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最快更新我和女同学的荒岛生涯最新章节!

  黑熊这家伙站在临湖雅苑的门口,他用步话机在那里不停的喊人,没一会,他就把所有的保安全都喊到了门口。

  我对黑熊的表现很满意,我拍了拍黑熊的肩膀,然后就朝对面的一分利海鲜店走去。

  我嘴里叼着白沙烟,双手插在裤兜里晃着走进了对面的一分利海鲜大酒店。

  门口站着四个穿着长旗袍的女迎宾,那四个女迎宾看到我,其中的一个女迎宾急忙朝我微笑着说道,“黄总,我们彪总在上面贵宾室等您半天了,您这边请!”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我跟在迎宾的身后朝海鲜店的二楼走去。

  我还是第一次进丧彪的海鲜店,丧彪这家伙把原来的夜店格局全都给改变了,海鲜店的一楼是个大厅,大厅里最少摆放了6、70张桌子,大厅里适合那些散客坐在这里吃海鲜。

  二楼则是清一色的包间,那些包间都装修的很豪华,看起来让人就觉得心里很舒服。

  我一边走一边观察着附近的包间,这些包间里都静悄悄的,而且我也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杀气,难道是我太多心了,丧彪只是想请我过来吃顿饭而已,他没有别的意思?

  我虽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杀气,但是我仍然保持着警惕,这年头,稍有不慎就可能落入别人的圈套,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在这个海鲜店里挂了。江湖险恶,不得不防啊!

  迎宾一直把我带到了最里面的那个包间,她轻轻的推开了门,“彪总,黄总到了!”

  “行,你下去吧!”

  丧彪对着迎宾说了一声,接着丧彪就从包间里站了起来,他直接朝包间门口走了过来,丧彪握着我的手激动的说道,“黄老板,可算把你给请过来了!里面请,里面请!”

  我朝包间里看了一眼,包间里只有丧彪一个人,我心里暗道,难道我刚才在水里救了丧彪,所以丧彪这家伙对我很是感激,他想跟我讲和不成?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事就好办多了!

  我跟着丧彪走进了包间,这个包间应该是一分利海鲜店里最大的包间了,光中间的那张圆桌都非常的大,在圆桌的右边,还摆放了一架钢琴,在圆桌的左边,还有一个小型的舞池,能看出来,这个包间挺奢华的,应该是丧彪平日里招待顶级贵宾用的。

  我坐到了丧彪的身旁,我看着丧彪笑道,“丧彪,你这就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去对面找我,咱俩在湖边喝喝茶不也一样?”

  “黄总您是贵人!”丧彪看着我谦虚的说道,“小弟以前有得罪黄总的地方,还望黄总多多原谅!”

  “哪里话!”我看着丧彪笑道,“都是下面的人不懂事,误会而已!”

  “黄总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丧彪看着我说道,“其实我喊黄总来,是有点事情想跟黄总商量!”

  我看着丧彪,心说这小子终于说正题了,我倒要看看丧彪喊我来,到底想干嘛。

  这时,包间门被推开了,接着一些精美的凉菜和热菜都一股脑的被服务员给端了上来,那些菜有鲍鱼和大龙虾什么的,能看出来,丧彪这小子为了表示对我的尊重,他在菜品上很花了一些心思。

  丧彪打开了一瓶茅台,他直接给我杯子中倒了半杯,他给自己杯子中也倒了半杯,他看着我笑道,“磊哥,原谅小弟以前的无知,咱们先碰一个,以前的误会一笔勾销!”

  我端起了酒杯,我看着杯中的白酒心里暗自琢磨,他娘的,丧彪这家伙该不会在酒里给我下毒吧?

  丧彪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他主动的把自己的杯子给我换了一下,他看着我笑道,“黄总,我干完,您随意!”

  丧彪一口就把那杯白酒给喝完了,我没有喝杯子里的白酒,我只是象征性的碰了碰嘴唇。

  丧彪看着我介绍着桌子上的海鲜,“黄总,这是澳洲的龙虾,这是澳大利亚的鲍鱼,这些东西都是今天新到的,您尝尝!”

