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妇之心猛于虎!

  这老虔婆放出话来,绝对不是吓人那么简单。若江小白他们真的做不到的话,让她发现这到头来只是一场欺骗,那么这老虔婆绝对会毫不手软地杀了他们。

  夜风心急如焚,手心里都是汗,如今骑虎难下,他是没有办法了,只看江小白的了。

  “老夫人,请给我们单独准备一间房。在我们施展换骨术的时候,不允许有任何人进入。”

  老虔婆道:“这个简单。来啊,现在就去准备一间房出来。你们还有什么其它的要求没有?”

  江小白道:“目前是没有了。房间准备好之后,请把少主和那位骨骼提供者一并带进去。”

  老虔婆点了点头。

  很快,下人便来禀报,说是房间已经准备完毕,莫玉龙和那位骨骼提供者已经被送进了房间里面。

  “诸位,请移步吧。”

  老虔婆把他们带进了那间房,那骨骼提供者被定在了那里,全身动弹不得,只有一双眼睛还能动动。可以看得出来,他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无比惊恐的神色,已经意识到他的末日就快到了。

  “开始吧。”老虔婆沉声道。

  “老夫人,还请您也暂时离开这个地方。”江小白道。

  老虔婆手中的龙头拐杖狠狠地往地上一杵,质问道:“难道连我也不能留下吗?”

  “当然。”江小白迎上老虔婆的目光。

  老虔婆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连我也不能留在这里?我在这里又不会碍着你们什么事。”

  江小白道:“老夫人,我们是有苦衷的啊。早在当日提出换骨术之时,我们就已经说过。施展换骨术的时候,双方都会异常的痛苦。您是少主的目前,若是让您看到那血腥的一幕,定然心痛无比,太不人道。若是您因为受不了那种场面,而做出什么决定的话,也会影响我们施展换骨术的。那换骨术施展的过程一旦中断,别说是让少主恢复如初了,就连少主的姓名也是难以保住的。”

  老虔婆思虑再三,叹了口气,道:“好,老身出去。老身在外面等着你们,你们若是成了这事,老身向你们许诺,不但保你们周全,还会设法保护你们的族人。我的话,在这莫空山还是有些分量的!”

  语罢,老虔婆便离开了。

  这房间里便只剩下江小白他们几个,还有莫玉龙和那全身被困的家伙。

  江小白向夜风使了个眼色,夜风会意,点了点头。他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莫玉龙。

  “少主,过程太过痛苦,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语罢,夜风便已经出手,让莫玉龙陷入了昏迷之中。

  于此同时,江小白一挥手,他们所有人都被罩在了一个光圈之中。光圈之外的人无法看到他们在里面做的事情和听到他们在里面说的话。

  “让我来看看这个倒霉蛋。”

  王老板走到那骨骼提供者的面前,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此人,不禁“咦”了一声。

  “怎么了?”

  江小白几人闻声走了过来。

  王老板道:“你们看看这家伙长的和莫玉龙是不是有几分神似啊?”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都聚精会神地看了看,发现还真是如此。这人的面庞无关和莫玉龙至少有五分神似。

  夜风面色一沉:“莫天朝妻妾成群,子嗣众多,这家伙不会是莫天朝众多儿子当中的一个吧?”

  “问问不就知道了。”

  他们在这里瞎猜也没什么用。

  江小白解开了那人身上的穴道,允许他可以开口说话。

  “我问你,你是莫天朝的儿子吗?”

  “不是啊,我只是莫空山下面一个分舵舵主的儿子。我爹死得早,这些年一直是我娘在照顾我。不过我倒是见过几次家主。”

  王老板眼珠子一转,道:“小白,看看这小子修为如何。”

  江小白扣住这小子的手腕,探测了一番,讶声道:“这小子修为不浅啊,完全不在莫玉龙之下。”

  王老板笑道:“这就有意思了。莫玉龙是莫空山的少主,身份是何等的尊贵!从小灵丹妙药不知道吃了多少,又有无数的名师指导,因而才得了这么一身高深的修为。而这小子不过是莫空山下面一个分舵舵主的儿子,既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灵丹妙药淬炼身体,又得不到众多名师的指导,他怎么可能拥有那么高深的修为?除非他天赋异禀,但我看这小子不像是有那么高的天赋的人。”

  江小白道:“他的天赋倒是不错,不过距离天赋异禀还有较大的差距。”

  夜风道:“那这是怎么回事?”

  王老板道:“他的身份肯定不普通,说不定啊,这小子和莫玉龙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你想活命吗?”

  江小白看着这小子的眼睛。

  这小子其实很清楚,他已经走投无路,只剩下死路一条,但谁都有求生欲,只要仍有一线生机,他都不会放弃。

  “你们真的能救我吗?”

  江小白道:“要不要救你,就看你对我们够不够郯城了。我问你,你究竟是不是莫天朝的儿子?”

  “我……我……我是!”

  犹豫了好久,这小子还是点头了。其实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莫天朝的儿子,因为莫天朝总会隔三差五来到他们家,还和他母亲住在一起。

  莫天朝对这个非婚生的儿子似乎有种特别的喜欢,不但亲自调教,传授他武艺神通,还教他做人之道。

  莫天朝自以为隐瞒得很好,但其实那老虔婆早就知道他在外面还有野种,一直没有揭穿他罢了。

  前几日江小白他们提出要寻找一个修为和莫玉龙差不多的人,老虔婆当时便想到了这个野种。这小子和莫玉龙是一个父亲所生,老虔婆心想用他的骨骼应该是最合适的,便派人去将这小子给抓了过来。

  莫天朝从未对外公布过私生子的身份,老虔婆心想就算她杀了这小子,莫天朝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只要能让她的儿子恢复如初,她才不管谁是谁的儿子。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