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云凡话音落下的同时,所有人的目光,如漫天箭雨一般,纷纷朝云凡投射而来。

  紧接着,就是不绝于耳的嘲讽之声,没人相信云凡的话,只认为这是云凡一个年轻人的猖狂言论罢了。

  “呵呵,这小子,还真是狂妄啊,竟然说这样的大话,他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他不是狂妄,他是疯了,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说出这番话的,莫前辈可是神尊强者,他一个年轻人,估计还没有我厉害,竟然敢在莫前辈面前大言不惭,我都替他羞愧尴尬。”

  “我们就看看他等一下是怎么死的吧。”

  一群人,这次,是毫不遮掩地说道,所以,声音嘈杂且大,云凡自然听得见,只是懒得听罢了,当然,在这些不看好云凡的声音之中,也是有些人,心中疑惑,不确定。

  “那年轻人,我看正常得很,莫非他真的有实力可以把莫前辈不放在眼中?”

  “我也觉得有可能,他不像疯子啊,你看他,多淡定。”

  也有不少人,语气惊疑不定,这般说道。

  对于这些议论之声,自然是入不了云凡和莫正阳的耳朵了,莫正阳微微诧异之后,紧紧锁在一起的脸皮,又微微舒展开来。

  “年轻人,恃才傲物,无可厚非,但是可不要过分了,你觉得,你说这样的话,有人会相信吗?”莫正阳见云凡,依旧是一副淡定若素,有恃无恐的样子,不由淡淡说道。

  说实话,对于现在的莫正阳来说,能不动手慑服云凡,那最好不过了,毕竟,莫正阳现在,可以说,垂垂老矣,一半的身体,都已经踏入鬼门关了,对于自己的情况,莫正阳自己很了解,自己的修为,今生也就在神尊止步了,更上一层楼,根本不可能了,这次若是和云凡动手,就算赢了云凡,他也会就此陨落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莫正阳不会选择动手,因为他还想苟延残喘,继续活下去。

  只是,看来今天,他不动手根本不可能了,因为他,根本震慑不了云凡。

  “你相信还是不相信,对于我来说,无关紧要,既然你是龙翔帝国的老祖,我就直接跟你说吧,我要在这个星球上,建立一个门派,我在你们龙翔帝国,寻找了一个月,最终,还是发现,只有你们这帝都,位置最好,以后,我的门派就建立在这里了,至于你们龙翔帝国,以后也就不需要在第七重宇宙存在了,以后,只有灵云宗,没有龙翔帝国,至于你们莫氏皇族,看在你们拥有暗赤金龙血脉的份上,我就破格让你们进入我的宗门之中修炼,以后,就是我灵云宗的弟子。”云凡说道,语气波澜不惊。

  云凡就这样,站在湖畔,负手而立,用极其自然的语气,将这件事情,描述了出来。

  整个御花园之中,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就好像有一道寒流袭来,将所有人,都冰封住了,所有人,都呆滞地僵在原地,脸上的表情,惊骇到了极点,恐怕他们这辈子,也没有这么吃惊过。

  净月庵的李素师太,也站在人群之中,只是此刻,她蒙在面纱中的脸庞,并没有多大的情绪变化。

  这件事情,昨晚在擎天塔,云凡就已经和她说过了,她当时的确很意外,但是现在,再听一遍,自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了。

  只是其他人,听到这大逆不道的话,怎么可能淡定得下来。

  “大胆,陛下,这小子敢在皇宫之中,大言不惭,还请陛下,速速降旨,将他拿下。”百官震动,纷纷愤怒地说道。

  莫宇空脸色幽深,没有说话,他要是能拿下云凡,早就拿下了,还需要让老祖出面吗?

  只是这些官员,基本都是不知道云凡实力的,见云凡如此嚣张,自然不满了。

  “真是聒噪。”这些官员,站在画舫上,对云凡指手画脚,声音还一个比一个大,云凡不由皱眉,淡淡说了一句,然后右手随意一挥,就好像有一把无形利刃,从天而降,威严阵阵,直接将画舫切成了两半。

  莫宇空等人,纷纷腾空,云凡这一击,只是警告他们,并没有打算杀了他们,所以他们大部分人,都轻易逃脱了,龙翔帝国的官员,自然都是有点实力的,此刻全部从画舫飞到空中,在空中站立。

  这其中,有一个人,脸色有些不对劲,是痛苦的脸色,这个人,自然是莫子黎了。

  莫子黎两腿颤颤地站在空中,因为刚才事发突然,他躲避得有些剧烈,导致昨晚刚刚好了一些的伤口,再一次被撕裂了,这疼痛感,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皇后娘娘连忙上前扶住了莫子黎,低头一看,有鲜血从莫子黎的两腿之间,缓缓流下。

  本来,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莫子黎,但是莫子黎,此刻怒火攻心,有些丧失理智了,云凡实在是欺人太甚。

  “姓云的,你狂妄过头了,今天在我莫家老祖面前,安敢如此放肆?”莫子黎怒吼道。

  莫子黎的声音,很大,夹杂着恼怒,不甘,怨恨,种种情绪夹杂在一起,让莫子黎的声音,显得有些尖锐刺耳。

  大家的视线,自然而然因为莫子黎的话而聚集到了莫子黎身上,莫子黎此刻,因为太过愤恨,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两跨间的伤口,已经撕裂了,鲜血滴落。

  “嗯?太子殿下怎么了?怎么流血了?”

  “难道是受伤了?但是不像啊?”

  “你们发现没,太子殿下受伤的部位,好像有点特别啊,好像是两跨之间受伤了,看着流血的程度,受伤不浅啊。”

  不少人纷纷惊愕,低声议论着,尤其是一些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让人害臊的事情,都不由微微脸红,女子亲戚来的时候,也是会发生这种两跨之间,鲜血横流的情况。

  只是,太子是男的,这个自然不可能了,难道太子的痔疮破了?呃,这个理由,恐怕更难让人信服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