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如龙手里拎着一把刀刃上泛着冷光的利刃,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黑袍女子,立时便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准备砍下去。

  “等等。”

  江小白出言阻止了他。

  “盟主,为什么不让我杀了她?此人罪大恶极,她把我们那么多的兄弟变成了那样,我绝饶不了她!”

  江小白明白李如龙此刻的感受,但目前还不是杀她的时候。

  王老板明白江小白的想法,便把李如龙拉到一旁,把他手里的刀拿了下来。

  “你干什么呢?前不久才跟你说过的话,这么快就忘了吗?”

  李如龙道:“王先生,我没忘!我在我死去的那些兄弟的尸体前说过,我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如今仇人就在眼前,想到了那些兄弟死的那么惨,我真的是心如刀绞啊!”

  王老板叹了口气,道:“死者已矣!你应该想想能为活着的人做些什么!”

  “我搞不明白为什么要留着这么个恶魔?她不但杀死了我们很多的兄弟,还操控行尸攻击我们的营地,企图把我们全都变成行尸,为什么面对这样的恶人,我们还要纵容呢?”李如龙实在是想不通。

  王老板道:“这是盟主的决定,既然盟主决定了要那么做,那么就一定是有他的原因的。你是在怀疑盟主的决定吗?”

  “我不敢。”

  虽然嘴上那么说,可李如龙的心里却不是那么想的。他距离江小白的境界毕竟还差着十万八千里,有的时候江小白的所作所为,的确不是他能够理解得了的。

  “你先回去。”王老板道:“你要相信盟主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的。”

  “好。”

  李如龙握紧了拳头,恶狠狠地瞪着坐在那里的黑袍女子,而黑袍女子也正看着他,脸上还挂着嘲讽的笑容。

  李如龙心有不甘地离开了江小白的营房。

  “你到底是什么人?”

  江小白开始审问这个黑袍女子,她的年纪很小,一身的修为却是相当的厉害,且所修的神通都是一些非常邪恶鬼魅的神通,肯定大有来头。

  “说出来怕吓死你!”黑袍女子道。

  江小白道:“真要是能吓死我,我也不会活到现在了。你最好老实一些,要不然的话,可有你的苦头吃的。”

  “混账东西,你以为你是谁?你敢威胁我?”黑袍女子怒喝道。

  江小白道:“你这种态度可不行啊,你这是逼我对你动手是吗?”

  王老板道:“女娃娃,你还是什么都招了吧,要不然的话,我向你保证,你会非常的痛苦。”

  “死胖子,这里有你什么事?凭你也敢对姑奶奶我指手画脚吗?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黑袍女子吼道。

  王老板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小丫头是吃火药了吗,怎么语气那么冲人?

  “嘿,小丫头,你倒是来割我的舌头啊。我就站在这里等你来割,你倒是过来啊?”

  “有种你让他放开我,姑奶奶我只要获得了自由,你看我敢不敢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割下你的舌头,姑奶奶要拿去喂狗!”

  王老板耸了耸肩膀,看向江小白,道:“是个小辣椒啊!”

  江小白冷声道:“朝天椒,而且是最辣的朝天椒!”

  “说谁呢?谁是小辣椒?你们全家都是小辣椒!”黑袍女子似乎对他们对她的形容很不满意。

  江小白冷声道:“少嚷嚷吧。你的小命在我的手上攥着呢,你最好乖一点,否则我定叫你痛不欲生。”

  “我看你就是个嘴炮!你倒是下手啊!抓了我之后,怎么也不见你下手啊?”黑袍女子真的以为江小白不敢怎么她,从小到大,没有人敢怎么她。

  “是吗?你这是在挑衅我吗?我要是不给你一点回应,那是不是显得我很懦弱啊?”

  江小白的嘴角闪过一抹冷笑,随即一抬手,一道白光进入了黑袍女子的体内。

  黑袍女子以为他要使什么手段,但那白光进入身体里之后,却是不疼不痒,一点感觉都没有。

  “哈哈,看来你还真是个嘴炮,就知道你不敢拿姑奶奶怎么样。”

  话音未落,黑袍女子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了,她开始紧咬牙关,表情非常的严肃,像是在抵挡什么痛苦。

  “受不了了就告诉我,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可以让你活的非常的舒服的。”江小白道。

  “你放心,姑奶奶我就是死了,也绝对不会让你看笑话的。有什么本事就都使出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江小白没有再和她说什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这女娃向他求饶便是。

  王老板也知道江小白的手段,瞧着那女孩冷笑了几声,他知道这女孩过不了多久就会求饶。

  “还真被你给抓到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找到她呢。”

  “的确是花了不少的功夫。这女娃娃很不简单,不断地变换着地方,好在被我摸到了规律,提前埋伏到了她下一个要去的地方,就这样就被我给抓到了。”

  “我看她身份不简单啊,年纪轻轻的,竟能有这般本事。”

  “怕是来头不小。”

  “来头再大,能有魔门大吗?魔门咱们都惹得起,还怕她吗?”

  二人站在一旁闲聊,似乎完全忘记了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黑袍女子正在和痛苦对抗,此时的她正在承受着极端的痛苦,她的身体里好像有一万只虫子,正在啃噬着她的五脏六腑和骨头血肉。

  这种痛苦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得了的,还好他一直在坚持,一直在咬牙,她相信自己的意志力一定能够战胜体内的痛苦。

  她已经把江小白给恨死了,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江小白,然后把他炼成行尸,随意操控。

  黑袍女子在脑海里想象着无数种折磨江小白的办法,她恨不得把江小白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剐下来。

  “过去多久了?”

  聊着聊着,江小白突然间想起了什么。

  王老板道:“好像是有半个小时多了吧。她坚持了那么久吗?”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