  我看着丧彪笑了笑,“丧彪,这些东西我也经常吃,咱俩就不外气了,你就直说吧,你今天找我是来干嘛的?”

  “黄总,您刚才在水族馆里救了我!我谢谢您!”丧彪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他一仰脖直接喝了下去。

  “这事刚才已经说过了!”我看着丧彪淡淡的笑了笑,“都过去的事了,就别再提了!”

  “黄总,我在您身上看到了非人之力,所以兄弟我对你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丧彪说这话的时候,他看着我两眼放光,他的样子有点像一个歌迷看到了自己心目中的歌星。

  我看着丧彪那狂热的眼神,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我看着丧彪淡淡的说道,“哥不搞基!哥爱好,女!”

  “我知道!我知道!”丧彪似乎也觉得自己的眼神有点过于狂热,他看着我急忙解释,“临湖雅苑里有那么多美女老板娘,磊哥你肯定不搞基!”

  丧彪见我没有说话,他看着我继续说道,“磊哥,我以前出海的时候,碰到过虎鲨,曾经有一艘渔船翻了,我们船上的渔民全都被那条虎鲨给……我还是运气好,才没被虎鲨给吃掉,所以,我对虎鲨的攻击性非常的了解!”

  我看着丧彪揉了揉鼻子,没有说话。我心中暗道,看来丧彪这家伙的眼挺贼,那条虎鲨从水里浮出来的尸体暴露了我的实力,别人不知道那条虎鲨是怎么死的,但是丧彪却知道是我杀死了那条虎鲨。

  这年头,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像丧彪他们这种经常在海上讨饭吃的人,他们更知道拳头的威力,看样子,丧彪今天喊我来,是准备跟我谈和的。

  丧彪看着我激动的说道,“我以前只是听说过有人能用拳头打死黄牛,可是我一直不相信,直到我看到那头虎鲨的尸体,我才相信这世上真有这样的神人!黄总,您就是这样的神人,小弟以前有眼无珠,得罪了您,还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计较!”

  丧彪说完那话,他推开椅子马上就要给我下跪,我急忙双手托住了丧彪的胳膊,“丧彪,你这是干什么?我刚才都说过了,以前的事就算了!大家以后都是朋友,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丧彪见我这样说,他也就没有再外气,他坐在那里看着我说道,“黄总,其实我一直不想跟您为敌的,可是江半城以前救过我,我欠他的人情,所以我没有办法……”

  “那些事都过去了,就不说了!”我看着丧彪说道,“你就说你这次喊我过来到底有什么打算吧?”

  “黄总,我这次喊你来,是想跟您合作的!”丧彪看着我诚恳的说道。

  我朝丧彪看去,只见这家伙满脸恭敬的看着我,他的眼神充满了狂热和真诚,看他的样子不像有什么诈。

  我看着丧彪问道,“你打算怎么个合作法?”

  丧彪看着我说道,“黄总,我这个海鲜市场已经开始营业了,我要是现在撤走的话,对我的损失也太大了,可是我的海鲜市场就摆在您的对面,对您的生意也有冲击。我有个想法,你先听听,如果您觉得不合适了再说!”

  “好!你有什么想法?”我看着丧彪问道。

  “咱们两家都离的这么近,不如合作怎么样?”丧彪看着我笑道,“如果来我一分利海鲜吃饭的人,去您对面住宿可以享受五折的优惠。如果在您临湖雅苑住宿的贵宾,来我这里吃饭的话,也可以打五折。这样我们两家的客户资源可以共享,而且也免去了很多的冲突,黄总,您觉得这个方法行不行?”

