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马聊了不少,从他们的交流当中,江小白对于他们目前的情况了解的更多了,在对这里感到放心的同时,也多了一层隐忧。

  如今这里的这个世界,虽然安全,且衣食无忧,村里的老人肯定是乐意一直留在这个里面,可是村里的那些年轻人能够有这个耐心吗?

  在这里他们几乎接触不到外人,在他们对这个世界失去新鲜感之后,他们还会愿意留在这里吗?到时候又会面临怎样的局面呢?

  这些都是江小白要思考的问题,也是老马以后很有可能要面临的严峻挑战。

  看样子老马并没有意识到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他只是立足于当下,解决当下发生的问题。至于潜伏的问题,或许是他看不到,也有可能是他看到了,也没有想法去解决。

  作为反抗军的统帅,江小白必须要让自己的目光放长远,他必须要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要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

  告别老马之后,江小白离开了水心的虚拟空间。

  刚出来没多久,李如龙便前来禀报,道:“盟主,探子来报,说是在几十里外发现了好多难民,正朝咱们这里而来。”

  “难道是老王已经找到了人了?”

  江小白眉头一皱,心想老王这效率可是够高的啊。

  李如龙道:“没有发现王先生。”

  “有多少人?”江小白问道。

  李如龙道:“探子说大概有四五千人的样子,具体数字还不清楚。”

  江小白道:“确定是往咱们军营来的吗?”

  李如龙重重地点了点头。

  江小白道:“既然是难民,不管是不是老王找来的,只要到了咱们这里,咱们都必须得好好对待。李如龙,你传令下去,让伙房现在就准备起来,多蒸些大白馒头,得让他们吃饱才行。”

  李如龙没有任何迟疑,立即便传令去了。既然是难民,来投奔他们反抗军,他们就不能什么都不做。

  探子的消息不断地传来,在距离军营还有十几里的时候,江小白让李如龙率领一队兵马前去迎接,也算是体现他们对难民的重视。

  李如龙带了几百人过去,在十里外等候。

  他们到了之后没过多久,那几千人的难民团就和他们碰了面。李如龙下马和他们交流了一番,然后便领着他们来到了军营。

  到了军营,一屉一屉的大白馒头已经蒸好出锅了,摆在了外面。

  “大家都不要客气,没有什么好东西,馒头倒是有不少,吃吧。”

  这些人一哄而上,开始疯抢。

  李如龙看这情况不妙,这样乱哄哄的抢下去,馒头吃不了多少进肚子,全都被踩烂了,便赶紧命士兵上去拦住那些难民。

  好不容易才让这骚动的现场安静了下来。

  李如龙跳到高台上,吼道:“知道大家的肚子都很饿,可你们这样抢,谁也吃不到,这样不行!这年头最紧缺的就是粮食,千万不能浪费了粮食。大家都排好队,有秩序上前领取粮食。每人三个!请大家放心,每个人都有份,绝对少不了你们的。”

  难民们排成了几个纵队,然后有序上前去领取馒头。

  李如龙担心他们还会闹事,毕竟饿极了的人是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的,便命士兵拿着武器守卫在这里。一旦发现有闹事的,立马便上前把他们给抓了,必须要维持好现场的秩序。

  李如龙离开现场之后,立马便又去调拨了一帮人手过来,让他们在校场上搭建帐篷,给这些难民做为临时居所。

  时间过得很快,天很快就暗了下来。吃饱了的难民便被安排住进了校场上的帐篷里面。军营里实在是没有屋子给他们居住,只能暂时先把他们安排住在帐篷里面。

  等到这帮难民都消停下来之后,李如龙才得以喘息,但累了一天了,却还不能睡觉,心想着必须要把这里的情况和江小白说一下。江小白只要还在他这里,他就必须得尊重这个盟主,大事小情的,都要汇报一下。

  来到江小白的房门外,李如龙敲了敲门,却没有人回应。他站在外面喊了几声,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他不在。”

  住在隔壁屋里的水心走了出来。

  “下午就出去了。”

  李如龙道:“水心先生,您知道盟主去哪儿了吗?”

  水心道:“不知道,但我看到他出去了。你别担心他,他有那本事,走到哪里都不需要咱们担心他的。”

  李如龙道:“水心先生说的是,我原本是有事情要跟盟主汇报的。既然盟主不在,那就算了吧。”

  水心道:“你是要汇报难民的事情吧?我看到你的表现了,你小子做的不错,处理的很妥当。不用汇报的,这里你是首领,这些事情原本就该由你来决定。”

  李如龙赶紧摆了摆手,道:“那怎么可以!盟主就是盟主,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向他汇报情况的。”

  水心笑道:“好了,这都随你。你也忙了一天了,回去睡吧。”

  李如龙道:“那我回去睡觉了,您也早点休息吧。”

  凌晨时分,江小白才回来。

  他找到了一个好地方,那里灵气充裕,趁着晚上没什么事情,便去吸纳灵气去了。

  回来之后,江小白并不困倦,便去看了看难民。

  他得知难民被安置在校场上,便朝着那里走了过去。就在他走到校场的时候,突然间发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凌晨的时候,正是人一天当中最困倦的时刻。这几个家伙不在帐篷里好好睡觉,跑出来干什么呢?

  江小白没有作声,尾随在他们的后面。那几个家伙根本就没有发现身后跟着人,以他们的本事,就是想发现也发现不了。

  “他们怎么对军营那么熟悉?”

  这几个人居然避开了营地里的所有岗哨,江小白已经预感到这件事不简单,他必须要去瞧个究竟。

  那几个人趁着夜色掩护,悄悄地来到了伙房的附近。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