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的声音再一次如惊雷,在空气中炸响,欧阳惊风拳头一握,一股怒火直冲天灵盖,这小子,是不是今天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居然一再挑衅自己的底线。

  “呵呵,你说什么?你说我不配这生机笛,你要买下来?”欧阳惊风转身,看着云凡,冷笑道,要不是今天是在杨家这么多人面前,欧阳惊风早就出手了,哪还有这般好耐心,跟一个小屁孩一再废话。

  云凡点头。

  “你买得起吗?你可知道,这个生机笛,可是十年前,我爷爷花了五千万港币拍卖下的,现在,就算你有一亿港币,也买不起了。”欧阳惊风冷笑不止,这小子,是不是装逼装过头了,居然还大言不惭地想要买下生机笛。

  “这生机笛在你们手上,只不过是一根普通的,只能奏乐的笛子罢了,你们要奏乐的笛子,几百块钱就能买一个和它效果差不多的,我也不让你们亏了,你们多少钱买的,我出双倍价钱买下吧。”云凡淡淡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这生机笛到了你手上就能变得不同了吗?别说双倍了,就算是十倍,我们也不可能卖给你的。”欧阳惊风压制怒火,语气不善地冷哼道。

  “自然,只有在我手上,它才能叫做生机笛,在你们手上,它只能叫笛子。”云凡淡淡说道。

  欧阳惊风气得脸色铁青,但是又不好发作,这时候,就连一直不说话的欧阳寻龙,脸上都不由出现了怒意,这小子,一而再,再而三地跟自己的孙儿作对,难道就是想激怒自己的孙儿,借此让自己的孙儿给杨家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吗?

  “大胆竖子,这把生机笛,老夫收藏已经有十余载,对它的了解可以说已经入微了,你居然敢在老夫面前大放厥词,轻辱老夫。”欧阳寻龙霍然站起,虽然自持身份,他不应该跟一个少年生气,但是人都是有底线的,云凡刚才话中的意思明显是说,生机笛放在他手上是浪费了。

  被一个少年如此羞辱,欧阳寻龙要是没反应,那才有问题呢,堂堂港岛风水玄学大师,就算港岛的那些富豪见了欧阳寻龙,也会礼敬有加,今天却被一个少年,再三轻辱,而且还是连他孙子一块轻辱,欧阳寻龙如何能不怒。

  “寻龙兄,莫动气,云小友这么说,或许是有原因的呢。”杨仲其连忙站起劝道。

  “哼,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他不是说生机笛只有在他手上才能叫生机笛吗?那好,就让他跟惊风比试一下,只要他能用生机笛让那几株梅花开放,这把生机笛,老夫就送给他了,要是不行,或者梅花开放的效果和数量比不上惊风,这小子,老夫今天必要教训他一顿。”欧阳寻龙看着杨仲其,冷冷说道,这杨老头,居然还替这小子说话,不就是今天下午瞎猜对了棋局胜负吗?这让欧阳寻龙很不满,这次必须要让自己的孙子狠狠打一次这小子的脸,不然这次的求亲十有八九会没希望。

  杨仲其倒不是偏袒云凡,他总觉得,云凡太过淡定,这是胸有成竹的淡定,或许,这云凡还真的有本事让这生机笛在他手上不再蒙尘。

  云凡一听欧阳寻龙的话,正中下怀,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堂堂魔君,居然也会为了一件第一重宇宙的小宝贝耍起了小阴谋。

  欧阳惊风听爷爷这么说,立马用挑衅的眼神看着云凡,说道:“小子,你敢和我比试吗?”

  “哼,你还不配做我的对手,不过看在生机笛的份上,这次就勉强和你比试一下吧。”云凡冷笑说道,把欧阳惊风气得要死。

  “好,你走着瞧,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就让你先吧?”欧阳惊风竟然无言以对了,人不要脸则无敌,云凡已经把这句话诠释得无懈可击了。

  “呵呵,还是你先吧,我要是先了,这个游戏就没法玩了,你既然都要把生机笛送给我了,我怎么也要给你个表现的机会。”云凡笑道。

  “你......你不要后悔。”欧阳惊风心中有一团郁气,不过还好欧阳惊风年轻,没有气晕过去,不过欧阳惊风也不想再和云凡说话了,只想赶快赢了这小子,然后好好教训他一顿扔出去。

  这小子太能装逼了,估计当年周瑜也是被诸葛亮如此装逼给气死的,欧阳惊风可不想重蹈周瑜的覆辙。

  说完,欧阳惊风余怒未消,轻蔑地瞪了云凡一眼,然后朝一株梅花走了过去。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欧阳惊风吟道,然后又口念咒语,一共念了九九八十一句咒语,然后手中结了一个奇特的法印,在面前的这株梅花周围,按八卦方位,走了一圈,并在八个方位,交换法印凌空画符。

  “欧阳哥哥怎么搞得就跟电视上的道士一样,好搞笑啊。”杨乐仪的那个上初中的堂妹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她刚刚出声,就被旁边的老妈给捂住了嘴巴。

  杨家虽然是文人世家,但并不迂腐,这风水玄学在杨家人眼中,也是一门高深学问,一般人都接触不了,所以此刻见欧阳惊风脚踏八卦位置,嘴中念着听不懂的咒语,众人并不觉得是在装神弄鬼。

  云凡好奇地看着欧阳惊风,心中有些好笑,没想到地球上的修行传承居然没落到这种地步了,云凡不禁摇头。

  这欧阳惊风方才念动了九九八十一句咒语后,才引起周围灵气一丝波动,然后走完八个方位,当空画完八个不一样的符号后,才算勉强吸引来了一丝灵气。

  “咦,梅花真的开了?”突然,杨家的一名女生惊讶地喊道。

  众人都不由站起,朝梅花边靠去,果不其然,在光秃秃的梅花树上,还真的开放了十几朵梅花。

  “真是奇了啊。”杨家人虽然知道玄学,也看过此类书籍,但书中介绍毕竟没有眼见为实来的真切,此刻看到梅花真的开了,心中肯定诧异无比,对欧阳惊风,不由刮目相看了。

  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并不是神奇,但是能如青帝一般,让本该寒冬腊月开放的梅花在秋天开放,这可就是神通了啊,不得不让人佩服。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