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既然你不怕恶鬼,我就让你享受一下恶鬼缠身的待遇。”江道长脸上狰狞,这钱豹天可把他气得够呛,自己可是道门大师,岂容凡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云凡抬头,看着江道长,冷淡说了一句后,徒手在空中化了一张符文,然后轻轻一挥,符文朝已经跑出来的几只恶鬼打去,符文一碰恶鬼,恶鬼顿时消散,连一缕黑烟都没有剩下,符文打完包厢里的恶鬼之后,然后径直钻进了江道长的那个养鬼葫芦里。

  江道长大吃一惊,暗叫不好,嘴中念动咒语,却不见一只恶鬼从葫芦里出来了,江道长拿着养鬼葫芦,拼命摇晃,到最后,只摇下了一滴黑色的液体,而他花费多年养的数百只厉鬼,却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钱豹天喜出望外,他本来以为这位江道长还能和云大师过两手,但没想到,云大师随意的在空气中画了一个符号,就把这位江道长的法术给破了。钱豹天暗暗庆幸,还好自己刚才的表现不错,应该没有让云大师失望吧。

  “道长,你还有什么手段吗?”钱豹天得意地说道,今天王老板带这位江道长来,肯定是不安好意的,今天要是没有云大事在场,结果肯定是他倒霉。

  江道长面色铁青,这养鬼小葫芦的恶鬼就是他最大的依仗,现在恶鬼不在了,他就是一个穿着道袍的平常小老头,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少年这么强大,江道长没必要跟他作对,只要养鬼小葫芦在,他回去再捉几只小鬼养养就行了。

  “这位小兄弟果然厉害,贫道甘拜下风,不知小兄弟师承何处,小小年纪就学的这般手段。”江道长脸皮够厚,这种情况下还摆出一副不惊不慌的样子出来,搞得好像他已经看淡成败了。

  “把你的葫芦交出来换你们三人小命。”云凡淡淡说道。

  江道长吓了一跳,自己已经退让了,这少年难道还想赶尽杀绝吗?这养鬼小葫芦就是江道长的命,他怎么可能给云凡,不过看云凡的样子,不给还不行了。

  江道长脸上又青又紫又白,今天本来是来装逼准备捞一笔的,但没想到现在,反而成了对方砧板上的鱼肉。

  王老板和李老板此刻已经吓得完全清醒了,他们今天来的依仗就是这位江道长,现在倒好,江道长就这样被对方那边的一个少年给打败了。

  钱豹天想要在云凡面前好好表现,见云凡看中了那小葫芦,这江道长居然还不给,立马上前,那位江道长没了厉鬼护身,哪里是钱豹天的对手,三下两除二,江道长脸上挂彩,养鬼小葫芦也被钱豹天抢过去送给云凡了。

  云凡接过养鬼小葫芦玩弄了一下,这个养鬼小葫芦倒是一件不错的法器,云凡将它炼灵一番,倒是可以勉强作为聚灵阵的阵眼。

  “王老板,你们的货呢?”钱豹天看着瑟瑟发抖的王老板,不由冷冷说道。

  “货,货在车上。”王老板的脸简直比哭还难看,哪有什么唐朝出土的法器的,都是一些普通的赝品,王老板本来是打算和江道长联手忽悠一下周家豪和钱豹天,毕竟江道长会御鬼之术,忽悠周家豪和钱豹天是不在话下的,但是现在,情势逆转,江道长都被钱豹天打得鼻青脸肿了,还忽悠个屁啊。

  “我陪你去拿。”钱豹天说着,便拽着王老板出去了,王老板叫苦不迭,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求那几件赝品能瞒过钱豹天这群不识货的人。

  很快,钱豹天就带着王老板抱着几个盒子回来了,钱豹天和周家豪虽然平时里也喜欢收藏古董啥的,但是基本都是瞎收藏,根本不懂门道,王老板的这几件唐朝法器,都是高仿货色,周家豪和钱豹天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不对,反而觉得就算不是法器,也是难得一见的古董。

  云凡扫了一眼那几件“法器”,并没有一丝灵气波动,这些根本不是法器,云凡也就没了兴致。不过此行得了一个养鬼小葫芦,倒是不亏。

  “这些都不是法器,好了,小钱,我先走了,这里你留下来处理一下吧。”既然这些都不是法器,云凡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嘱咐了钱豹天一声,便起身准备离开。

  无意之间,云凡看到了袁小婷紧张地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眼中充满惊骇。

  “你跟我走吧。”云凡淡淡一笑。

  袁小婷已经见识到云凡的神通了,这个少年,绝对不是凡人,连宝庆市大佬钱豹天在他面前,都得小心翼翼,此刻见云凡居然让自己跟他走,袁小婷稍微犹豫了一下,毅然跟着云凡离开了。

  反正自己已经做好献身的准备了,献给谁不是献呢?更何况,献给云凡总比献给那些好色大叔好吧。袁小婷心中想着,云凡会带她去干嘛?是去酒店?还是去他家中?

  周家豪和钱豹天见云凡居然带着小姑娘走了,两人面面相觑,都有些难以置信,云大师原来喜欢美女啊?

  云凡带着袁小婷走出大唐休闲会所,云凡便打了一辆出租车。

  “你家在哪?”上车后,云凡问道。

  “啊?我家?”袁小婷疑惑无比地问道,做这种事情,怎么能去我家呢?

