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万末的确还没有输,现在,该轮到彭元湃炼丹了,他只要炼制出比彭元湃所炼制的丹药品级更高的同等丹药,他就和彭元湃打成平手了,虽然有难度,但是还没有挑战,凌万末可不会认输的。

  听到凌万末承认自己输了,炼药师公会的人,全部傻眼了,这种不可能的事情,竟然还真的发生了。

  最关键的是,刚才可是在一片干扰声之中,彭元湃竟然完成了炼丹,而且还赢了,这简直匪夷所思。

  虽然大家不愿意相信,但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彭元湃的炼丹术,的确要比他们的会长厉害。

  现在,只有看他们会长接下来的发挥了。

  “我已经赢了,还需要比吗?”彭元湃笑道。

  “你想耍赖不成,刚才不是说了,你赢了我这这一局而已,我若是再扳回一局,咱们就是平手。”凌万末皱眉。

  “呵呵,既然你非要自取其辱,我就成全你吧,这枚金色丹药,就是我刚才炼制的,你要是能炼制出比它品质更高的丹药,咱们就平手,若是不能,你就输了。”彭元湃将刚才炼制的金色丹药,拿在手中对凌万末笑道。

  “你......无耻。”凌万末闻言,这才发现,自己中了圈套,其实也不是圈套,只是他发现,自己真的输了,他不由有些气急败坏。

  “愿赌服输,你把混沌药鼎拿出来吧。”彭元湃可不管凌万末,这炼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刚才炼丹,已经消耗太多精神力和灵力了,怎么可能还会再消耗一次。

  反正,他已经赢了。

  凌万末咬牙,没想到,就这么输了,他有些不服气。

  “怎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想反悔?”彭元湃见凌万末气急败坏的样子,心中没来由一阵舒服,微微笑道。

  “我说到做到,你放心吧,混沌药鼎,我会给你的,但是你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凌万末目光紧紧锁定彭元湃,语气凝重地说道。

  “你问吧,别说一个问题了,就算是十个问题,我也会回答你的。”彭元湃现在心情大好,在这么多人面前,让凌万末颜面无存,实在是大快人心,简直比亲手杀了凌万末,还让他爽快。

  “当年,你中了十日消魂水,怎么会还活着?”凌万末问道。

  “因为老天不想让我死,还让我遇到了高人。”彭元湃笑道。

  “谁?”

  “这我就没必要告诉你了,而且我怕我说出来,会吓坏你,你怎么说也是我的师弟,虽然你当年如此对我,但是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这个做师兄的,并不是一个记仇的人,我会原谅你的。”彭元湃笑道。

  当年救彭元湃的人,是邪冥教的教主,现在彭元湃是邪冥教的人,邪冥教在第八重宇宙,臭名昭著,彭元湃完全没必要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他要是说出自己的身份,只怕再也不会有人同情他,站在他这一边了。

  “彭元湃,人在做,天在看,你真的当这苍天无眼吗?”凌万末恨恨说道。

  “呵呵,苍天本来就没有眼睛,要是有眼睛,怎么可能还会让你这个大逆不道之人活在世上,你可知道,这些年,我受了多少磨难,而你,却成为了炼药师公会的会长,荣耀尊崇,振臂一呼,下面就有一群人为你冲锋陷阵,现在,你的一切荣耀,也走到了尽头了,如果炼药师公会继续让你当会长,我看这个炼药师公会,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下去的意义了。”彭元湃突然有些激动起来,说实话,他有今天的成就,的确是受了很大的痛苦。

  这些痛苦,外人根本难以体会。

  “就算我不当炼药师公会的会长,也不会轮到你的,你现在,的确让我刮目相看了,以前,你的性格极端阴狠,现在,有学会了厚颜无耻,颠倒是非的本事,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凌万末摇了摇头,很是无奈地说道。

  “一个炼药师公会的会长,你以为我有兴趣吗?我的目标,是成为第九重宇宙第一炼药师,把混沌药鼎拿来吧。”彭元湃大声说道,语气之中,倒是透着一股震撼人心的自信。

  此言一出,说实话,许多人,都被彭元湃的话说得有些激动,而且看目前的情况,彭元湃在炼丹的造诣上,打败了凌万末,那他现在就是第八重宇宙的第一炼药师啊,将来成为第九重宇宙的第一炼药师,还是有可能的。

  至少,理想还是很伟大的。

  凌万末无奈,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将混沌药鼎拿了出来。

  混沌药鼎,乃是采用宇宙之中,一种特殊的混沌之石锻造而成,药鼎炉膛,就是一片混沌空间,隔绝外界,在里面炼丹,可以事半功倍。

  “彭元湃,这混沌药鼎,就算我给你了,恐怕你也用不了。”凌万末冷声说道。

  这混沌药鼎,若是论品级,已经达到了仙宝级别,这种级别的宝贝,自然会认主,所以就算落到彭元湃手中,只怕彭云鹏也使用不了。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彭元湃笑道,然后迫不及待地将混沌药鼎夺了过来,看到梦寐以求的混沌药鼎,终于回来了自己的手上,彭元湃激动无比,不禁举起混沌药鼎,狂笑了起来。

  “哈哈,一万年了,一万年了,混沌药鼎,终究还是回到了我的手中,哈哈,哈哈......”彭元湃狂笑不止,笑声回荡在整个场馆之中,没人能够体会到他现在的心情,他这一万年来,闭关苦修,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重新夺回混沌药鼎,现在,他做到了,而且他的炼药术,现在已经超过了凌万末,他实在太激动了,一万年的憋屈,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就让它释放个痛快吧。

  凌万末看着得意的彭元湃,脸色深沉,他很想上前一把拍死彭元湃,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彭元湃笑着笑着,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手中的混沌药鼎,好像不见了。

  彭元湃停止狂笑,目光朝四周看去,混沌药鼎,竟然莫名其妙地跑到了云凡的手上。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