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你的手上怎么会有令牌?不是说令牌在老家主手上吗?”高德禄大声质问。

  那人道:“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这令牌原本就是一对。为了防止有人造假,所以才造了一对出来。你们只有拿来了真正的令牌,才能与我手上的这块令牌契合。只有那样,新家主才有资格号令我们!”

  “他niang的,这也太费事了吧!都是谁想出来的馊主意啊!”高德禄直挠头,破口大骂。

  “各位,如果拿不来令牌,我看你们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们守护人肩负着使命,绝对不会侵吞摩崖洞里面的物资。只要你们真的能够找来令牌,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你们。”

  “多谢。我们这就回去找找。”

  语罢,江小白便转身走开了。

  那高德禄骂骂不绝,跟在江小白的后面。

  这件事他不知道花费了多少苦心,总算是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了,却没想到还有个大难题在等待着他。

  “老弟,咱们要不要硬攻进去?”

  高德禄刚才见到了江小白的本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硬攻?”

  江小白摇了摇头,这个想法,他不是没有想过,而是真的不太现实。

  “怎么的,你不愿意吗?”

  江小白道:“我们对摩崖洞的内部一无所知,真的来硬的,万一他们点了炸药怎么办?那你们的物资科不是一点半点啊!”

  高德禄道:“那怎的,你还真要去找那什么狗屁令牌啊!老家主死的突然,压根就没有来得及交代后事,也没传下来什么东西。谁知道那令牌在何处?”

  “先回去找找。”江小白沉声道。

  高德禄拗不过他,只得依了江小白的吩咐。

  他们这队人鸣金收兵,打道回府,把小臭虫也押回了莫空山。

  回去的路上,高德禄道:“老弟,这一路你也看到了,哥哥我是真的尽了力了。这件事到底能不能办成,现如今已经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我现在真的是无能为力。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祈求你们能够找到那令牌。”

  江小白知道他话里的意思,道:“老高,我知道你已然是尽力了。放心,等会儿回到莫空山,见了家主,我一定会向家主说明你最近的辛苦。像你这样一心为家主办事的人,放心吧,家主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高德禄笑道:“哎呀老弟,我不是那个意思啊,你看看你,你这样搞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江小白耸了耸肩,道:“没事。咱们兄弟之间,本来就应该互帮互助,你说是吗?”

  “那是那是,以后只要是你老弟有事,你只要言语一声,哥哥我肯定为你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言重了,言重了。”

  到了莫空山,江小白让高德禄派人好好看守小臭虫,随后便去见了吴青他们。

  见面之后,简单地将这一路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什么令牌,我们谁也没见过啊!”王老板道。

  江小白找来纸笔,把那令牌给画了出来,道:“就是这样的。”

  他记忆力惊人,将那令牌的样子原原本本一丝一毫都不差地画了下来。

  “要不咱们按照你画的这个打造一块,你们觉得呢?”王老板提议道。

  江小白道:“假的没用的,这是一块字母令牌。咱们拿着假的过去,和他们手上的那块没办法契合,还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那咱们要去哪儿寻找那块真的令牌呢?”

  夜风道:“这么重要的东西,很可能莫天朝会随身携带的。莫天朝的尸体已经掩埋了,咱们可以把他的尸体挖出来,看看他身上有没有。”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一个办法。如今咱们没有别的路子,那就先试试这一条吧。”

  吴青道:“那你们去找吧,我就不跟你们去了。”

  莫天朝毕竟是他的生父,如今人已死了,过去就算是有什么仇怨,也算是过去了。

  把他生父从坟里再挖出来,这种事情,吴青下不了手,索性就不去了。

  江小白他们能够理解吴青的心情,也没有强求他什么。

  夜风、王老板和江小白三人很快便来到了掩埋莫天朝的地方。这莫天朝一世枭雄,到死也不过是就是埋在荒野之中。

  夜风和王老板动手,很快就把莫天朝的尸体从黄土里挖了上来。尸体已经腐烂。

  二人捏着鼻子找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找到。

  “没有啊!”

  王老板拍了拍手,道:“我看就算了吧。这条线索行不通的。”

  夜风道:“从他的身上,只找到这块玉佩,也不是你说的那个令牌啊,质地都不一样。”

  江小白的目光被地上的那块玉佩给吸引了过去,道:“你们不觉得这块玉佩比一般的玉佩都要大一圈吗?”

  王老板道:“这不奇怪,我见过比这大得多的玉佩。这东西大大小小的都有,完全看个人喜好。”

  江小白将那块玉佩捡了起来,眉头一皱,随后用力一捏,那玉佩的表面竟然碎了,露出了里面的青铜来。

  “这……”

  其他两人都看得傻了眼了,这玉佩里面居然还藏着东西。

  江小白把那玉佩表面的玉全都去掉,便看到了里面的令牌。

  “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是随身携带着才放心。看来莫天朝也和普通人一样。”

  夜风问道:“小白,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江小白道:“我只是觉得这玉佩比一般的玉佩都要大一些,当我把这玉佩拿到手里的时候,又觉得分量不对劲。这块玉佩比我想象的要沉。”

  王老板道:“里面藏着那么一块青铜做的令牌,当然会沉啦。这莫天朝可真是够鸡贼的,这么重要的东西,整天就挂在身上。谁会聊到那令牌就藏在这玉佩里面呢!”

  “好了,如今令牌已经到手了,咱们可以去取物资了。”

  王老板兴奋得直搓手,道:“咱们反抗军的好日子来了,有了那笔物资,咱们几年都不用愁吃穿。哈哈,走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