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洛弦思和秋雨寒,目光好奇地左右观看,看到那些在修炼的人,就好像是在看猴戏一般,不由掩嘴好奇地轻笑。

  在卧龙山半山腰,有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手持长剑,正在教导一群年轻人练剑。

  这位老者,是宝庆市一家剑道武馆的馆主,现在武馆生意也不好做啊,竞争太激烈了,没有一点真本事,根本混不下去,这位老者,自然是有真本事的,他可是一位可以剑气外放的神境强者。

  这位老者,在卧龙山上,主要目的自然不是为了授课,而是为了展现他的剑道造诣,这样就能吸引人前去他的剑道武馆报名,现在的神境强者,为了挣点钱,也是够拼的,这种情况,可是和八十年前完全不一样,八十年前,神境强者,在华夏都没有几位。

  老者见今天围观者很多,不由在舞剑的时候,剑气外放,一道道剑气,如风刃一般,直接击在面前的一棵直径达到两三米的古木的树干上。

  “砰,砰,砰......”剑气击在古木上,就好像巨斧砍在古树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痕迹,这一幕,让一旁的围观者,惊叹之余,都不由纷纷叫好。

  老者每每听到这些叫好之声,都会感到心满意足,因为每次这些人叫好之后,就会产生进入他的剑道武馆,修行剑道的想法,进入武馆修炼剑道,这学费可贵的很啊,而且多收一个学员,也就相当于多收一名弟子,武馆的声势,也就浩大一分。

  云凡三人,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的学员们,正在对他进行大肆吹捧,说当今世上,老者的剑道造诣,可以排进前十,这剑气外放,更是没有几个人做到。

  这些话,正好被洛弦思听到,洛弦思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也不想理会,只是对秋雨寒玩笑说了一句。

  就是这句玩笑话,因为没有刻意收声,直接被不远处的那些人听到了,老者持剑,白眉一横,怒目朝洛弦思看来。

  “小丫头,你说什么?”老者语气森然地说道,多年以前,地球上,武者都是不能轻辱的,更别说神境了,虽然现在宗师,神境什么的,有些不太值钱了,但是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指手画脚,妄自点评的。

  一群人,纷纷转头,朝云凡这边看来,都好奇,到底是谁这么不长眼,竟然说老者的剑气外放,就好像小孩子耍的。

  只是在看到说话者后,这群人,纷纷怔住了。

  “那两位美女好漂亮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

  “是啊,我们华夏,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美女,我怎么都不知道?”

  “这漂亮得有些过分了,咱们华夏现在的四大美女加起来,也比不上她们两个的十分之一啊。”

  一群男人,在看到洛弦思和秋雨寒之后,都不由彻底惊呆了,忍不住啧啧赞叹。

  洛弦思和秋雨寒的美貌,放在第五重宇宙,第六重宇宙,都是顶级的,更别说在地球上了,就算是地球上,最漂亮的女子,在洛弦思和秋雨寒面前,也会如石头之于明珠,萤火之于皓月,相比之下,黯然失色,不可并论。

  洛弦思自然懒得和这老者计较,对于洛弦思来说,这老者的剑道造诣,连入门都还没有达到,在洛弦思眼中,与小孩过家家无异。

  老者见洛弦思不理他,甚至连看他一眼都不看,就直接走了,顿时火冒三丈。

  “小丫头,你找死,我就让你试一试我的剑气。”老者挥剑,一道剑气,如刀一般,朝洛弦思袭来。

  见此一幕,围观者,不由震惊,尤其是见云凡三人,就好像聋子一般,脚步未停,连头都没有转过来,这不是被当靶子打吗?一想到如此美女,等一下就要被斩成两半,不少人都忍不住叫了出来,好意提醒。

  现在的地球,可不像以前了,杀人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了,挑衅武者,就算被杀,也不受法律的保护。

  只是,云凡三人,依旧对外界的任何声音,都置若罔闻,在不少男人于心不忍的目光之中,剑气在距离洛弦思还有一丈远的地方,就好像碰到了一道无形的壁障,直接崩溃。

  所有人,目瞪口呆了,老者也有些傻眼了。

  “不可能啊?”老者不信邪,又挥剑,发出一道剑气,这道剑气,和第一道剑气一样,在靠近到洛弦思时,就好像突然后继乏力一般,直接涣散。

  老者再一次挥剑,第三道剑气,又朝洛弦思袭去,他是好面子的人,今天要是不找回面子,他的威名岂不是要受损。

  众人见老者一遍遍地挥剑,但是这剑气,就是伤不了那位美女,都不由目瞪口呆了,完全不明所以,老者的剑气,是没有问题的啊,没看到那棵古木,都已经遍体鳞伤了吗?

  第三道剑气,再一次在距离洛弦思一丈远的地方崩溃涣散,只是这次,洛弦思回头了。

  “你还有完没完啊?姑奶奶可没有空陪你这小屁孩玩耍,你这剑气,再修炼个几千年,再在我面前放肆吧。”洛弦思有些无语地说道,说完,正好看到有一根长满绿叶的树枝就在身边,直接摘下了一片树叶,直接朝老者扔去。

  老者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头顶有些冰凉,伸手一摸,头顶的白发,已经被树叶给铲平了,好好的仙风道骨的发型,瞬间变成了火云邪神那地中海发型,老者惊怒交加,却又不敢继续上前了。

  围观者,看到这一幕,本来是表情惊骇的,但是看到老者的发型,却又忍俊不禁,有的甚至直接控制不住地捧腹大笑起来。

  老者羞愧难当,赶紧捂着头匆匆离开了,洛弦思是真的不想和这老者计较,这老者在洛弦思眼中,就是一个小孩子,洛弦思别看年轻,但是年纪都有近五百岁了,自称姑奶奶也不为过。

  这件事情,只是小插曲,云凡三人根本没当回事,径直来到了卧龙山山顶。

  “公子,这是你以前的住所吗?”洛弦思见云凡在山顶别墅的门口驻足,不由好奇地问道。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