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锦蕊公主和小蓝一时错愕,呆呆地看着陈康,心中暗道,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啊。

  “陈康,剑圣大人,可是辽光大陆第一高手啊,现在都是元鼎境了,你师父是什么境界啊?”小蓝说道。

  “先天之境。”陈康随口回答道。

  “先天之境?陈康,你不要跟我开玩笑,我可也是修炼之人,你师父怎么可能只有先天之境呢?不可能?”小蓝根本就不相信。

  “真的,没必要骗你,虽然是师父只是先天之境,但是越级杀人,却是轻而易举。”陈康说道,样子绝对不是在撒谎。

  “切,先天之境,再厉害,能越级杀一个九品金丹之境的人就撑死了,你还想越级杀元鼎境的人啊,算了,你不说我也不勉强你。”小蓝无奈地说道,她肯定以为陈康是在刻意隐瞒云凡的实力。

  陈康也懒得辩解,抬头朝天空中看去。

  天空中,万剑朝云凡飞来,场面壮观,让人心惊,云凡傲立空中,面前出现了一把赤红飞剑,云凡最常用的就是这把金乌剑了,看着那万剑飞来,云凡抬手,将金乌剑握在手中。

  云凡九天灵海中的灵气运转,汇聚到金乌剑上,金乌剑上,赤芒璀璨,云凡轻轻挥剑,一道剑气澎湃汹涌而出。

  剑气煌煌,横扫长空,和那万剑大阵撞击在一起,顿时将那万剑大阵撞击得阵型不稳,尤其是那夹带破空之势的万把飞剑,竟然一时之间停在了空中,有摇摇欲坠之势。

  这万把飞剑,此刻就高悬在锦唐城的上空,锦唐城的居民,看到这一幕,吓得纷纷躲到屋子中,这么多飞剑要是掉下来了,还不知道要插死多少人。

  “果然很有实力,难怪如此自傲,不过,就凭你这一剑,想破我万剑大阵,只怕还有点困难。”高砺剑的声音从剑云峰幽幽传来,语气之中,有着一抹对云凡的赞赏之意,但是更多的,则是对自己的自信。

  “剑道一途,要想用好一把剑,就要和它朝夕相处,和它心意相通,我深居剑云峰已有千年,剑云峰上的剑,每一把,我都能喊出它们的名字,并不是我在驾驭它们,只是它们在根据我的心意在行事,这就是剑道一途的最高境界,剑明我意。”高砺剑的声音继续传来,就好像是在跟云凡解释什么东西一样。

  “剑明我意,的确算的上剑道一途的一个高等境界了,你能领悟半分,已经算不错了。”云凡淡笑说道。

  云凡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由看向云凡,一脸错愕,尤其是剑圣高砺剑的拥趸,此刻更是议论纷纷。

  “这小子,大言不惭,居然敢说剑圣只领悟了半分。”

  “我看他连一分都领悟不了,在这里靠一张嘴乱说谁都可以。”

  “就是,理论谁不知道,我也知道剑明我意的境界啊,但是知道没用,关键在于会用,这小子,我看他连一把剑都控制不了吧。”

  这些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云凡自然听得见,只是懒得去听罢了,一群凡人,云凡自然不会跟他们去争辩什么,云凡信奉的只有一条,实力碾压。

  “你说我只领悟了半分剑明我意的境界,那剩下的半分,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番。”高砺剑也没有生气,反而饶有兴致地问道,只是是剑道上的问题,高砺剑都有兴趣。

  “剑明我意,不是最高境界,你和那些剑就算相处万年,甚至百万年,和剑意相通,也是没用,因为剑,不是你的朋友,它只是杀人的工具,你要做的,不是和它做朋友,而是让它做你的仆人。”云凡淡淡说道。

  “呵呵,你所说的,我并不赞成,剑就是我的朋友,因为朋友不会背叛,而奴仆会轻易背叛你。”高砺剑还以为云凡会说出怎样的一番剑道见解,此刻一听云凡的话,不由有些嗤之以鼻,以剑为奴,终究会遭到剑的反噬,剑就跟人一样,没人会心甘情愿地当奴仆的,所以高砺剑从云凡这句话,就断定云凡是一个不懂剑道的人。