  “去我家干嘛?”袁小婷警惕地问道,自己的父母可不知道自己去会所上班,要是让父母知道自己居然去当小姐了,他们肯定会被气死的。

  “你不是说你妈妈瘫痪在床吗?我去救她。”云凡一笑。

  袁小婷眼睛猛地睁大,简直不敢相信,云凡刚才能虚空画符打败恶鬼,在袁小婷眼中,这已经是仙人的手段了,刚才还以为仙人叫自己出来,是看上自己了,没想到他只是想去救自己的母亲。

  袁小婷反应过来,连忙对司机说出了她家的地址。

  袁小婷的家在宝庆市的一处老小区内,是一户两室一厅的房子,袁小婷还有一个弟弟,在上小学五年级,家中自从母亲瘫痪后,就靠父亲一个人上班挣钱了,母亲当初住院还借了十几万,现在后续治疗也是一个无底洞,家中又有子女要念书,单纯靠袁小婷父亲每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根本入不敷出,所以袁小婷才会无奈辍学出去找工作。

  云凡跟着袁小婷来到她家中后,见她家中虽然简陋,但收拾得却很干净整洁,不由微微点头。

  “姐,你回来了。”看到袁小婷回来,一个穿着校服的小男孩高兴地冲出了房间,只是看到云凡后,小男孩明显愣住了,“姐,这是你男朋友吗?”小男孩眨着眼睛好奇问道。

  “胡说什么呢,赶紧去写作业,爸爸还没有回来?”袁小婷脸色一红,赶紧轻声呵斥了小男孩一句。

  小男孩吐了吐舌头,倒是乖巧听说,说了一句“还没有回来”,就很自觉回房间写作业了。

  “带我去看看你母亲吧。”云凡一笑。

  袁小婷点了点头,带着云凡来到了母亲的房间,房间中,一个憔悴的妇人躺在床上,眼睛望着天花板,充满了绝望。

  “大师,只要您能救好我母亲,我什么都会答应你的,求求大师救救我母亲。”看到母亲的样子,袁小婷再也忍不住了,往地上一跪,哭着恳求云凡道。

  “放心吧,我既然说了要救你母亲,自然会救你母亲,你先起来吧。”云凡柔声说道。

  袁小婷的母亲是脊椎受伤导致全身瘫痪的,这在地球上,是一个医院难题,但在云凡眼中,却是小伤,只要用灵气滋养袁小婷母亲受伤的脊椎就行了。

  云凡的手触及到袁小婷母亲受伤脊椎的位置,一股灵气注入,五分钟后,云凡收回手,说道:“好了,你去扶你母亲起来。”

  袁小婷难以置信,云凡好像什么也没干啊,就治好自己的母亲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正惊疑间,袁小婷看到自己母亲的手居然动了,脖子居然也扭动了一下,看着自己,眼中有惊喜之意,只是嘴巴还不能好好说话,就只听见一些含糊的字眼,袁小婷听得分明,母亲这是在叫自己的名字。

  “妈,妈,你是在叫我吗?”袁小婷激动的上前赶紧扶起母亲。

  在袁小婷的搀扶之下,她母亲可以下地行走了,只是语言系统还没有这么快恢复过来,嘴中说话一直含糊不清。

  “你母亲能恢复这么好,还多亏你的按摩,好了,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你母亲,还有,别去那上班了。”云凡见袁小婷母亲已经可以勉强行走了,自己也就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

  听云凡说要走,袁小婷不由急了,云凡治好了她母亲的瘫痪,居然什么也不索求,这简直就是神仙下凡,普度众生啊。

  云凡在袁小婷心中的形象,一下子变得高大无比起来了,不过袁小婷自然不会就这么让云凡走的,这要是走了,自己以后去哪找他报恩啊,还有一点,就是袁小婷已经被云凡的手段彻底震惊了,她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跟在云凡后面。

  袁小婷有感觉,今晚自己遇见云凡,是自己的福气和机遇,如果抓住了这次机会,日后自己的路肯定与众不同。

  “大师,你是我母亲的救命恩人,虽然我家里没钱,但我可以跟在大师后面做牛做马来报答大师的恩情,还请大师成全。”袁小婷说着,就往地上一跪。

  “做牛做马就不用了。”云凡摇头无奈地笑道,不过见袁小婷跪在地上坚定地看着自己,云凡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自己的别墅中不是缺少一个佣人吗?

  自己堂堂魔君,也应该收一个侍女了,不然以后家里都没人打扫。

  “好吧,明天晚上七点,你到卧龙山山顶的别墅找我。”云凡说完,便径直离开了,只留下一脸期待兴奋的袁小婷跪在地上。

  袁小婷的母亲把一切看在眼中,刚才那个少年只是把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自己就感觉到以前没有知觉的身体在慢慢恢复知觉,这少年,不简单啊,不过最后听这少年让自己的女儿明晚七点去卧龙山的山顶别墅找他,袁小婷的母亲心中就不由一沉,自己的女儿还没有成年呢。

  袁小婷见母亲拉着自己,很紧张地摇头,就知道母亲是不让自己明晚去找云凡。

  “妈,你放心吧,我没事的,这是我的机遇,我一定要好好把握。”袁小婷眼中露出期待与决绝。

  PS:建了个群,感兴趣的可以加一下,104089843。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