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脸色平淡,看不出任何表情。

  王海和齐林,此刻不由紧张起来,刚才发泄是挺爽的,但是这后果,貌似挺严重的啊,那个姚刚,可不是什么善人,砍人手脚那是家常便饭。

  周奇望着外面,突然对身边的范楚然说道:“我看到我爸的车子了,等一下我把你介绍给我爸,我爸一定会喜欢你这个儿媳妇的。”

  “好的。”范楚然嫣然一笑。

  周奇说完,把目光移到还老神在在坐在椅子上的云凡,不由冷笑,我看你等一下还怎么装下去。

  钱豹天和姚刚是坐在同一辆车子的,车子一停,姚刚立马下车,给钱豹天开门。

  “钱总,这个金麒麟大酒店已经是纵阳县最好的酒店了,招待不周,还请钱总不要见怪。”姚刚弯着腰,小心翼翼地说道。

  钱豹天面目威严,点了点头,就这气场,把姚刚吓得都不由后背发凉,他这个纵阳县大佬,跟钱豹天这样真正的大佬比起来,连个屁都算不上。

  姚刚正要陪钱豹天进去,这时候,一个小混混走到姚刚身边,在姚刚耳边低语了一番,姚刚闻言,脸色剧变,怒火都差点压制不住爆发出来。

  今天这么重要的时刻,居然有人这么嚣张,连自己的人都敢打,这不是让自己在钱老大跟前丢脸吗?

  钱豹天见姚刚脸色不对,眉头微挑,语气低沉地问道:“怎么了?”

  姚刚也不敢隐瞒,就把事情说了出来。

  钱豹天越听越感觉有点不对劲,姚刚派人来清场,正好碰到一群学生在这里聚餐,而且其中有一个学生,还用及其残忍的手段把姚刚的手下给打了,而且那个学生一点都不怕,还坐在这里等自己这群人过来。

  仅仅姚刚的名字,在纵阳县,恐怕就没有人敢惹,更何况是一名学生,钱豹天眼睛一缩,一个不好的念头在心头升起。

  如此霸气作风,又是学生,又是在纵阳县,钱豹天两腿一软,差点跌倒。

  自己来纵阳县搞投资,完全是因为云大师是纵阳县人啊,不然钱豹天才不会跑到纵阳县这个小县城搞什么投资,带动年轻人创业,他这样做,只是希望讨好云大师,钱豹天和云大师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知道云大师是个嫉恶如仇的人,所以他现在很收敛了,还经常做一些好事来回报社会。

  他这么做,就是因为想在云大师面前好好表情,这次来纵阳县,他原本是想在纵阳县干点什么业绩出来再到云大师面前邀功,没想到今天刚来,就惹到云大师了。

  “钱老大,居然有这么不长眼的小子,我去教训他。”姚刚恨恨地说道。

  “我这次是被你给害惨了,等我回头再找你算账。”钱豹天说完,就朝大厅中走去。

  姚刚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是跟了上去,那些纵阳县的一些名流,也跟着进了金麒麟大酒店。

  看到钱豹天等人进来了,周奇和范楚然脸上都出现幸灾乐祸的笑意,王海,齐林,还有吴根齐三人,在钱豹天这群大佬富豪外放的气场之下,有些手足无措起来,热血一旦冷却,他们只是普通的学生罢了,看到这种场面,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只有云凡,淡然自若,看着钱豹天走来,嘴角带着一抹冷冽。

  看着钱豹天一步一步地逼进,王海等人吓得两腿都有些发软了,这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王海等人在苦思对策,却发现,自己的脑海此刻一片空白,一切思考都停止了。

  “小钱,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云凡淡淡的声音突然在空气中缓缓回荡开来,让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了。

  小钱?难道是在喊钱豹天?这小子,是不是疯了啊?

  但是,在下一秒,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宝庆大佬,这次姚刚为他清场的这位贵宾,在听到云凡这句话后,在距离云凡还有七八米的距离就直接跪倒了地上。

  “云大师,云大师,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我,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冒犯了你,我只是想着您是纵阳县,就想来纵阳县投资一些项目,帮助年轻人创业,给纵阳县多创造一些就业岗位。”钱豹天一边说着,一边跪着向云凡移动。

  所有人都愣住了,彻彻底底地愣住了,姚刚反应倒是机敏,想起钱豹天刚才对他说的那句话,自己居然派人得罪了一个连钱老大都不敢得罪的存在,这不是在找死吗?

  “扑通!”姚刚赶紧跪下,陪着钱豹天朝云凡移动而来。

  云凡听到钱豹天的解释,脸色稍微缓和,淡淡说道:“下次再有这种情况发生,你就不用出现在我面前了。”

  钱豹天一听,点头如小鸡啄米。

  “你不是要谈投资吗?这里地方大得很,去谈吧,以后项目有结果,跟我说一声吧。”云凡淡淡说道。

  “好的,好的,云大师。”钱豹天擦了一把额头上沁出来的细密汗水,连忙说道。

  “对了,这个人,丢到河里喂鱼吧。”云凡指着奄奄一息的王进超,淡淡说道,本来,这样的小角色,不值得云凡如此对待的,但是谁让他,在云凡的记忆深处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呢,不除他,不足以解恨。

  钱豹天一震,不过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点头,吩咐姚刚去干这件事情。

  几个小混混把王进超抬走之后,钱豹天这才带着一群人去了一楼的一间主厅大厅,只是此刻,他们哪还有心情吃饭谈投资的事情啊。

  这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周奇和范楚然站在原地,满脸惊愕,不止是周奇和范楚然,所有人,都是嘴巴微张,他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震惊过。

  吴根齐见没事了,连姚刚的老大都这么惧怕云凡,那今天的确如云凡所言,自己这群人在此吃饭,有谁敢赶,只是,他感觉,云凡已经变了,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云凡了,在现在的云凡面前,所有人都不敢大声说话,甚至,连看云凡一眼,都需要鼓足勇气才行。

  一个一言可判宝庆市大佬生死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自己的同学呢?而且还是曾经那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同学?

  吴根齐把同学叫回来之后,大家吃了一场很是压抑的饭,吃完饭后,吴根齐组织大家去唱歌,云凡自然不想再去凑热闹了,估计自己在,他们也玩得不尽兴。

  云凡不去,王海和齐林自然也不去,于是三人就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云凡离开后,钱豹天才站在金麒麟酒店门口长长吁了口气,而旁边,则是站着有些郁闷的姚刚,他心中一直疑惑,钱豹天可是一方大佬啊,怎么见到云凡一个学生,就跟太监见到皇上一样,他实在郁闷不已,今天他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在这个少年面前啊,这脸也丢得太大了,关键姚刚还不知道自己所跪之人的来历。

  “钱总,那个,那个云大师到底是什么来历啊?以您的地位,又有周二爷在背后,难道需要这么怕他吗?”姚刚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

  钱豹天闻言,冷笑一声,这云大师的能耐岂是你一个纵阳县的地头蛇能知晓的,但不管怎么说,这姚刚也是钱豹天的手下,钱豹天最终还是缓缓开口,凝重说道:“今天要是周二爷在此,也会跟我一样的,好啦,以后在纵阳县你行事,给我收敛一点,要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别说我,就是连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