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伙,没想到你这么卑鄙猥琐?你把我留下来,就是把我当成了你的师姐了是吧?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芸娘气得浑身发抖,她在这里呆了那么多天,原来都是因为一个谎言。

  “丫头,你别激动,其实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的,真的没有。我只是想要借着你回味一下年少时候和我师姐一起玩耍的时光。”

  紫蛇帝君的脸上浮现出了追忆往昔的神色,他说的都是实话,但不管怎么说,不管有什么理由,都没有办法改变他这种方法十分卑劣,令人不齿。

  江小白道:“帝君,我原本非常的敬重你,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是个明事理的人,却没想到你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其实你根本无需说谎,你如果直接说出来,你救了芸娘的性命,为报答你的恩情,我们肯定是会成人之美的。”

  紫蛇帝君道:“一步错,步步错,我做错了太多太多,让你们失望了。”

  芸娘抓住江小白的手,道;“小白哥哥,我们走吧,再也不要看到这个老家伙了。”

  江小白叹道:“芸娘,不要这样,帝君情深义重,这么多年了对他的师姐依旧是恋恋不忘,也算是这天底下稍有的痴情种。咱们就原谅他吧。”

  “你要原谅你原谅吧,反正我是没有办法原谅他的。这个老头做的事情实在是太恶心了。”芸娘心里依旧有个疙瘩,没有解开。

  紫蛇帝君道:“其实我也没有敢妄想你们能够原谅我。我之所以说出来,只是为了求个心安。这件事我做出来之后就觉得后悔了。这几天我寝食难安,直到方才说出口来,对你们坦白,我才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帝君仿佛在这一天里苍老了许多,此刻的他褪去了帝君的光环,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老者,一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老头子,需要他人的关怀。

  “帝君!”

  江小白道:“不要再把自己关在这潜龙山了,你应该多出去走一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只有那样,你才能从你思想的困境当中走出来。你的师姐已经嫁做人妇,你不应该再想她,你能做的就是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她。”

  紫蛇帝君抬起头来,双目通红,已经是强忍着泪水。

  “你们走吧。小子、丫头,一定要好好珍惜彼此啊,不要等到追悔莫及之时才知道错失了一生所爱。”

  临别在即,紫蛇帝君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想把自己最真挚的祝福送给这对年轻人。

  “帝君,多谢你的祝福,我们一定会好好珍惜彼此的。”江小白道。

  “老家伙,我就要走了,你就只有这点话要跟我说吗?”

  临别在即,芸娘突然间感伤了起来。这些天朝夕相处,不经意间,她和紫蛇帝君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些感情。就快要分别了,难免会感伤起来。

  “我……”

  心中有千言万语,等到真正要说的时候,却发现好像说不出口,不知道要说什么。

  “丫头,我原本想要收你做徒弟的,也好让我这一身的本事有个传人。但这些天接触下来,我了解到你离不开这小子,便一直没有开口。日后你若有闲暇,就来我这潜龙山,我会把我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你。”

  能够成为紫蛇帝君的徒弟,继承他的衣钵,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多少修士,一辈子上下求索,无非是想要在修道一途上有所成就,但最终却收获甚少,除了天资之外,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缺乏名师指导。

  这紫蛇帝君的修为不在江小白之下,乃是天下间罕见的大能,能够拜在他的门下,此乃无数修士梦寐以求之事。

  此等好事,若是发生在别人头上,那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肯定会一口答应下来。

  不过芸娘却丝毫不为所动,她对于武道修为向来没有什么追求,也没想过要把自己变得有多厉害。

  “帝君,多谢你看得起我,不过还是算了吧。有小白哥哥保护我,我需要变得很厉害吗?”

  芸娘婉言拒绝了。

  紫蛇帝君道:“这就是我一直藏在心里,没有跟你挑明的原因,我知道你一定会拒绝我的。你和我师姐在某些方面真的很像。”

  “帝君,这是芸娘的决定,我也不好干涉她。”江小白道:“不过她说的很对,在我身边,我一定会保护好他的。”

  紫蛇帝君道:“好了,你们两个小娃娃就不要在我老头子面前秀恩爱了,我知道你们很恩爱。走吧,走吧。”

  芸娘道:“老家伙,你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困死在这里啊?你知道现在外面的世道有多么纷乱吗?你这么有能力的人,为什么不能站出来为这天下苍生做些什么呢?”

  这样的话,江小白已经跟他说过几次了,无济于事,始终没有办法让紫蛇帝君改变主意。

  这一次是芸娘开口,江小白心想或许紫蛇帝君会改变主意。

  “我乃一闲云野鹤,不问世事,以前不问,现在不问,以后也不想问。”

  紫蛇帝君道:“你们不要再多说了,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你……”

  芸娘气得直跺脚。

  “你真是个倔强的老头子!小白哥哥,我们走吧。”

  二人转身离开,紫蛇帝君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了洞府。

  到了外面,星光熹微,山风呼啸而来。

  芸娘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笑道:“还是外面好啊,就连空气都是甜的。”

  江小白道:“好了,你自由了,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什么人能够困住你了。”

  芸娘道:“想起这事我就生气,老家伙居然骗了我们。”

  江小白安慰她道:“别生气了,他也是个可怜人。”

  芸娘道:“他那是自作自受。好了,不说他了。小白哥哥,你陪我看日出吧?”

  天边已经发亮,此时已经是黎明时分,用不了多久,太阳就会从海平线下升起。

  “走吧,我们去山峰的最高处等待日出。”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