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莫玉龙是怎么成为莫空山的长子的吗?”夜风问道。

  王老板笑道:“老夜,这个问题问的有点搞笑啊,他最先从他老母的肚子里生出来,自然就是长子啦。”

  夜风摇了摇头,道:“其实在莫玉龙的上面,他还有个大哥,那个才是真正的长子。”

  “可为什么一直没听人提起过呢?”江小白好奇地问道。

  夜风道:“因为那涉及到莫天朝的一段丑事,莫天朝在莫空山一手遮天,涉及到他的丑闻,谁还敢提出来呢?”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丑闻啊?”江小白和王老板都来了兴趣。

  夜风开始讲述一段事情的原委。

  原来,这莫天朝年轻的时候并不是莫空山主要培养的对象,他在年轻一代当中天资也不算多么突出的。

  但莫天朝从小就野心勃勃,二十岁之前,一直老老实实做人,非常的低调,和谁的关系都处的不错,什么都不去争取,是个没什么怨气的人。

  在他长大之后,年轻一辈的人相继得到了外出历练的机会,越是受重视的人,得到出去历练的机会就越多。

  莫天朝这样一个什么都不去争取的人,机会自然轮不到他。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莫家的子弟在外面行走遇到了不少的麻烦,有几个比较杰出的弟子还死在了外面。

  眼看着莫家子弟凋零,当时的家主这才想起了莫天朝,便也给了他外出历练的机会。

  莫天朝第一次外出历练,便从外面寻来了一副江山图真迹。他知道莫家的家主非常喜欢江山图,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若是他将这江山图进献给莫家的家主,必然得到丰厚的赏赐,还有可能引起很大的重视。

  但莫天朝当时却没有那么做,他并未跟任何人提起他得到江山图一事,而是悄悄地把江山图献给了当时他的堂哥,也就是未来莫家掌门人的内定人选。

  莫天朝心里非常清楚,无论他做什么,做出什么样的成绩,莫家家住都不会把掌门人的位置传给他,所以他要做的就是讨好下一任家主,等待做大事的机会。

  莫家家主在寿宴上受到了儿子进献的江山图,很是高兴,对儿子赏赐良多。他的儿子便记下了莫天朝的好。

  后来,莫天朝又是多次做了类似的事情,帮助内定的继承人巩固在家族当中的地位。

  等到新一任莫家家主上位之后,莫天朝由一个默默无闻的旁系子弟一跃成为了炙手可热的莫家二号人物。

  新一任家族对莫天朝信任有加,什么事都让莫天朝来处理,自己乐得做个甩手掌柜。

  在这样的形势下,莫天朝手中掌握的权力越来越大,并且不断地笼络人心,任谁都能看出他的狼子野心,只有莫家家主一人始终维护莫天朝,认为他绝不可能谋反。

  有一年,族中发生了大事,需要家族御驾亲征。莫家内部很多看不惯莫天朝一手遮天的人便提醒莫家家主,必须要小心莫天朝,并且拿来了很多莫天朝结党营私的证据。

  出征在即,莫家家主还真是有些担心。

  他还没有任何的行动,莫天朝已经找上了门来,怀抱着刚刚满月的儿子,即是他真正的长子,跪在莫家家主的面前。

  莫天朝涕泪俱下,诉说这些年他的功绩,申明他绝无反叛之心,最后献上自己刚满月的儿子作为人质。

  莫家家主知道莫天朝对这孩子有多喜爱,简直视若珍宝,有了这孩子做人质,心想莫天朝无论如何是不可能造反的。

  于是,莫家家主压住了所有人对莫天朝的非议,带着莫天朝的长子作为人质,御驾亲征而去。

  战事惨烈,持续了三月还未结束。

  眼看着胜利即将到来,后方却传来了莫天朝谋反的消息。

  莫家家主气得当场吐血。

  莫天朝做的更绝的是在谋反之后不久,立即就与莫家家主作战的对象勾结在了一起,两面夹击,欲要将莫家家主置于死地。

  绝境之中,莫家家主以手上的人质作为威胁,要求莫天朝放他一马,但莫天朝根本没有答应。

  绝望之下,莫家家主亲自将那只有几个月大的孩子丢进了煮满了沸水的铁锅里面。

  莫天朝远远地看着,竟然不为所动。

  最后,他的长子死了,莫家的家主自然也死在了他的剑下。

  从那以后,莫天朝从一个旁系庶出成为了莫家的掌门人,做到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正式开启了属于他的莫家时代。

  虎毒不食子,莫天朝不顾亲儿子的死活,夺取了家主之位,这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莫空山的人畏他如虎,谁也不敢提那被铁锅活活煮死的长子,莫玉龙出生之后,对外一直说他是长子。

  说完这个故事,夜风重重地叹了口气,道:“莫天朝这人,他还能算是个人吗?”

  王老板道:“在他的人生哲学当中,根本就没有亲情,只有失败和成功。这种人是极为冷血的。”

  江小白道:“如此说来,咱们手上的莫玉龙未必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啊。”

  王老板道:“我看未必。莫天朝肯定清楚当年他不顾亲儿子死活的事情成为了他一生当中的污点,现在他的另一个儿子落到了咱们的手上,他要还是不顾儿子的死活,难道不怕遭人非议吗?据我猜测,莫天朝这次很可能不会像之前那么做。”

  夜风道:“老王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不过这些都是咱们的猜测罢了。以莫天朝的精明,他大概率能够猜到咱们给他挖了一个陷阱。如果他不敢来怎么办?”

  江小白道:“他要是不敢来封魔族,那咱们就把他的宝贝儿子给他送回莫空山去。”

  “主动上门?”

  夜风已经惊出一身的冷汗。

  “那不是自找死路嘛!”

  王老板笑道:“老夜,你太紧张了,放轻松一些。不管是在你封魔族,还是在莫空山,只要有小白在,哪里都是咱们的主场。他莫天朝翻不起多大的浪花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