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老大,您太客气了,今天这就是一场误会,没事的,等一下我们一起吃个饭消除这个误会就行了。”梁碧琪还是很会做人的,几句话让钱豹天心中顿时舒服了。

  “对,对,今晚一定要给我机会让我请客,那,要不我们进去找云大师吧。”钱豹天笑道,看向梁碧琪的眼神,充满了感激。

  傅老大吞了口口水,脸色惨白地问道:“老,老大,我,我能不进去了吗?”

  “你说呢?等一下要是等不到云大师的原谅,别说你了,就算是我,也只有以死谢罪了。”钱豹天没好气地说道,不过今天这事情,倒也不能全怪傅老大。

  “老,老大,您可是咱们宝庆大佬啊,后面可是有周二爷的,咱们不用这么怕那个云大师吧,云大师来头再大,在周二爷面前,还不得夹着尾巴做人。”傅老大心中对云凡还是颇为不屑的,自己老大今天是怎么了,就算这小子有点背景,有点实力,咱也不用这么怕他把,咱背后也是有大背景的,一个华东周家,谁敢轻惹。

  钱豹天脸色一变,对傅老大招了招手,示意傅老大伸头过来。

  傅老大连忙从副驾驶把头伸了过来,没想到,刚刚伸长脖子把脸凑过去,钱豹天就一巴掌扇了过去,钱豹天这一巴掌可不轻啊,差点把傅老大的眼珠子都扇出来了,牙齿就不提了,掉了至少七八颗。

  “老大,我,我......”傅老大满嘴鲜血,纳闷地说道。

  “我你个妹啊,在云大师面前,二爷就跟小蚂蚁一样,云大师一根手指就能碾压,等一下进去,云大师要是说不想再看到你了,小傅,我也没办法了,虽然你跟了我很多年,但是,云大师的话就是生死符,我只能照做。”钱豹天说到最后,不由无奈摇头,这傅老大毕竟跟在他后面很久了,但是得罪了云大师,那就只有怪他自己运气不好了。

  傅老大一听钱豹天说这话,那不就是说等一下只要里面的那个少年说一句不想看到自己的话,自己就得死了,在死亡面前,傅老大是真的怕了,碾死周二爷就跟碾死一只小蚂蚁一般,那碾死自己,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啊,自己到底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啊?傅老大肝胆俱裂,已经面无血色了,此刻的他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冲到酒吧里面,祈求得到云大师的宽恕。

  有间酒吧里,云凡依旧坐在吧台边,一杯鸡尾酒已经喝完了,云凡把杯子递给秦华梅,笑道:“帮我再倒一杯,味道还挺不错的。”

  “云大师,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绕了我一条狗命吧。”秦华梅正在往云凡杯子中倒酒,这时,酒吧大门被人推开,有个人哭喊着跪倒地上,朝云凡爬了过来。

  酒吧里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呆了,就连那几个持枪而立的黑衣壮汉,都一脸错愕地看着这一幕。

  因为此刻跪在地方痛哭流涕的不是别人,就是刚刚还意气风发的傅老大。

  郑佳美站在云凡旁边,看到这一幕,彻底傻眼,这是怎么回事?傅老大出去一趟难道脑子就不好了。

  在傅老大进来后,钱豹天和袁小婷、梁碧琪也进来了,看到钱豹天,郑佳美等人眼瞳一缩,没想到这位宝庆大佬,今天居然来了这个小酒吧里。

  云凡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脚边求饶的傅老大,淡淡说道:“给你一晚上的时间,把这里恢复如初,如果影响明天的开业,你知道结果的。”

  傅老大大喜,这么说,云大师是原谅了自己的冒犯之罪,酒吧里虽然此刻有些杂乱,但基本都是桌椅被打坏,一晚上的时间,傅老大有信心能恢复如初。

  “谢谢云大师给我机会,明天之前,我一定把这里恢复如初。”傅老大仿佛感觉自己是捡回了一条小命,语气中带着一丝喜悦地说道。

  钱豹天小心翼翼走到云凡跟前,喊了声“云大师”后,然后就两腿颤抖地等候云凡发落了,虽然钱豹天已经为自己编织了很多理由,但是真的来到云大师面前,钱豹天却一个字说不出来,就仿佛在云大师那冷淡如水的眼神下,一切谎言都是虚妄。

  “好啦,看在你平时表现还不错的份上,这次就算了,下次再让我看到你手下或者你,做出什么破事,就别怪我无情了。”云凡看着汗流浃背的钱豹天,淡淡说道,对于钱豹天,目前还有点利用价值,更何况,以目前钱豹天的表现,也没有丝毫对云凡有不敬的地方,这次完全是让云凡误打误撞碰到了,也怪钱豹天运气不好,所以云凡也不想抓着不放。

  恩施并重,才是御下之道。

  闻言,钱豹天差点感动哭了,没想到自己平时的表现云大师都看在眼中的啊。

  “云大师,从今往后,我一定会好好约束我的那些不成器的手下,绝对不让类似的事情在发生了。”钱豹天信誓旦旦地发誓道。

  “希望别就是嘴上说的好听,我的眼里可是容不得任何沙子的,今天要不是我在,梁小姐你准备怎么处置啊?”云凡看着钱豹天,嘴角一笑,笑得有些冷意。

  “云大师,这,这您可真是误会我了,我就是听说梁小姐长得很漂亮,所以就想带过去给云大师您看看。”钱豹天摆出一副“老大,我可是帮你做事的”样子出来,其实钱豹天的确是打算把梁碧琪送给云凡的,要是云凡不要,钱豹天就准备自己潇洒一下了,但是现在肯定不能说带走梁碧琪是为了给自己潇洒的,云大师是通情达理之人,就算反感自己给他送美女,但是自己这么做是为了表达对云大师的一片孝心,云大师就算不喜欢,也不能怪自己啊。

  云凡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这钱豹天,倒是知道来事啊,自己什么时候说自己喜欢美女了,不过钱豹天如此一说,云凡还真的不好说他什么了,只有冷冷一笑,说道:“美女就不劳你费心,你要是有心,就帮我留意一下,哪里有法器。”

  “云大师,法器的事情我没有一丝懈怠,我是打算双管齐下,一边替大师您寻找美女,一边寻找法器。”钱豹天笑道,这笑容怎么看的这么猥琐。

  “双管齐下个蛋啊,我再说一遍,以后别再为我找什么美女了,我不需要。”云凡无语了,自己看上去是个好色的人吗?

  “额,云大师,我明白了,对了,云大师,明天在苏省省会金陵市的玉石市场有一场赌石大会,每年都能开出不少天然好玉,云大师,您明天去不去看看?”钱豹天突然说道。

  “赌石?行,明天我跟你一起去。”云凡闻言,眼中一亮,说不一定还能遇到灵石呢,云凡怎么可能不去。

  “好,明天二爷也一起去。”钱豹天喜出望外,有云大师去护法,明天的赌石,自己和二爷肯定要发达了,这几年,钱豹天和周家豪每年赌石都花费几千万,只是每次都拿几千万买回一个石头,钱豹天和周家豪也感觉没面子,这次有云大师出面,肯定能一雪前耻,或许还能大赚特赚一笔。

  PS:第二更,嘿嘿,那个推荐书评啥的。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