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清如雨露,在这一滴酒落下的时候,时间就好像静止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云凡,不明云凡此举何意?

  一滴酒落下,云凡伸手,轻轻一弹,这一滴酒,就好像是落在了荷叶上一般,直接崩散,形成了一个个更小的分身,直接朝那些侍卫飞去。

  那些侍卫,气势汹汹,手持刀戈,根本没有在意这一滴滴酒,以为随便就可以阻挡,但是,这一滴滴酒,就好像可穿铁石的子弹一般,这些侍卫,只看到他们拿刀阻隔时,他们的刀就好像豆腐一般,直接被一滴酒水击穿,惊骇之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哐当,哐当......”

  这一个个侍卫,就好像是一匹正在驰骋战场的战马,突然暴毙了一般,全部剧烈地摔倒,撞击在石板地面上,发出连续不断,响亮的声音。

  “怎么回事?”所有人,目睹这一幕,都不由眼眶睁得欲裂,难以置信,云凡好像连动都没有动啊,就这样用一滴酒水,就将这上百位皇城侍卫解决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但是,眼前这真真切切的一幕,又绝对不是作假,这上百位皇城侍卫,此刻全部倒在地上,可以看见,他们的身上,有一个个血洞,不管是刀戈,还是铠甲,统统被击穿。

  可是,刚才那仅仅是一滴酒水啊,一滴酒水,威力也不至于这么强悍吧。

  这些皇城侍卫全部死后,陈达这几个官员,显得有些孤立了,就他们站在一群尸体中间,显得格外突出。

  云凡又倒了一碗酒,然后抬头,怡然的目光看向陈达。

  陈达等人,看到云凡的目光,都不由咽了口口水,感觉似乎有一阵凉风,从他们的脖子上划过,让人瘆的慌。

  “你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在我们龙翔帝国的帝都,杀皇城侍卫,你这是铁了心的要和我们龙翔帝国作对了不成?”陈达缓和了一下,云凡的残忍和狂妄,已经出乎他的预料了,云凡竟然敢杀这些皇城侍卫,自然也敢杀他们这些官员,所以陈达,只有拿出最大的靠山出来了。

  “你们龙翔帝国,可还没有资格和我作对,放心吧,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的,我也懒得杀你们这群庸人。”云凡淡淡说道,语气波澜不惊。

  “你,你好大的口气啊,你信不信,你活不过今晚。”陈达等人,看着云凡,因为太过惊骇,导致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云凡的口气,实在已经突破天际了,竟然连龙翔帝国,都不放在眼中,他以为他是谁啊,这个星球上,估计没有一个人,敢说这样的话。

  云凡淡淡一笑,没有继续废话,右手伸出,一朵火焰在云凡的手上凝聚,然后火焰绽放开,化作一道道小火苗,钻进了陈达这些人的体内。

  陈达这些人,也是有点实力的,但是在云凡面前,却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这诡异的火焰钻进他们的体内。

  “这是什么?”陈达等人,连忙查看自己的身体,虽然并无异常,但是他们还是惊恐担忧地问道。

  云凡喝了一口酒,然后说道:“你们要是想看看,那我就让你们看看吧,陈大人,还麻烦你站出来展示一下。”

  “你,到底想怎样?”陈达听到云凡的话,顿时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心中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他这种权贵,权势财色,可以说,都已经玩弄够了,现在他们最在乎的,就是他们的命了,云凡这明显,是拿他的命在开玩笑。

  云凡一笑,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叩了一下,然后就看到,陈达的身上,猛然腾起一道火焰,陈达周围的人,吓了一跳,连忙避让,等大家反应过来,准备去救火的时候,火焰已经消失,而陈达,也被烧成了虚无,消散在了空气中。

  其他几位官员,吓傻了,嘴巴张得老大,半晌合不拢,陈达可以说,是他们之中,官位最高的,就这样被杀了,不说尸体了,连一根毛都没有留下。

  “看到效果了吧?”云凡的声音,依旧平淡地响起,就好像刚才杀死陈达,对于云凡来说,只是随手捏死一只蚂蚁一般,根本不足以挂怀。

  这几个官员,连忙如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就算他们心中想将云凡杀之而后快,但是此刻,也不敢表现出分毫,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狠的人。

  竟然在龙翔帝国的帝都,随意残杀龙翔帝国的高官,这简直恶劣至极,耸人听闻,多少年,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人狠话不多,云凡将这句话,演绎得淋漓尽致,这些官员,就算平时再嚣张跋扈,在云凡这个狠人面前,也得彻底卷缩起来了。

  陈健本来还指望他老爹来救他,现在倒好,他老爹倒是先一步被杀了,他还能怎么办,只有咬牙切齿,心中恨意汹涌,但是却又不敢丝毫表露出来,所以把头埋得很低,生怕云凡注意到他。

  “公子,你,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吧,只要我们能够做到,肯定照办。”一位官员,语气有些发抖地说道。

  “你们肯定能办到,以后好好听话,就不会像这位陈大人一样,但是,若是非要和我作对,这位陈大人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云凡淡淡笑道。

  “不敢,不敢。”这些官员,连忙说道。

  至于云凡身边的那位老者,此刻就算有孙子孙女扶着,都已经把持不住,坐到了地上。

  “公子,这酒,我不酿了行不行?”老者欲哭无泪,就为了酿个酒,云凡居然得罪了这么多人,而且得罪的这些人,个个都是龙翔帝国的高层,随便一个,老者也是不敢丝毫招惹的。

  “不行。”云凡笑道。

  “以后,你酿酒需要什么,就找他们,他们要是有一丝敢忤逆,结果就和陈大人一样,我相信,他们应该不想那样吧。”云凡又说道。

  云凡招了招手,让那几位官员过来,那几位官员,只有硬着头皮来到了云凡身边。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