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了三天的试航工作终于结束了,虽然他们的造船工程进展的非常神速,最终试航的结果却是不错。所有参与试航的船只没有一艘船有问题的,全部合格过关。

  回到港口,潜龙山的港口再一次汇聚了许多的船只。

  这一夜,他们所有人都来到了港口上。

  这一次是真的到了道别的时候了,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这一刻终于到来了。今天即将要给为其很长一段时间的会盟画上个句号。

  今夜的篝火燃烧得分外的热烈,气氛也是前所未有的,食物也是分外的丰富。

  酒酣耳热之际,江小白走到所有人的中央,众人围成了一个圈,把他圈在了里面。

  不需要任何人说什么,刚才还是非常嘈杂的人群立马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江小白,等待着他的发话。

  “大家辛苦了。”

  有许多话,江小白想要说,可是话到嘴边,他还是决定把大部分的话留在自己的肚子里。有些事情,有些话,只需要他一个人来品味就够了。

  “这杯酒!”

  江小白举起酒杯,将杯中的酒洒在了地上。

  “敬战死的兄弟!”

  “敬战死的兄弟!”

  其他人也都是举起了酒杯,异口同声,喊起了整齐的口号。

  “死当死得其所!活也应该活个精彩!咱们兄弟这一生注定是不平凡的,我们正在开创一条前人所没有走过的路。我们正在做一件值得向后世子孙夸耀一辈子的事。我们正在做一件让我们逝去的先祖在九泉之下能够开怀大笑的事。我们是这个时代最好的男儿!我们是这个时代最热血的汉子!来吧兄弟们,今朝畅饮。明日一别,虽不知何时才能够再次重逢,但可以确定的是,一定会有重逢的那一天。等到咱们大业功成的那一天,咱们再举杯共饮!”

  江小白发表了一番令人热血澎湃的演说,众人的热血全都被他点燃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好像在燃烧。

  “今天晚上,就请尽情地享受这一刻欢聚的时光吧!”

  这些天各路反抗军吃住都在一起,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没有隔阂的整体。许多人都交了新的朋友,想到即将分离,不免有些感伤,而表达情感最好的方式又是喝酒。

  所以他们此刻就是喝酒,用这种男儿之间独有的方式表达他们的情感。

  江小白最为清醒,谁都可以喝醉,唯独他不可以。他得守护着这个地方。

  他看着这些反抗军的兄弟,感受到了他们的热忱,心里由衷地高兴。

  想到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江小白想到了一个人,临走之前,他必须得去跟那个人道别。

  江小白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港口,下一瞬间便出现在了紫蛇帝君的洞府外面。

  “帝君,是我,可否开门一见?”

  洞府的门打开,江小白走进了这洞府之中,头一次感受到了这里的冷清。芸娘离开这里之后,这里就变得异常的冷清。

  “你还来干什么?”

  紫蛇帝君仿佛苍老了许多,就连说话也都是有气无力的。

  江小白道:“明天就要走了,特来向您辞行,一来是感谢你这些天的包容,没有因为我们打扰了你而责罚我们;二来也是向你表示感激。当日若不是你及时出手,那一天我就真的麻烦了。”

  紫蛇帝君道:“这些话你之前已经说过了。只有你一个人来吗?”

  紫蛇帝君看着江小白的身后,江小白知道他在寻找什么。

  “是。”江小白道。

  紫蛇帝君点了点头,道:“好了,该说的你已经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江小白却是站着没动。

  “帝君,我还有话要说。”

  紫蛇帝君道:“如果是劝我出山,跟着你们抗击魔尊,那就算了吧。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关键是,即便是多了我,你们就能战胜魔尊了吗?”

  江小白道:“当然!滴水成川,聚沙成塔,别说是您这样的大能,就是一个普通人,只要他肯加入我们,我们反抗军也会因为他的加入而变得更加的强大。”

  “你这套忽悠人的话跟别人去说吧,不要在我这里说了。”紫蛇帝君道:“你小子就算是磨破了嘴皮子,我也不会听你的。”

  江小白摇头一叹,看来只能作罢了。

  “帝君,那您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们就会离开,期待着能与你有再见面的一天。”江小白道。

  紫蛇帝君道:“你走吧。虽然本君不愿意加入你们,但本君希望你们能够成功。这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时代,勇敢地去开创你们的时代吧。”

  江小白准备转身离开,忽然想到了什么,道:“帝君,芸娘对你已经没有怨恨了。”

  语罢,他便转身走了。

  紫蛇帝君看着江小白离去的身影,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办法开口。

  畅饮达旦,港口上横七竖八地睡了不知道多少人。

  直到次日清晨,阳光洒落下来,他们才陆续地醒来。

  “新的一天开始了,我们得走了。”

  到了这一刻,离别的伤感的情绪发酵到了最浓的时刻。熟悉的朋友开始拥抱道别,一路路反抗军开始登船。

  他们离开之前,都会来跟江小白道别。江小白是反抗军的盟主,他们必须得来跟他道别。

  一路路反抗军陆续离开,原本泊满了战舰的港口此刻只剩下江小白的那艘战舰。

  江小白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潜龙山,登上了战舰,下令扬帆起航。

  “你去找过那个老家伙了?”芸娘问道。

  江小白点了点头,问道:“你是有什么要对他说的吗?”

  芸娘道:“倒是没有,见了面也是尴尬,只是觉得他太可怜了,太孤单了。”

  江小白道:“那是他的选择。他完全可以过另外一种生活的,但是他选择了与孤单为伍。”

  芸娘道:“真是个可怜的老头子,也不知道这辈子还会不会有再见面的时候。”

  江小白道:“你原谅他了?”

  “早就原谅了,可惜没告诉他。”芸娘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