  我坐在那里琢磨了一下,自从丧彪的海鲜市场和一分利海鲜大酒店开业了之后,丧彪的海鲜市场和酒店对我们农家乐的冲击很大,尤其是一分利海鲜大酒店抢走了我们不少的客人。现在来丧彪一分利海鲜吃饭的人挺多,如果他要是搞这个活动的话,那等于把他饭店的很多人都引流到了我们的农家乐。

  我看着丧彪心中暗道,这家伙能在江海县这里混出头确实有两把刷子,他在海洋馆见了我的实力之后,马上就见风使舵,他这一下等于给我们临湖雅苑送了一份大礼,要不了多久,我们临湖雅苑的生意就会重新红火起来。

  而且由于是双向合作的关系,丧彪的海鲜市场和海鲜店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而且这家伙又交了我这个朋友,他这一招可谓是一举多得!

  丧彪见我没有说话,他咬了咬牙,“黄总,您要是觉得五五不行的话,六四也行,我这边的人去您那边住宿打六折就成!”

  “事不能那样干!”我拍着丧彪的肩膀笑道,“大家一起有钱赚才行!”

  我看着丧彪问道,“丧彪,你这样做不怕江半城找你的麻烦?”

  “江半城?”丧彪看着我说道,“这些年,我已经为他做了很多的事,我已经对他够意思了!我欠他的情,早还完了!”

  “好!那就按你说的办!”我拍了拍丧彪的肩膀,直接站起了身,“饭我就不吃了,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丧彪也没多挽留我,他直接把我送到了海鲜店的大门口。

  我慢悠悠的晃回了临湖雅苑,黑熊站在门口看着我问道,“磊哥,丧彪到底喊你是什么事?”

  “好事!”我看着黑熊笑了笑,“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我直接走回了四合院,夏雪她们几个都喝多了,我也没给夏雪她们多说,我打算等明天夏雪她们酒醒了之后再给她们说。

  那天晚上,我收拾了一下就回屋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我直接开车去了夜豪担保公司,螳螂那小子正在门口,他急忙把我领到了陈秃子的办公室,陈秃子正坐在办公室里喝茶,他看到我急忙起身,“磊哥,您来了?我正准备给您打电话呢,您稍等,我马上让财务给您转账!”

  “你小子,给我转一百五十万就行!”我看着陈秃子说道,“有一百万是你的!”

  “磊哥,你太客气了!”陈秃子看着我谦虚道,看他那样子还准备再推辞一下。

  我看着陈秃子骂道,“陈秃子,你小子就别婆婆妈妈的了!”

  陈秃子拿起桌子上的电话,他给财务打了个电话,没两分钟,我手机上的短信就响了,一百五十万已经转到了我的银行卡上。

  陈秃子从旁边的抽屉里取出五万块现金,他把那五万块递给我,“磊哥,这是肉丸子昨天赢的,你给她带回去!”

  我也没推辞,直接就把那五万块装进了包里。

  螳螂在旁边看着我问道,“磊哥,听说昨天丧彪找您去讲和了?”

  “你小子怎么知道的?”我看着螳螂问道,“你们他吗的消息都够灵的!”

  “道上人现在都知道这事了!”陈秃子用手挠了挠他的秃头,“江半城那家伙可不一定会放过丧彪,他是第一个背叛江半城的人!”

  我看着陈秃子没有说话,陈秃子看着我解释道,“磊哥,您没来江海县之前,我还上不了台面,所以我算是一直跟着您的人,我跟丧彪不太一样!”

  我听了陈秃子的话就明白了,丧彪他们那些大哥都算是江半城手下的势力,而丧彪昨天找我讲和,那等于是开了一个先列,丧彪算是第一个反水的人。

  我心里暗道,丧彪那家伙该不会有什么事吧?要不我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丧彪,让他小心点?

  就在这时,陈秃子的电话突然响了,陈秃子接起了电话,他听着电话脸色马上就变了,“什么?丧彪出事了?”

  我听了陈秃子的话,心中暗道不好,他娘的,丧彪不会是挂了吧?

  

章节目录

我和女同学的荒岛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敢和贫道抢师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敢和贫道抢师太并收藏我和女同学的荒岛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