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无论你们想说什么,我都没有兴趣,还是请回吧。我们封魔族只想关起门来过好自己的日子。”

  封魔族的族长夜风说道。

  江小白道:“如今这天下是你们想要独善其身就可以的吗?族长,你应该知道只有联起手来,才能对抗魔门。”

  “为什么要对抗魔门?笑话!我根本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夜风根本不清楚江小白二人的身份,心想若这二人是魔门派来打探虚实的,那么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封魔族有对抗魔门之心,否则必将引来灭族之祸。

  “父亲!你这是怎么了?你难道准备要向莫空山一样做魔门的狗了吗?”夜灵含着泪问道。

  “住嘴!你小小年纪,你懂什么!我再跟你说一遍,这些事情,你不要掺和。明白了吗?”

  夜灵涉世未深,在和他闹僵之前,她就没有离开过封魔族,夜风担心他被人利用。

  夜灵眼含泪花,看着江小白二人,满心都是愧疚。她把江小白和王老板带到了这里,如今她父亲的态度却是如此的决绝。

  “族长,我知道你们怀疑我二人的身份,你大可放心,我是反抗军的盟主江小白,这位是我的左膀右臂。我们这次前来,就是来为你们解决棘手的问题的。我们从夜灵的口中知道了一些封魔族现在所遇到的情况。只要您能相信我们,我们一定能够为您解决眼下棘手的事情。”

  “小女无知,她根本对我族没有多深的了解,从她口中说出的话,根本不足为信,二位不要当真了。我封魔族有能力解决自身的问题,就不劳二位操心了。二位还是请速速离开我封魔族吧。族有族规,我族自古以来就不欢迎外人。我是看在二位送小女回来的份上,所以才对二位礼遇有加。若是二位依然执迷不悟,说一些令我费解的话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是已经下了逐客令了,而且非常的不客气。

  他们若是再留在这里,怕是会弄得双方都很不愉快,甚至可能会大打出手。

  “族长,那我们就先行离开。我们就在外面,若是您改变主意了,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江小白和王老板只好先行离开。

  “父亲,你真的误会他们了,他们真的是反抗军,我去过他们的营地。”夜灵道。

  夜风冷哼一声,道:“你小小年纪,没有经历过什么,你怎么知道人心有多险恶?他们的话不足为信,你明白没有?”

  夜灵道:“可是我觉得他们不是那样的人啊,他们的为人真的都挺不错的。父亲,我是您的女儿,我是不会骗您的。”

  “你骗我骗的还少吗?说是要出去逛一逛,却甩开了你的随从,一走了之。你知不知道你离家出走之后我有多么担心你?外面的世界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

  夜灵道:“我是出去之后才见识到了外面的世界。父亲,如今外面已经全部都乱套了,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难民。我们封魔族不可能永远的这般封锁。魔门不会放过任何不臣服于他们的人。我们封魔族的危机正在到来啊!只凭我们封魔族自身的力量的话,一旦魔门来袭,封魔族将面临亡族灭种之祸!别说是魔门了,就是莫空山,他们真要消灭我们封魔族的话,我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夜风道:“我之前想把你嫁给莫空山的少主,就是希望莫空山能够看在两家联姻的份上不要对我封魔族下手。你离家出走之后,我深思熟虑了一番,只怕我的幻想太过天真了。莫空山的少主就是娶到了你,他们也未必肯放过我们封魔族,除非我们学他们,也做魔门的鹰犬走狗。”

  夜灵道:“父亲,您不会是真的要做魔门的走狗吧?”

  “混账东西!你爹我宁愿一死,也绝不做任何人或组织的走狗!我们封魔族没有孬种!”夜风怒喝道。

  夜灵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肯与他们合作呢?无论是莫空山还是魔门,他们迟早是会打上门来的。父亲,你比我更清楚我们封魔族到底有没有力量对抗他们。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和反抗军合作呢?”

  夜风道:“灵儿啊,你涉世未深,谁对你好一点点,你就当谁是好人。你根本就不知道人心隔肚皮。他们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好吗?我看未必。反倒是你,竟然把他们带到了这里来,让我们的位置暴露给了他们。他们若是真有什么歹心,咱们如何是好啊?”

  “父亲,你不要总以为我是小孩子好吗?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我还是分的清楚的。他们反抗军口碑非常不错的。我在外面流浪的时候,见到过很多难民。那些难民都说反抗军的好话呢。”

  关于反抗军,夜风也是有所耳闻的。别看夜风平时不怎么出去,但外面发生的事情,他是一清二楚的。封魔族在外面有专门搜集情报的人。

  夜风怀疑的是江小白他们的身份,他不能确定他们到底是不是反抗军的人。

  “族里的事情,你不要管了。你回来就好,父亲以后不会再逼着你嫁给谁了。你以后也不准离家出走。好了,快回家去看看你娘亲吧。自你走之后,她便整日以泪洗面,整个人消瘦了许多。”

  夜风长叹了一声,多么刚强的男人,在面对自己的妻女的时候也难免会流露出柔情的一面。

  他抚摸着女儿的长发,把她拥入怀中。

  ……

  “夜灵的父亲也太不近人情了。看样子夜灵说的没错,她爹是个很难搞定的角色。”王老板道:“我估计我们会在他身上花费很多的时间。”

  江小白道:“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对我们非常的不信任。”

  王老板道:“他看上去是那种生性多疑的人,想要取得这种人的信任是很难的。要怎样才能让他信任我们呢?我是一脑袋浆糊了,实在是想不出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