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绝对不能放过这云潜龙,居然敢来靖虚神社放肆,简直不把我们大日国放在眼中。”安三一郎后面的人激愤说道。

  安三一郎此刻有些尴尬,说真的,他的确惧怕云潜龙,只怕只要看过云潜龙视频的人,没有不怕的,但是安三一郎作为日国首相,代表的可是日国的形象啊,他今天要是被云潜龙一句话给吓得滚蛋了,那就真的成为国际上的大笑话了,他这个日国首相,估计也瞬间在日国民众中失去威信了,所以犹豫了一下,安三一郎打定主意,不能让步,他还真的不信,这云潜龙敢杀他。

  “大家不要慌张,云潜龙既然敢来咱们日国放肆,自然不可饶恕,告诉他,如果他再不离开,就是执意要挑起华夏和日国之间的战争。”安三一郎摆出正色的样子说道。

  “云潜龙,你此行已经违反了国际公约,你再一意孤行,就是对华夏和日国关系的破坏,你必将成为千古罪人,如果你现在离开,我们日国可以既往不咎,这次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位日国代表大声喊道。

  “真是聒噪。”云凡有些不耐,一挥手,一道劲风朝这群日国人席卷而去,云凡这一挥手产生的劲风,堪比飓风,这些日国人,包括日国首相安三一郎,全部被劲风吹起,不是撞到了树上,就是撞到了墙上,没死也重伤了,尤其是日国首相安三一郎,受伤最为严重,没办法,一群保镖挡在安三一郎前面,安三一郎被飓风刮到墙上的时候,本来只是撞得七晕八素,但是没想到,挡在他前面的那些虎背熊腰的保镖,接二连三地撞到了他身上,直接将他当成了肉垫,别说是安三一郎了,就算是日国相扑被这么当成肉垫,也要伤筋断骨,安三一郎这次能活着,就是庆幸了。

  “哎哟,哎哟......”飓风停歇,这群日国人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首相,首相大人。”那些刚才因为把首相大人当成肉垫而没有受伤的保镖们,立马站起呼唤他们的首相大人。

  “噗!”只是他们的首相大人,此刻肋骨断了十几根,嘴中鲜血直冒,估计再晚送医院,就必死无疑了。

  “这云潜龙,实在罪不可恕,首相要是出现意外,日国和华夏势不两立。”这群日国人个个愤怒不已,看着云凡的眼睛都要射出火焰来了,今天对于他们日国来说,可是奇耻大辱,堂堂日国首相,居然在日国被一个华夏人这般挑衅伤害。

  那些在比较远的地方拍摄的记者们看到这一幕,直接目瞪口呆了,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日国媒体,身为日国人,爱国是必须的,就算有的日国人不喜欢安三一郎这个首相,但是安三一郎毕竟代表了日国的脸面,今日就这么被人羞辱,这不是在羞辱整个日国吗?这群日国记者也是义愤填膺。

  相比这些日国记者,还有几个欧美国家的记者,此刻就异常兴奋了,这可是大新闻啊,他们此刻一边拍照片,一边马上发回自己的公司进行实时报道。

  几分钟后,世界开始沸腾了,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这个新闻的传播速度,绝对堪比光速。

  “日国首相参拜靖虚神社,引起华夏守护神云潜龙的不满,直接杀到靖虚神社,现在日国首相生死不明。”诸如此类的文字,配合着现场图片,视频,在网上疯狂传开。

  华夏,京城某个大会堂,一场国家会议正在举行,华夏第一人正在里面发表讲话,高秘书作为他的秘书,自然也在里面陪同,突然,有人走到高秘书身边耳语了一番,高秘书顿时脸色剧变。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高秘书快步走到了华夏第一人身边。

  “主席,我有重要事情汇报。”高秘书根本没多想,直接打断了华夏第一人的讲话。

  华夏第一人抬头,看了一眼高秘书,也是微微一怔,也预料到,肯定有大事发生了,不然高秘书也不会这么着急。

  “如果可以当众汇报,就当众汇报吧?”华夏第一人保持镇定,微微笑道。

  “可以,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是世界皆知了,主席,云潜龙此刻正在日国大闹日国靖虚神社,日国首相因为阻止云潜龙,现在生死不知。”高秘书也没有隐瞒,反正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是世人皆知了,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

  此言一出,大会堂里的所有人顿时震惊,不过震惊之后,大部分人都是比较振奋的,对这小日国参拜靖虚神社,华夏人早就不满了,虽然总是抗议,但是小日国仗着有美利坚撑腰,根本不把华夏的抗议放在眼中,尤其是这安三一郎,在华夏人心中,更是臭名远著。

  华夏第一人的脸上,向来是没有波动的,但是在听到这番话后,脸色不禁一变。

  “高秘书,跟踪这件事情,官方先不要发明任何立场,好,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华夏第一人思索了一下,然后冷静吩咐道,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华夏和日国努力维护几十年的和平关系,估计就要断裂了,以现在华夏的实力,并不惧怕日国,但是华夏一贯奉行和平方针,自然不愿意发动任何战争,更何况,这小日国这些年敢这么嚣张,背后还是有靠山的,华夏要动他,还得问他老大哥美利坚国的意见。

  华夏高层都已经惊动,而华夏各地,此刻也震动了,不过华夏人对于这件事情,都是亢奋无比,对小日国这些年的作风,华夏人早就不满了,现在见云潜龙在日国大发神威,干倒安三一郎这条美利坚的走狗,华夏人自然弹冠相庆,欢呼雀跃了。

  而此刻,日国靖虚神社。

  云凡并没有走进靖虚神社,也没有用神念在靖虚神社里面查探什么,云凡站在靖虚神社面前,静静地看着,喧闹的环境中,云凡听到有脚步声从靖虚神社里面传出,脚步声不急不缓,能在这种情况下,还如此淡定,还能有谁,只有它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