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乐仪根本没有注意到百花开放,她此刻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云凡身上,从刚才笛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她的目光就没有从云凡身上移开。

  不知道为什么?云凡吹笛子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就好像,一个从九天宫阙降临凡尘的神灵。

  笛声歇,杨乐仪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赶紧摒弃了心中的杂念。

  “这把生机笛我就收下了。”云凡拿着生机笛,对着欧阳寻龙和欧阳惊风淡淡一笑说道。

  欧阳寻龙震惊过后,这才大为懊恼,但是话都已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肯定不能反悔了,只是平白无故把自己最得意的藏品之一生机笛拱手让人了,欧阳寻龙心中自然不甘心。

  只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夺回生机笛,欧阳寻龙只有板着脸,不说话了。

  欧阳惊风年轻气盛,在港岛小一辈中,也算出色的人物了,今天两度被云凡碾压,心中已经崩溃,一旦心中奔溃,肯定矜持不了了。

  “这小子怎么这么厉害?我不服,对了,他肯定是从哪里学来了生机笛专用的曲谱,才会激发生机笛的神效,肯定是这样的,难怪他这般有恃无恐,他就是为了骗我的生机笛。”欧阳惊风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这云凡,太狡诈了。

  欧阳惊风咬牙切齿,又看到杨乐仪看着云凡,眼神中充满了迷离与崇拜,热血顿时翻腾,自己今天本来是想趁机在杨乐仪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琴棋书画的,但是没想到琴棋都败给了云凡,这让他有点接受不了了。

  对,还有书画,我要和云凡比书画,欧阳惊风气急败坏,根本都没有考虑,云凡又不追求杨乐仪,为什么要跟他比书画啊。

  只是此刻,欧阳惊风已经把云凡当成情场大敌了,自己要是再不扳回两局,不说得不到杨乐仪的青睐,而且还会在杨家丢了一次大脸,估计以后他都不好意思来杨家了。

  “我自幼书法画技得到名师指点,七岁书画入门,十岁书画熟练,十五岁,书画多次获得国内外书画大奖,二十岁,已经自成一派,连书画大师都称赞不已,我书画胜这小子,轻而易举,我要和他比试,我要赢回生机笛,我要赢回属于我的荣耀。”欧阳惊风差点癫狂,在心中嘶吼。

  云凡以为没事了,就要坐回自己的位置,却听欧阳惊风突然说道:“云凡,我要和你比试书法,绘画,你敢不敢?”

  “我为什么要跟你比啊?”对于欧阳惊风这没来由的叫嚣,云凡有些无语,这欧阳惊风不会这么脆弱吧,自己只是赢了他一个笛子而已,有必要发疯吗?反正这个生机笛放在他手上也没用。

  “你今天必须要跟我比,你要是书法绘画输了,就把生机笛还给我。”欧阳惊风此刻有些失态了,但今天他已经丢脸了,所以也不在乎什么形象了,今天要是不赢云凡,那才是真正的丢脸。

  云凡一笑,掉头就走,根本懒得搭理这个失心疯子。

  看到云凡居然不给自己比试的机会,欧阳惊风大急,连忙说道:“咱们还可以继续赌,我还有赌注。”

  云凡不由驻足,转身看向欧阳惊风,饶有兴致地问道:“奥,你还有什么赌注?你想要赢回生机笛,至少也要拿出和生机笛档次差不多的赌注吧。”

  云凡话音刚落,沉着脸的欧阳寻龙开口了,“哼,一个生机笛算什么,我一生收藏,它在我的藏品之中,前十都排不上。”

  “爷爷。”欧阳惊风见爷爷站出来了,不由羞愧地喊了一声,他刚才把爷爷的生机笛输给了云凡,他很自责愧疚。

  欧阳寻龙一笑,给了欧阳惊风一个不要在意的眼神,然后对云凡说道:“既然我的这个孙儿今天技痒难耐,想要和你切磋一下,我自然没有意见,至于赌注,你看这个怎么样?”欧阳寻龙说完,从宽大的口袋中掏出一个五寸长,两寸宽的精致盒子。

  云凡好奇地看了一眼那个盒子,那个盒子造型古朴,上面绘制了一种特殊的铭文,云凡双目如炬,隔着老远都将上面的铭文看清楚了,这上面,居然是一个小型的锁灵阵。

  欧阳寻龙打开盒子,十二个很小的用玉石精雕细琢而成的玉佩静静躺在里面。

  “这是明代十二生肖玉佩,价值比生机笛只高不低,就作为赌注吧,书画你赢了我孙儿,这一套玉佩我就送给你,若你输了,你把生机笛还给我,并且,马上离开我视线。”欧阳寻龙冷着脸说道。

  云凡看着这十二生肖玉佩,心中不由暗道: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自己原本还打算明天去古董鉴赏大会上寻找一下合适的玉石,没想到今晚居然就碰到了这么合适的,就是不知道这古玉来路正不正,不过现在云凡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先把这十二枚玉佩收入囊中再说。

  真是没想到,这欧阳大师的收藏都是精品啊,不知道除了这两样,还有没有其他的?云凡在心中暗暗琢磨,要是欧阳大师还有什么好东西,云凡不介意一直和他的孙儿比试下去。

  只是欧阳大师见云凡沉思,还以为云凡是怕了,不由冷笑,要是知道云凡此刻的想法,估计欧阳大师会直接喷出一口老血,然后拍马西去。

  “云凡,你敢不敢比试?要是不敢,我也不强求你。”欧阳惊风见云凡发呆,不由得意地笑道。

  “那就比吧。”云凡淡淡一笑。

  欧阳惊风倒是没想到云凡真的这么轻松就答应了,想起刚才云凡也是这个样子,难不成这小子,又有什么致胜法宝,只是这书画可做不得假,画得好,写得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这小子怎么可能会是书法和绘画天才,欧阳惊风一百个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琴棋书画四门之中,最擅长的就是绘画和书法,要是这两项都败给了云凡,欧阳惊风直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绘画最难的是人景交融,咱们就画一幅人景交融图吧。”欧阳惊风笑道。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