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在口袋中拿出一张符纸,快速画了一张符扔到了布拉的尸体身上。

  这张符纸,还是上次在青龙王那得来的符纸,借助符纸画符,比凌空画符不仅要省力,省灵气,效果还要更好。

  “嘭!”布拉的尸体上腾起火焰,快速燃烧了起来,几秒钟过后,布拉的尸体就被烧的干干净净,空气中的尸臭味也烟消云散。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等人反应过来,布拉已经消失了,连一点灰烬都没有留下。

  “你就是泰国养尸人亚匡?”解决掉布拉后,云凡直接走到已经目瞪口呆,手中的茶水都洒到了身上的亚匡跟前,淡淡问道。

  “额。”亚匡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看着云凡,如见鬼一般,这辈子,亚匡也没有这样恐惧过,他的尸人,可是尸王级别啊,身体更是刀枪不入,就算是人仙出手,也不好对付,没想到,却被眼前这平凡无奇的少年凌空一划,就劈成了两半,亚匡就算是亲眼所见,也难以置信。

  “养尸珠在我手上,你现在还想要吗?”云凡又问道。

  “额,不想要了,不想要了。”亚匡就算心有不甘,但是此刻,哪还敢说出违背云凡的话啊,这少年,简直比魔鬼还可怕。

  云凡点了点头,然后又掏出了一张符纸,快速画了一张符。

  “你,你要干嘛?”亚匡见云凡掏出符纸画符,心中一颤,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难不成,他还想对自己下手。

  “没干嘛,看你不顺眼,想让你从我眼前彻底消失了。”云凡淡淡说道。

  云凡话音刚落,亚匡就立马跳了起来,想要逃跑,现在,他都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快点离开这里,这亚匡,现在也是拼了,一跃之下,直接跃过护栏,跳入了沱江之中。

  这是最快,也是最安全的逃离方法。

  “嘭”的一声,已经在空中朝沱江坠去的亚匡身上腾出火焰,如一道烟花从空中划过一般,最后,在要落入江中的时候,消失不见。

  堂堂泰国头号通缉犯,邪恶的养尸人亚匡,还有他的尸王奴仆,就这样,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是真的彻底消失了,连一缕灰烬都没有留下。

  “亚匡就这样死了?”楠迪看着江面,怔怔出神,亚匡死了,对于她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喜事,但是现在,她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她此刻的内心,全部被震惊所填充。

  她虽然想到云凡或许是个少年高手,但是没想到,云凡会这么厉害,远远超出了她对云凡实力的最大估测,连辛介大师都对付不了的那个尸人,云凡一挥手,隔空就能把他劈成两半,而且随手一画符,就能把人烧的连灰烬都不剩,这样的神通,对于楠迪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她自然震惊无比了。

  还有一点,云凡既然这么厉害,那他今天说他要培养一个尸中皇者的话,那肯定不是在开玩笑了,楠迪现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确信云凡已经看穿出了她是个尸人,她难道真的要把我培养成一个尸中皇者?

  楠迪脸色复杂,暗暗想着,要是云凡真的要把她培养成一个尸中皇者,自己是从了,还是不从呢?

  只要他能帮我摆脱轮回之苦,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楠迪心中打定主意,想起轮回之苦的可怕,她实在不愿意再去接受了。

  辛介还一只手肘撑地,半躺在地上,本来他看到尸人布拉朝自己走来,他都陷入绝望了,以为这次必死无疑了,但是没想到,一共还没有半分钟的时间,尸人布拉和亚匡,居然都死了,而且还是被云凡随手杀了。

  尤其是刚才云凡凌空劈开尸人布拉的那画面,直接如重锤击打在辛介的心头上,让他的心,不住地震颤着,这尸王的实力,堪比人仙,不是说尸王可以如人仙那般内劲外放成形,甚至有神念,是说尸王的身体,就连人仙都会感到束手无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尸王就是钢铁人。

  但是就是这样连人仙之境都不易对付的尸王,却被云凡随手解决了,辛介突然想起了昨天空智大师对他说的话,当时空智大师说云凡能轻而易举杀了洞神,辛介还不信,甚至,今天在田山苗寨,云凡和熊老说的那些话,辛介还以为云凡是在夸大其词,但是现在,辛介相信了。

  云凡说的所有话,辛介都相信了,甚至,云凡说他杀了黑龙,辛介都相信了。

  云凡杀亚匡和尸王,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啊,这实力,简直太可怕了,难怪空智大师在他面前,都客客气气,丝毫不敢托大啊,自己今天下午居然还在云凡的房间里,对他进行说教,真是可笑啊。

  云凡可没有理会心绪复杂的辛介和楠迪二人,淡淡说道:“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吧。”

  这里刚才发生这么重口味的事情,任谁也没有胃口留在这里吃饭了,见云凡要走,吴强等人连忙扔下手中的烧烤,顺便扶起了辛介,离开了这家餐厅。

  一切归于平静,这件事情,目击者众多,但是却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吃完饭,云凡一行人就回到了酒店,各回各自的房间休息。

  酒店的各个房间,正在发生不一样的事情。

  在沈媚的房间,一张大床正在震颤,今晚的罗乃阔格外生猛,已经和沈媚大战几个回合了,此刻,沈媚正坐在罗乃阔身上起伏着,而罗乃阔,则是一手持相机,一手摸着眼前这位绝色美女胸前的两颗巨球,一脸陶醉享受,终于,罗乃阔“嗷”的一声,猛地发力,一泻千里。

  而在另一间房间,楠迪正在浴室之中,用凉水冲洗着自己的身体,洗完之后,楠迪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完美的身体,再想起受到轮回之苦时自己的样子,然后就毫不犹豫地拿起了浴巾,裹在了自己的身上,推门出去了。

  来到云凡的房间门口,楠迪轻轻敲响了云凡的房门。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