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们都听说了吗?”

  江小白故意压低声音,仿佛他好像要说一件天大的秘闻似的,顿时和他一个小组的矿工便全都把脑袋凑了过来。

  “你听到什么消息了?”

  江小白道:“我听人家说在这山上有怪兽。咱们很多失踪的兄弟都是被怪兽抓去吃了。”

  “你从哪儿听来的?”有人问道。

  江小白道:“吃饭的时候,听到别的矿区的人说的,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可真了。咦,你们难道没听说吗?”

  其他人都把目光投向一个五十来岁的人,他是他们小组里面在这里干的时间最长的那个人。

  “老李头,你听说过没有啊?咱们这群人当中,就你来到这里的时间最久。”

  老李摸着他下巴上乱糟糟的胡茬,道:“我没听说过这事啊。不过经常有人失踪,这事倒是千真万确的。”

  有人说道:“为什么失踪呢?”

  老李头看了看四周围,见没有其他人,便压低声音说道:“你们傻不傻啊?咱们在这里当牛做马,哪个想要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我看那些失踪了的人啊,多半是自己逃走的。”

  “不对,老李头,你这判断有误。”

  有人说道:“这里管的那么严,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咱这矿山上隔三差五就有人失踪,很显然不是逃跑。如果是逃跑,被抓回来的话,肯定会斩首示众。可是我来了几年了,也没见过有人因为逃跑被斩首示众的,所以说这事是非常不靠谱的。”

  “有道理有道理。”

  众人纷纷附和。

  老李头道:“难不成这山上真的有怪物吗?”

  “我看十有八九是真的,要不然的话,那些失踪的人怎么连个尸体都找不到呢?应该是被怪兽囫囵吞了。”

  众人的脸色全都吓得发白,他们虽然厌恶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可是并不想死啊,尤其是不想死的那么惨。

  “以后咱们需得加倍小心,没事的时候,真的不要乱走。否则一不小心小命没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老李头胆子最小,所以他活的时间最长。

  从一开始在这里设立矿区开始,他就被安排到这里来了,和他搭班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其中很多人都已经死了,只有他还活着。

  老李头是个老黄牛一样的人,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来不去多想,对于生活压在他两肩上的压力,他从来不去多思考,只知道埋头耕地。

  也正因为如此,他在这样的情况下活的最久,但也最没有意义。对于他来说,一抬头就是看不到的黑暗,往后余生每一天都将日复一日,日日如此。

  他们小组当中有几个年轻的,他们不愿意一直这样下去。一开始加入魔门,他们是奔着能够吃饱肚子去的,但是很快他们就后悔了。早知道会被派到井下来挖煤,他们绝对不会加入魔门。

  从老李头等这些前辈的口中得知一旦来到了这里,除非是死了,否则就没有机会离开。这些年轻人不会像老李头那样安于天命,他们的心思很活跃,绝对不会甘愿干死在这里。

  “以后大家有什么行动的话,最好是结伴而行,不要单独行动。要不然真的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老李头告诫大伙儿,大家只是点点头,含糊不清地应答着。

  矿区采取三班倒的策略,每一班干八个小时。

  八个小时干完,他们才能离开矿井,才能见到天日。在八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他们无论是吃喝拉撒都是在矿井里面,因而这矿井里面早已经是臭气熏天,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他们回到了上面。现在是下午四点,太阳还很高,离天黑还早。

  老李和几个年纪大的一回来就进了营帐,他们是怕死的人。其余几个年轻的,看到今天天气不错,谁都不想这么早就呆在营帐里睡觉。

  吃了一顿清汤寡水的饭之后,几个年轻的又开始发起了牢骚。

  “这TM每天吃的都是什么啊!吃的连我以前养的狗都不如。”

  “唉,这世界没有乱之前,我的狗每天吃的都是香肠啊。”

  “现在要是有人给我一根香肠吃,我管他叫爹都成。”

  “来,乖儿子,我这里有根香肠,来吧,给你吃。”

  说着,那人便朝自己的裤裆摸了过去。

  “滚你niang的!”

  几个年轻人有说有笑。

  “这山上难道就没有点野味吗?”江小白问道。

  “有是有,有一回儿我就看到过一只兔子,长得可肥了。”

  “我看到过一只野鸡。”

  “我看到过黄鼠狼。”

  ……

  几个年轻人的眼神交流了起来。

  “你们敢不敢?”

  “敢!这TM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每天还得出那么多力气,不弄点好东西补补,非得累死不可。”

  商量完毕,几个年轻人便决定去找点野味。

  矿区并没有禁止他们在闲暇的时间乱逛,只要他们在工作的时候肯卖力就行。

  加上江小白,一共四个人。他们四个离开了营地,朝着之前他们发现野味的地方去了。

  在山后有一片密林,四人走了很远的路,终于来到了那片林子里面。

  “之前我就是在这里面发现的野兔。”

  “野鸡也是在这里发现的。”

  江小白道:“这么说来,这片林子里肯定有不少野味。大家都睁大眼睛,好好找找,今儿个咱们说什么也得开开荤!”

  几人睁大眼睛,四处寻找起来。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到了林子的深处,却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的猎物。

  “怎么连一只鸟儿都没看到呢?咱们会不会是来错地方了啊?”

  有人嘀咕了起来。

  江小白道:“地方肯定没错。这一路上我已经发现了好几处鸟兽的粪便了。”

  其余三个人只顾着看树上,只有江小白一个人注意到了地上。

  “只要有鸟兽的粪便,那就说明肯定有鸟兽。咱们继续找找。”

  四人继续往前走,走的越来越远。

  “听?什么生意?好像是水流的声音。”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