  “希望你的朋友不会背叛你。”云凡淡笑,语气有些玩味。

  “看来你还不服,好,就让你见识一下,看你如何再破我剑阵。”高砺剑有些戏谑的声音悠然传来,声音里透着自信,看来对于这次他的剑阵,信心十足。

  云凡站立空中,一脸淡然,就这样看着远方的那数万把飞剑在空中朝自己飞来,这次,这些飞剑,并没有直接朝云凡而来,而是飞到了云凡的四面八方,最终,将云凡包围在了中间。

  锦唐城中的居民,此刻又全部站到街道上,或者把头伸出窗外,看着天际,天空中,由数万把飞剑组成球型剑阵,将云凡困在中间,透过飞剑的空隙,可以看到云凡依旧站在原处,脸色波澜不惊。

  球型剑阵里的数万把飞剑,在不断的变幻位置,也在不断地缩小,最后,缩小到一定程度,飞剑之间,已经没有了缝隙,也看不见云凡了。

  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个寒颤,要是被这么多剑给捅了,那得多惨。

  锦蕊公主看着这一幕,脸上没来由的一阵紧张,暗暗握拳,小蓝在一旁,也是心惊胆战,小蓝虽然也是修炼之人,但是现在连先天还没有到,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陈康,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啊?你师父现在很危险,是死是活就在剑圣大人的一念之间了。”小蓝紧张之余,见陈康脸色平静,不由无语地问道,搞了半天,就她和公主两人在替云凡担心,连云凡的这个徒弟,都不替他担心,还真是奇葩啊。

  “我师父......”陈康转头淡定地笑道,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小蓝给打断了。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肯定说你师父神通广大,这点小手段根本奈何不了他,是不是?”

  陈康点了点头。

  “哎,你就等着瞧吧,这次你师父要是不服软,到时候我们也救不了他。”小蓝无奈说道,没办法,不是小蓝不相信云凡的实力,只是相比云凡,小蓝更加相信她心中的剑圣大人。

  唐暄桓看到这一幕,脸上只有一抹遗憾之意,他有心将云凡招为驸马,没想到,这小子还不愿意,不愿意就不愿意吧,还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真是找死啊。

  “哎,年轻人,恃才傲物,根本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惜了。”唐暄桓轻声自语。

  至于锦唐帝国的那些大臣们,此刻个个脸上振奋,看到剑圣出手教训,灭了云凡的威风,他们很是解气。

  徐神医等人,也十分的振奋,以为云凡马上要被万剑穿心而死了。

  只是很快,所有人就察觉到不对劲了,那球型剑阵,似乎停止了收缩,要是把云凡戳死了,怎么可能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

  “嗯?怎么回事?”突然,球型剑阵中,有一道光芒迸发,就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爆炸一般,直接将所有飞剑震飞。

  飞剑被震开,并没有坠下,而是散布在了天空中的各处。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就连数十里之外的高砺剑,原本胜券在握的脸色,此刻都不由一变。

  当然,让高砺剑震惊的是,不是他的万把飞剑被云凡给震开了,而是他发现,他的那万把飞剑,居然不受他控制了。

  “这怎么可能?”饶是高砺剑心态如古井,此刻也不由掀起惊天波澜。

  高砺剑不由走出洞府,站在剑云峰上,脸色凝重地注视着远处的天空,又仔细试了几次,还是不能和那些飞剑重新获得联系。

  自己不能和这些飞剑获得联系,而那些飞剑,此刻还悬浮在空中,那岂不是说明,这些飞剑被其他人控制了,越想高砺剑越是骇然,此刻能控制飞剑的人,只有云凡一人。

  云凡也看到了高砺剑,微微一笑,云凡右手伸出,轻轻一挥,空中的万把飞剑,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息在空中散发,然后就看到,那万把飞剑,光芒大盛,震颤不已,发出嗡嗡的声音,然后直接朝一起汇聚。

  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还以为是高砺剑又在布置剑阵,不过等剑阵的雏形出来后,聪明的人,似乎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这次这万把飞剑,汇聚在一起,组成了一把超大的巨剑,剑尖所指,正是剑云峰的方向,若是这把巨剑剑阵,是高砺剑布置,剑尖肯定不会指着自己的,那只有一个可能了,这巨剑剑阵,是云凡制造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这剑阵怎么指着剑云峰方向?”有些不明白的人,不由疑惑不解。

  锦蕊公主和小蓝,一脸惊讶地看着天空中的那把由万把飞剑汇聚而成的巨剑,呐呐不语,看空中云凡淡然的样子,和这巨剑所指方向,她们就隐约猜到了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