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滚?呵呵,年轻人,恐怕你还没有这个资格,我给你一次机会,快点把我儿子脖子上的火苗弄走,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叶卓怒道。

  对于叶卓的暴怒,云凡根本懒得理会,连抬头看叶卓一眼,都懒得看的。

  “我再说一遍,滚。”云凡的声音,似乎很平淡的吐出,但是这其中,却带着一道摄人心魄的威严。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似乎一场血腥的大战,马上就要拉开帷幕。

  叶坤见状,紧紧盯着云凡的目光,这才收了回来,连忙笑着说道:“大家既然都认识,这肯定有误会,若虚,要不请你的朋友,去府中坐坐。”

  叶坤说着,还给古若虚使了个眼色,古若虚只有对云凡说道:“云公子,要不听我岳父的,咱们去叶府喝酒,我岳父家中,还藏了不少好酒。”

  古若虚知道云凡喜欢酒,所以说话倒是挺聪明的。

  “也好。”云凡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起身,让洛弦思付了酒菜钱之后,一行人,就出发去叶府了。

  叶卓气得要死,几次想和云凡动手,但是都被叶坤拦下了,叶坤说这件事情,由他来处理。

  叶卓无奈,只有暂时忍气吞声,心中却打定主意,等云凡把叶涛脖子上的火苗弄走之后,他就会无所顾忌,直接杀了云凡。

  在回叶府的路上,叶坤几次想寻找话题和云凡聊聊,但是却发现,云凡太高冷了,根本不搭理他,这让叶坤很是尴尬,只有不言语了,但是心中,却对云凡,更加好奇。

  叶坤可是看得出来,云凡身边的那两位老头子,实力可都深厚得很,估计都是神君境了,至于云凡的实力,他完全看不出来,就是因为看不出云凡的实力,他才知道,古若虚说的实力深不可测是什么意思。

  “古若虚,你的皇妹古灵呢?不是说她也和你一起来第八重宇宙了?”洛弦思不由问道。

  “哎......”闻言,古若虚不由低叹。

  “怎么了?她出事了?”洛弦思一惊,连忙追问,说实话,对于古灵那丫头,不管是云凡,还是洛弦思,其实都对其印象深刻,而且,也讨厌不起来,洛弦思是难得遇到一个比自己年纪小,而且还很合自己脾性的小姑娘,所以这次既然来到第八重宇宙了,洛弦思还是有些惦记古灵的。

  古灵是一个有趣的人,和她相处,总是乐趣多多。

  “她的确跟我一起来到叶家的,只是后来,在叶家别人欺负,就直接跑了,现在还下落不明。”古若虚有些神伤地说道。

  “她一个小女孩在第八重宇宙,无依无靠,那就太危险了,是谁欺负她的?我们替她出气。”洛弦思蹙眉,脸色阴沉下来,不满地说道。

  “云公子已经替她出气了。”古若虚说道。

  “呵呵,是他。”洛弦思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叶涛,叶涛离死也不远了,所以洛弦思,也就没跟他计较了。

  “你放心吧,我和公子以后会在第八重宇宙停留很长一段时间,会帮忙寻找古灵的,希望那丫头没事。”洛弦思安慰古若虚道。

  “那多谢云公子和洛小姐了。”古若虚连忙感激地说道。

  “对了,你的夫人叶如花呢?等一下可以带我们去见见她吗?”洛弦思突然问道,说实话,对于这位叶如花,洛弦思当年第一次听古灵说起,就好奇无比。

  “在府中,等一下我带你们去见见她。”古若虚说道。

  “她真的那么,那么难看?”洛弦思见古若虚现在语气之中,好像对那位叶如花不是太厌恶了,不由问道。

  “看一个人,不能只看外表,反正我觉得她很美。”古若虚说道,并不像开玩笑。

  “额......”洛弦思有些傻眼了,甚至,都有些感动,古若虚说这句话的语气,和流露出来的眼神,可以清楚地让人感受到,他对叶如花浓浓的爱意。

  当年在第七重宇宙古鼎帝国的太子府,洛弦思清晰记得,古若虚对叶如花,十分的嫌弃和厌恶,怎么现在,态度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是不是她现在变美了?”洛弦思问道,说实话,女人能吸引一个男人最关键的,只有外貌,如果是奇丑的容颜,那配上再美的心灵也没用。

  “没有,只是我现在更了解她了,就会觉得外貌,并不是最重要的。”古若虚笑道。

  “好吧。”洛弦思不知道说啥了,心中对这位叶如花,更加好奇了。

  云凡等人来到叶府之中,并没有马上去见叶如花,叶坤让人拿来叶府珍藏的美酒,云凡品尝过美酒之后,叶坤这才说道:“云公子,这叶涛刚才也是无心冒犯您,要不,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将他脖子上的火苗取下来。”

  此刻的叶涛,脸色都已经发青,呈现出痛苦之色了,距离一个时辰之期,只有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了,若是一炷香之后,他的脑袋还是没有接到他的脖子上,他必死无疑。

  叶坤堂堂叶家族长,地位尊崇,对云凡已经很客气了,叶家众人,都目光沉沉地看着云凡,云凡的态度,在叶家人眼中,自然是太过嚣张了,要不是现在叶涛的命在他手中,叶家人早就出手了,岂会容忍云凡一个第七重宇宙的人再此放肆。

  “我让他多活一个时辰,且没有怪罪你们叶家,已经是给你们叶家面子了,这件事情,你不必多言。”云凡淡淡说道。

  叶坤无奈,只有给古若虚一个眼神,希望古若虚说说,古若虚摇了摇头,他知道云凡的性格,就算他开口了,云凡也不会给他面子的,而且,古若虚根本就懒得替叶涛求情的。

  “族长,我看他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也别拦着我了,既然他不给我们叶家面子,难道我们叶家,还需要给他面子不成,我儿子今天要是出事,我会让他们统统陪葬。”叶卓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见云凡软的不吃,他准备来硬的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