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肥佬干的还真是不赖。”

  王老板带着极好的心情找到了江小白,他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的确是个人才,固然有许多不太好的地方,不过仍然不失为一名优秀的人才。”

  这是江小白对肥佬的评价。

  王老板道:“还是你的眼光独到啊,一眼就看出了那肥佬不是个等闲之辈,所以才重用了他。这要是一般人,早把他当成了骗吃骗喝的骗子。”

  江小白笑道:“旁人看不出来,难道你也看不出来吗?我知道,你也看出他是个人才。”

  王老板道:“我倒是看出了他肚子里或许有点货,但是没想到他的能耐那么大。这样一来,可是解决了咱们这里的大问题了。我在想啊,等他培训的人手培训了出来,那就好办了。我们多建造几个这样的研究所,那么咱们就可以收获更多的蔬菜。”

  江小白道;“这是个好想法,但是也只是能够解决这一个地方的问题。”

  王老板道:“这是个完全可以推广的方案,我们可以在所有反抗军当中推广出去,这样至少可以解决一点问题。”

  江小白道:“这天底下的反抗军那么多,能够掌握这项技术的,不过就只发现了肥佬一个而已。”

  王老板道:“肥佬正在培训技术人员,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拥有不少技术人才。”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你太乐观了,肥佬的那些知识都是非常专业的知识,而且非常的高深。短时间内他能培训出来的不过是一些帮助他干一点技术含量比较低的活儿的人,没有办法培训出真正的技术人才的。要想培训出像肥佬那样的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实在是太难了。肥佬可是读了很多年书,又经过非常专业的学习才有了现在这样的成就的。”

  王老板道:“你说的倒也是有道理的,看来必须得从咱们反抗军当中挑选出优秀的人才,送到这里来培训,尽快培训出一些专业的人才,随后就可以让他们奔赴各路反抗军的军营,随后他们便可以在各路反抗军的军营里都搞这样的蔬菜生产基地。”

  江小白道:“你和我的思路是不谋而合的,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打算以李如龙这边为基地,从各地反抗军挑选一千名人才,送到这里来进修学习。等这一千人学成之后,各自回到他们的营地,再让他们把在这里学到的东西教授出去,让他们自己带徒弟。这样铺网,速度应该不会慢。两年之内,应该能够形成一定的规模。”

  “两年啊……”

  王老板叹了口气,“这时间也未免太长了些。”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是啊,的确是太长了,可是这是没有办法的,总归是要有个过程的,欲速则不达,这道理咱们都是懂得的。”

  王老板笑道:“说的也是,咱们应该看到积极的一面。如今能吃到新鲜的蔬菜,这怕是魔门也不敢想象的。肥佬做的事意义重大,对于激发士气,那是很有帮助的。”

  江小白道:“谁说不是呢,有了新鲜的蔬菜之后,伙房最近准备的饭食明显花样多了很多,士兵们脸上的笑容更多了,而且训练的时候也更有斗志了。”

  王老板感叹道:“是啊,他们有许多人已经甚至几年都没有吃到过新鲜的蔬菜了。”

  江小白道:“如何提升战士的士气,这对我们来说,永远都是个问题。我很高兴我们能够找到一条有效的提高士气的办法。”

  王老板道:“我看那肥佬是个靠谱的人,那家伙要么不做,要是做了,那肯定就会尽心尽力的。他完全不用担心。”

  江小白道:“我反而担心的是另一方面,那伙人怎么迟迟没有行动?”

  王老板知道江小白所说的是哪伙人,就是胡刚他们发现的那伙挖地道的人。

  说来也是奇怪,那伙人迟迟没有行动,地道也没有再继续挖。

  “他们是不是知道了我们发现了他们挖的地道了?”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不大可能,那地道后来是我与你一块修复的,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他们应该发现不了的。”

  王老板道:“也是啊,那是你修复的,他们应该发现不了的。以你的本事,你做的手脚,他们根本没有可能发现啊。”

  江小白道:“这就是我郁闷的地方。”

  王老板道:“有没有可能是咱们内部有人泄露了消息?”

  江小白道:“那日发现之后,已经让胡刚的人不要宣扬,至于李如龙和胡刚,他们应该都是口风很紧的人。”

  王老板道:“那这就奇了怪了,到底是谁干的呢?”

  江小白道:“会不会是那些难民?虽然咱们让胡刚下了封口令,不过他们那些人,有时候真的不是咱们能管得了的。”

  王老板道:“他们私下里肯定会交流的,茶余饭后,没事的时候聊聊也属正常。但是就算是他们聊了,如果想要泄露出去,那就只能说明我们这里有内鬼。如果没有内鬼,就算是聊了,也只会在内部传播,不会传播出去的啊。”

  这事的确是蹊跷,如果营地内部真的有内鬼的话,那么这对他们即将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要不咱们再去他们的营地探一探。”

  王老板提出了这个想法。

  江小白道;“李如龙已经派人去监视了,并未发现异常啊。”

  王老板道:“有的时候发现不了问题,并不代表没有问题。李如龙派出去的那些人,道行毕竟不够深厚,容易被蒙骗。”

  江小白心想也的确有这个道理,反正左右无事,便不如前去打探一番。

  二人决定之后,当天夜里便一同前往了那伙人安营扎寨的河边。

  他们到达之时,正值午夜时分。

  一条大河静静地在流淌,河坡上的那些帐篷和他们上次来的时候一样,位置没有变动过,数量也和原来一样,没有增减,只是显得太过静寂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