君为什么要把芸娘留在这里的真正原因。他错过了他的师姐,如今师姐早已经嫁做人妇,他对他的师姐这么多些年来总是难以忘怀,却又不敢做出任何逾矩之事,所以对于师姐的思念之情只能寄托在那一纸画像上。

  直到芸娘的出现,这么一个和他的师姐长得如此相像的女人的出现,让他这一潭死水的心境突然间活泛了起来。

  看着芸娘,就如同看到了他的师姐。每天和芸娘斗嘴吵架,仿佛回到了跟着师傅学艺的时候,少年之时,他和他的师姐总是这般,每天都要吵架斗嘴,而感情就是在那日复一日的斗嘴之中积攒起来的。

  其实,芸娘体内的毒早在第一次解毒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清除了,后面的事情,都是紫蛇帝君杜撰出来的。

  七天的期限已经到了,面对刚才江小白的提问,紫蛇帝君觉得羞愧难当,也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做,但是事情已经做下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他拖延不了太久的,今天一过,就连深信不疑的江小白也会询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到那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或许坦白是最好的方法,不过他是紫蛇帝君,他有他的骄傲,要他承认自己做出了如此卑鄙之事,实在是一种挑战。

  此时此刻,他还没有办法面对他人承认自己的卑鄙。

  明知这样是错的,紫蛇帝君却还要继续错下去。他并非是什么大奸大恶十恶不赦之徒,最终却因为自己埋藏在心底的对师姐的情感而让他做出了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事情来。

  他只能希望时间慢一点过,最好这一天永远都过不完,太阳永远都不会下山。但这是不可能的,紫蛇帝君非常清楚最终他还得面对这样的事实。

  看着他们两个又吵了起来,江小白耸了耸肩,无奈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吵架斗嘴。

  每当这样的情景出现的时候,他都会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芸娘越吵越激动,紫蛇帝君的气势今天却没有以往那么强,此消彼长,他已经被芸娘给全面压制住了,很快就觉得自己并不能够掌控这一切。

  这是心虚的表现,紫蛇帝君今天心虚了,因为他的谎言没有办法持续太久。今日一过,谎言自然不攻自破。

  心思缜密的江小白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平日里他们吵架斗嘴的时候,都是旗鼓相当的局面,今天这是怎么了,向来强势的紫蛇帝君仿佛已经少了几分强势,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芸娘给压制住了呢?

  虽然发现了这一点,不过江小白却并没有往深处想。他对紫蛇帝君还是非常信任的,他信任紫蛇帝君的为人。这紫蛇帝君虽然看上去亦正亦邪,傲视一切,可是他到底还是个心存正义之人,要不然的话,他不会让那么多的反抗军在他的潜龙山会盟。

  从内心里来说,江小白是非常感激紫蛇帝君的。这一次的会盟能够有惊无险地度过,紫蛇帝君虽然什么都没做,不过他是有功劳的。

  另外,如果不是紫蛇帝君出手,那一天江小白以一敌二,肯定不是那老龙和水娃的对手,很可能会折在他们的手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紫蛇帝君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江小白发现今天这两人的吵架真是有意思,平日里的时候,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了中场休息的时间了,今天却见二人丝毫不见疲惫。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