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禄是真心心疼送出去的那一车的礼物,那可是他下了血本的。本以为老臭虫会看在那一车礼物的份上,会把知道的告诉他,谁知道老臭虫礼物全都收下了,却不办事,非但没有把他知道的情况告诉他们,还派出了他的儿子小臭虫来抢占物资。

  高德禄那凶狠的眼神让小臭虫感到害怕,这小子终于意识到高德禄是真想宰了他。

  “高叔,您老饶命啊。您和我父亲那么多年的交情,小的时候,您还抱过我呢,求您不要杀我。”

  高德禄真想一刀宰了这小子。

  “我倒是念着和你爸的交情,是你爸不念旧情!小子,落到我手里,你这辈子就算是完了!受死吧!”

  “慢着!”

  高德禄刚想动手,江小白拦住了他。

  “老弟,你干什么不让我宰了这孙子?”高德禄问道。

  江小白把他拉到一旁,道:“宰了他,只会激怒老臭虫。如果咱们把这小子留在身边,你猜会怎么样?老臭虫就这么一个儿子,咱们扣了他的儿子,他还不得乖乖听话。你不是挺喜欢他那宅子嘛。有小臭虫这人质在手,他敢不把宅子给你吗?”

  高德禄道:“我不但喜欢他那宅子,我还喜欢他手里的票子!”

  江小白笑道:“放心放心,只要小臭虫在咱们手上,你要什么,老臭虫都得给你。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他还指望小臭虫给他们家族传递香火呢。”

  高德禄点了点头,道:“老弟,还是你够冷静。刚才是我太冲动了,幸好你拦住了我,否则还真坏了大事了。”

  江小白道:“没事,咱们之间不讲这个。”

  回到小臭虫身边,高德禄道:“我兄弟让我留下你的狗命,不过你别以为万事大吉了。你要是不听话的话,我还是要杀你的。现在你给我听好了!”

  “您说吧。”小臭虫道。

  高德禄道:“你最终能不能活下来,得看你父亲的态度。我们将以你为筹码,要求你父亲做点事情。他要是配合我们,那你小子就还能活着。他要是不配合,那你小子就只有死路一条!”

  小臭虫吓得连连摆手,道:“别杀我,别杀我。我父亲一定会救我的。你们有什么条件尽管开!”

  “别急,我们还没想好呢。”

  语罢,高德禄便命人把小臭虫押了下去,严加看守。

  江小白站在摩崖洞的前面,朗声道:“里面的兄弟听好了,外面已经一切安全了。你们可以出来了。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受莫空山家主之命而来的。”

  摩崖洞里面一片沉寂。

  “兄弟们,我们都是一家人,都是为莫空山效力的。你们可以放心,我们绝不会伤害你们的。”

  江小白喊道。

  过了一会儿,有几个人从摩崖洞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既然说是家主派你们来的,可有令牌?”

  “什么令牌?”高德禄懵了。

  江小白道:“几位兄弟,你们一直驻守在莫空山,外面的事情,你们或许还不知道。莫空山前不久发生了巨变,老家主之子继任了家主的位置。我们是代表新家主来看望你们的。”

  “呵呵,说了那么多,原来你们和那伙被你们杀掉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啊,都是为了洞里的东西来的。”

  江小白道:“兄弟,你错了。眼下莫空山正处于危急存亡的关键时刻,新家主派我们过来,只是想要确保这里的物资安全。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的话,都可以提出来。我看你们也死了不少兄弟,我会向新家主禀明情况,让新家主多增派些人手来,帮助你们守卫物资。”

  一时半会,江小白也不敢硬来。

  万一里面的人真的点燃了炸药,那他们可就全都白忙活了。摩崖洞里面蕴藏着丰富的物资,这笔物资对他们而言非常的重要,不容有失。

  江小白必须得小心谨慎!

  “如果没有令牌,就是家主亲自来到此地,他的话也不管用!我们只认令牌不认人!”

  当年莫天朝在组建这支秘密队伍的时候,就立下了规矩。他打造了一块令牌,这支秘密队伍只认那块令牌。只要是拿出了那块令牌,无论是谁,都可以号令这伙人。但是如果拿不出那块令牌,即便是莫天朝本人,也没有办法号令这些人。

  “诸位,老家主走的仓促,且事发突然,并没有传下令牌给新家主。你们要我拿出令牌来,我实在是拿不出来。就算是新家主来了,也没有办法拿出令牌来。”

  江小白道:“但是我们的确是新家主派来的人。我身边的这位就是我们莫空山的禁军首领,你们或许有人还认识他。”

  高德禄道:“对,就是我。你们不用担心我们是冒充的,我们的确是受新家主的命而来。”

  “别说那么多没用的话,你们只要拿出令牌,我们无条件服从你们的命令,如果拿不出令牌,那就请离开吧。还是那句话,没有令牌,家主来了都没有用。”

  这些人态度坚决,绝不肯让步。

  “不要给脸不要脸!”

  高德禄失控大吼:“要不是我们来了,把外面的这伙人给干掉了,你们这些人迟早会死在这里。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感激之心吗?”

  “多说无益!除非是拿来了令牌,否则谁也别想调动我们。我们誓死守卫摩崖洞,谁敢硬来,大不了同归于尽!”

  “你们真以为我们不敢硬冲吗?”高德禄道。

  “你们可以试试!大不了玉石俱焚!但我们曾向老家主起誓,我们绝不会背叛当初的誓言!”

  江小白道:“老家主的遗物有很多,我们谁也没有见过那块令牌啊。这位兄弟,敢问那块令牌是什么模样?你能给我们画张图吗?我们可以回去找找。我想应该就在老家主的那些遗物当中。”

  江小白好声好气,并没有和他们起冲突。

  “你等着。”

  过了一会儿,那人拿来了一块令牌,道:“看好了,就是这样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