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虔婆可真是狠毒啊!”

  众人面面相觑,脸上皆是掩饰不住的惊愕。

  王老板道:“这小子是莫天朝的种,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索性就宰了算了,留着他干什么?”

  “我恨他!”

  就在此时,那小子突然吼了起来。

  “你为什么恨他?他是你亲爹啊!”江小白问道。

  那小子道:“因为是他强迫了我的母亲,所以才会有了我。我从懂事开始,就听到了无数的闲言碎语,知道有了这么个父亲。我母亲这些年来,屈于他的yin威,只好委曲求全,但却始终告诉我,要做一个顶天立地有正义感的男子汉,决不能像莫天朝那样行事不择手段,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众人看着这小子的眼睛,他的确和莫天朝不一样,从他的眼睛里能够看得到纯澈的光芒。

  “你叫什么名字?”江小白问道。

  “吴青!”

  江小白道:“吴青,我问你,莫天朝知道你恨他吗?”

  “他知道。”吴青道:“他那么奸诈狡猾,岂会看不出来。”

  “既然你恨他,为什么他给你的好处,你还是都收下了?”王老板问道。

  吴青道:“当然得收下。只有那样,我才能变得越来越强大,才能保护我的母亲不受欺辱,才能让那些对我说三道四的人闭嘴,才能有朝一日,堂堂正正站在莫天朝的面前,算一算这些年他欺辱我母亲的账!”

  王老板道:“你小子倒是挺会隐忍的。不过你说的这些话,我们很难相信是真的。血浓于水,你的身上毕竟流淌着莫天朝的血。”

  吴青问道:“那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能相信我?我的母亲告诉我她这辈子最爱的人是被莫天朝杀死的她的丈夫,莫天朝为了霸占我的母亲,因而杀了他。他姓吴,我从了他的姓,就是他的儿子!”

  江小白指着床上的瘫子莫玉龙,道:“那我要你杀了他,你敢吗?”

  莫玉龙是莫天朝的嫡长子,在莫空山的地位超群,是未来莫空山的掌门人。这吴青若是真的傻了莫玉龙,就是莫天朝铁了心要保他,也难以保住他。

  杀了莫玉龙,吴青就没有回头路了,这等于是他的投名状。

  “敢!”

  吴青咬着牙,想起了莫玉龙的母亲老虔婆这些年对他的母亲的折磨和侮辱,心中便是怒火燃烧,恨不得将莫玉龙粉身碎骨。

  “我不过是贱命一条,杀了莫玉龙,也算是为我母亲报仇了。”

  江小白解开了吴青身上所有被封的穴道,“你现在可以动手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吴青便走到了床前,看着倒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莫玉龙,看着这张和自己相似的脸,举起了右手,一掌拍向莫玉龙的脑袋。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江小白出了手,拦住了吴青。

  “你干什么?”

  江小白道:“暂时还不能杀他,他是我们的护身符,留着他还有用。”

  夜风道:“小白,就是留着他,我们也没办法让莫玉龙恢复如初啊。老虔婆在外面等的急了,万一闯进来,咱们还是得露馅儿。”

  江小白笑道:“我自有办法。”

  说着,他便走向了莫玉龙,扣住莫玉龙的手腕,向莫玉龙的体内输入他的真元。

  他的真元可以暂时令莫玉龙碎裂的骨骼粘合到一起,不过持续不了太久。

  一刻钟后,江小白便收回了手。

  “吴青,得先委屈你一下。”

  话音未落,吴青已经被江小白收进了虚拟空间里面。

  江小白冲着夜风点了点头,夜风便知道怎么做了。他刚准备去开门,就听外面吵了起来。

  “吴青是不是在你这里?”

  一个浑厚的声音吼道。

  听到这个声音,夜风立马激动了起来。

  “小白,这是莫天朝的声音,他来了!”

  “老贼!一个姓吴的小子,你犯的着为他大动肝火吗?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到我这里来吧。”

  “我不想和你啰嗦,把吴青交出来,我立马走人。”莫天朝吼道。

  “夫人,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吧。”

  外面哭诉的是吴青的母亲林芳。

  “贱人,你还敢到我这里来!”

  吴青被老夫人派去的人抓走之后,林芳便立马赶来了莫空山,将此事告诉了莫天朝。

  众多儿子当中,莫天朝对吴青最是喜爱,听闻此事,便带着林芳赶到了这里,来找老虔婆要人。

  “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莫天朝吼道。

  老虔婆道:“不放!我要用姓吴的那小子的命,救我的儿子的命!”

  “你疯了!”

  老虔婆道:“莫老贼,是我疯了吗?玉龙也是你的儿子,为什么你要救姓吴的那小子,却不肯救他呢?”

  莫天朝道:“玉龙是我的儿子,是我的长子,我从来没有忘记。可是你一直不让我见他,连他伤得究竟如何,我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救他?”

  老虔婆道:“我告诉你,我已经找到了让玉龙恢复如初的办法了,只不过要牺牲姓吴的那小子。你既然知道玉龙是你的长子,是莫空山未来的接班人,你就应该清楚孰轻孰重。今天我就要你在玉龙和姓吴的那野种当中选一个!”

  “阿箬!”

  莫天朝叹了口气,叫出了老虔婆的乳名,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么称呼她了。

  “玉龙是我的儿子,吴青也是我的儿子,你让我如何选择啊?你把吴青交给我,我向你保证,一定会竭尽所能救治玉龙。我向你保证,无论如何,这莫空山未来的接班人都会是玉龙!”

  硬来不行,莫天朝只好改变态度。

  “夫人,求求你了,放过我家小青吧。我们什么都不图,只图能够安安稳稳地活下去。”林芳跪地痛苦。

  老虔婆太了解莫天朝了,这是个人面兽心之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里面的人给我听着!不要管外面发生的事情,全力施展换骨术,医治我儿!”

  “你……”

  莫天朝指着发妻,吼道:“你这是在逼我!”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