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女子沉默不语,已没有先前的那般决绝,像是在思考,这说明她的心理防线已经开始崩溃了。

  江小白和王老板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都是会心一笑,他们知道他们的计划就快要成功了。

  “你叫什么名字?”

  江小白放弃了直奔主题,采用了迂回战术。他会先问一些简单的问题,让黑袍女子慢慢地习惯他们之间的这种问答模式。

  “我凭什么告诉你?”黑袍女子依旧是性烈如火。

  江小白呵呵一笑,道:“你可以不告诉我,但是只要是我想知道,我肯定就能知道。尊贵的封魔族公主,我并不希望通过那种折磨人的方式让你开口。咱们都是体面人,应该用一种体面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不是吗?”

  黑袍女子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王老板去倒了杯热水,端到黑袍女子的面前,面带微笑着道:“这夜里够冷的,喝口热水吧。”

  黑袍女子抬起头来看着他,似乎对他很不信任。

  王老板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什么,笑道:“放心吧,这水里没有毒。我们反抗军不屑于做那种事情。”

  “我不喝。”黑袍女子冷冷地道。

  王老板把水杯放在一旁。

  江小白道:“你叫什么名字?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江小白,是反抗军的盟主。”

  “夜灵。”

  黑袍女子终于把她的名字说了出来。

  “夜灵夜灵,暗夜精灵。”王老板笑着说道:“这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啊!”

  她既然已经开口了,那么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江小白道:“夜灵公主,我们反抗军无意和你们封魔族为敌,只是我不解的是,为什么你们封魔族要针对我们?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呢?”

  “不为什么。”夜灵道:“只是因为我喜欢那么做。”

  江小白冷笑一声,道:“只因为你喜欢那么做,你就有理由剥夺那么多人的生命吗?”

  “他们都是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夜灵道。

  她的这番话让江小白非常的不爽,怒道:“那你又是什么?你的命就比他们贵重吗?”

  “那是当然!我可是封魔族的公主,身份尊贵,岂是他们可以相比的!”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都是父母赋予的血肉之躯,你凭什么比他们高贵?”

  江小白指着夜灵,“若是我现在杀了你,你的父母亲人会不会痛苦?”

  “你杀了我好了。”夜灵神色凄然,“反正也没有人关心我。”

  王老板准确地捕捉到了她脸上的表情,似乎非常的不对劲,道:“小丫头,是不是和你的家里人吵架了?我看你年纪轻轻,应该还处于叛逆期,是不是因为不听父母的话和父母吵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谁,能揣测到本姑娘的心思吗?”夜灵道。

  王老板哈哈一笑,道:“你别急着否认,越是急着否认,越是说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小丫头,我们都是过来人,这种事情都经历过的。”

  “哼!”夜灵冷哼一声。

  江小白道:“你没说实话吧。你若是真的只是和家里人闹矛盾,杀一些人泄愤也就是了,为什么还要操纵行尸来攻击我的军营呢?”

  “我就是想杀人,想杀光你们所有人!”夜灵大喊了起来。

  江小白道:“你没有说真话,你在隐瞒什么。哈哈,我一直以来你是个什么话都敢说的女孩子,现在看来,也还是有你不敢说的话的。”

  “我……”

  夜灵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

  王老板道:“看你这个样子,应该也是一直把心事藏在心里的吧。你把心事藏在心里不说出来,谁也帮不了你啊。小丫头,说出来吧,就算是我们帮不了你,你把压在心里的心事说出来了,也会觉得舒服多的。”

  夜灵咬着牙,不言不语。

  江小白道:“老王,你就别劝她了,她不敢的。其实她根本就是个非常懦弱的人,根本没有看上去那么强悍。”

  “谁说我不敢说的!”

  夜灵吼了起来,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上了当,被江小白的激将法给激到了。

  “那就说吧。”江小白道。

  夜灵道:“你们说的没错,我的确是和家里人吵架了。我的父王非得让我嫁给一个我根本就不喜欢的人,那个人甚至还是我非常讨厌的人。从小到大,我的父王都非常的疼爱我,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唯独这一次,他怎么也不肯听我的,于是我就从家里跑了出来。后来,我想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不嫁给那个我讨厌的人,就是杀了他。于是我就开始用封魔族的绝学控尸术来增强自己的实力。我操控的行尸越多,我的能力就会变得越强。这周围就只有你们的军营人最多,所以我就操控行尸来攻打你们的军营。”

  江小白道:“合着你是到我们这里攒经验值来了啊。你知不知道你要杀害的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那又如何!”夜灵冷声道:“在我眼里,那些人的性命如同草芥一般,他们的死活我一点都不在乎。”

  “若是有人这么对待你的族人,你作何感想?”江小白反问道。

  夜灵道:“如果有人胆敢如此对待我的族人,我定会杀了他!”

  “那我是不是该杀了你?”

  “你要杀就杀!反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一个有家不能回的人,活着得有多惨……”

  说着,她竟然哭了出来。

  “好了好了,都少说几句吧。小白啊,我看这丫头也怪可怜的。”王老板道。

  江小白道:“她可什么怜!想想被她炼成行尸的那些人吧,他们才叫可怜呢!”

  “要不是我帮你们,你们早就完了!你们把我困在这里,这是恩将仇报!”夜灵吼道。

  “什么恩将仇报?你把话说清楚点。”江小白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夜灵道:“哼,看样子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那些挖地洞的人的身份啊!”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