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在距离正邦武馆不远的一家琴行里,殷韵正在里面,教几个小朋友弹琵琶,这家琴行,是殷韵在檀香山的一个好友开的,每个下午,殷韵在酒店没事,都会过来教一些小朋友弹琵琶。

  “殷韵,我刚才看到山本正一和一个人去了你家的武馆,你要不要回去看看?”一位年纪约莫三十多岁,带着眼镜的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对殷韵说道,这位女子,就是这位琴行的老板,和殷韵是多年好友,自然知道山本正一追求殷韵的事情,所以她刚才去外面买水果的时候看到山本正一去了正邦武馆,还以为他是去找殷韵的,所以她水果也不买了,赶紧回来跟殷韵说明情况。

  正在指导一名小女孩指法的殷韵,听到好友的话,不由一惊,连忙匆匆离开了。

  正邦武馆内,殷韵推开人群,看到面前的一幕,一向以淡定冷艳示人的她,此刻是真的花容失色了。

  因为她看到,一个日国人,站在她父亲面前,而这名日国人的剑,已经刺入了她父亲的心脏中,她的父亲,眼睛睁得很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整个人,却已经没有了生机。

  “爸。”殷韵失态了,嘶吼着,要上前,却被一旁殷正邦的几个弟子拉住了。

  他们刚才见识到了田中英机的厉害,所以自然不能让殷韵就这么上去了。

  山本正一看到殷韵来了,不由露出笑意,对殷韵说道:“殷韵,在你一再拒绝我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

  “山本正一,我会杀了你的。”殷韵看到山本正一得意的笑脸,眼中恨意滔天,这次,她没有嘶吼了,而是盯着山本正一,一字一句地说道。

  殷韵是一个冷静的女人,刚才的确是失态,那是没办法,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父亲,就算,殷正邦,并不是殷韵真正的父亲,在自己的面前被人杀了,都会失态的,不过大部分,将会一直失态下去,但是殷韵却没有,她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因为她知道,她的父亲,已经死了,回力无天了,她必须冷静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等她安排。

  “好,我等着,不过,你唯一能杀我的机会,就是在我的床上,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今晚就可以。”山本正一笑道,殷正邦一死,他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至于殷韵,没有了殷正邦给她撑腰,还不任由他玩弄。

  殷韵没有再说话,因为山本正一说的的确是一个好法子,她要是最后迫不得已,会用这个法子的。

  “噗嗤”

  田中英机将血斩从殷正邦的心脏中抽了出来,此刻的血斩,已经不在橙红明亮了,而是变成了鲜红色,有一阵阵波纹在剑刃上流转。

  田中英机看了一眼血斩剑此刻的样子,满意一笑,然后把血斩剑插入剑鞘,挂在了腰间,双手交叉放在宽松的袖笼中,转身朝门口走去。

  山本正一见田中英机走了,连忙跟着离开了。

  山本正一走后,殷韵表现得很是镇定,她先是让武馆学员们离开,只留下殷正邦的几个弟子,让他们协助自己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经过深思熟虑,殷韵最终没有报警,就算武馆里面有摄像头,殷韵也不想把打斗的画面交给警方,那样只怕会更加的麻烦,而且,对于檀香山的警察,殷韵并不信任,这些年,山本会在檀香山干了多少坏事,也没有见警察管一管。

  殷韵跪在殷正邦的身边,替殷正邦合上了双眼,此刻,殷韵并没有哭。

  只有真正失去过亲人的人才会知道,有时候面对亲人冷冰冰的尸体之时,不哭,不代表不伤心。

  ###

  傍晚时分,云凡等人回到了酒店,今天看了三个私人岛屿,却没有一个能入云凡的眼。

  今晚,殷韵不在酒店中,李承命还特意询问了一下汪玲玲,汪玲玲说韵姐中午出去就没有回来了,有可能是有事情吧,毕竟,殷韵有时候晚上是不回酒店的。

  李承命也就没有在意了,吃完晚饭,在餐厅中坐了一会,云凡等人正要准备回房间休息,却在这时候,一群人闯进了酒店,一看这群人身上的纹身,就知道这群人是山本会的人。

  “你们干嘛?”汪玲玲和几个酒店的服务员,虽然心中害怕,但还是上前理直气壮地质问。

  “我们来找人,识相的,就快点把人交出来,要不然,今晚就把你们酒店给砸了。”一个虎背熊腰,肌肉发达,脸上都有纹身的中年人冷哼道。

  这个中年人,是山本正一手底下的得意干将之一,今天杀了殷正邦,山本正一很是高兴,但是还有一件事情,让他很不爽,就是左川木被杀一事,所以他就派人带上家伙,来这里替左川木报仇了,要是这次这么多人带着家伙都不能替左川木报仇,那趁着田中英机还在,山本正一只有再厚着脸皮,请他再出马一次了。

  “我们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要找,你们还是去别处吧,这里可是正邦武馆罩着的地方,你们要是再不走,我打电话喊正邦武馆的人过来了。”汪玲玲提高嗓门,佯装淡定地说道,上次殷韵已经跟她说了,以后要是山本会的人再来找麻烦,就直接把正邦武馆报出来,山本会的人,对正邦武馆,还是有点忌惮的。

  “哈哈,正邦武馆?正邦武馆从今天开始,就从檀香山消失了,还怎么罩着你们啊。”脸上有刺青的中年人哈哈笑道,他身边的那群人,也不由附和着大笑道。

  “你们是做梦吧,正邦武馆怎么可能会消失,我们老板娘就是正邦武馆馆主的女儿,好,你们不走是吧,我马上给我老板娘打电话,到时候,正邦武馆的人来了,你们有本事别逃跑。”汪玲玲说着,就拿出了手机,装作要打电话的样子。

  “老实跟你们说吧,你们老板娘的父亲,已经被我大日国的剑道大师给杀了,你们老板娘,此刻估计正哭得死去活来,我劝你还是别打扰她了,说吧,昨天断我三个朋友手掌的那老头子现在在哪里?”脸上有刺青的中年人好笑地说道,这些服务员还真是傻得可爱,正邦武馆的馆主都死了,他们居然还想利用正邦武馆来吓唬自己,这不是搞笑吗?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