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真的是弦思来了?”木可心躺在地上,有些不敢相信,一旁的凶暴猿,此刻也有些激动。

  “木可心,别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凶暴猿说道。

  “你放心吧。”木可心咬牙说道,若真是自己的女儿请来强者助阵,可以压得木家抬不起头来,木可心一定会遵守诺言,将木霏烟送给凶暴猿享用的,对于木霏烟,乃至对于整个木家,木可心都失望透顶了。

  木霏烟等人,匆匆离开后山,赶回了木家的大厅。

  木家的大厅,很大,容纳千人,都不会显得拥挤,而且大厅的穹顶极高,恢弘气派。

  此刻,云凡正怡然自得地端坐在首座上,手指轻扣旁边的紫檀桌面,等待木家老祖到来。

  “阁下好大的胆子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木家老祖木旭江人未至,声音已经传来,声音如潮水,气势汹汹。

  声音落下,一个身影如鬼魅一般,从外面一闪而过,出现在大厅之中,负手而立,脸上似乎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就这样直直地看着云凡,一般人,还真的受不了这种不动声色的眼神,但是云凡,在这眼神的凝视下,一点反应也没有。

  “老祖来了。”大厅之中木家的人看清来者,纷纷激动地说道,这些木家人,刚才被司云给吓到了,根本不敢上前,此刻见老祖亲自前来,这才渐渐有了底气。

  “老祖,那个女人已经杀了我们木家至少一百多人了,绝对不能放过她,要让她血债血偿。”木家有人语气悲切地喊道。

  木旭江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是明显,他的目光随之移到了司云的身上。

  因为司云刻意隐匿了一些容貌,所以就算是木旭江,也一眼看不透司云,只觉得,这位女儿有些似曾相识,他应该认识,木旭江是聪明人,以他的修为,在第八重宇宙,能逃过他法眼的人,寥寥无几,尤其是女子,就更是微乎其微了。

  “司云会长,别来无恙啊,既然来了,又何必遮遮掩掩呢?”突然,木旭江一笑,对着司云说道。

  此言一出,偌大的大厅之中,所有人不由傻眼了,夏家人,还有刚才在木府门口排队的来访者,此刻也悄悄涌进了大厅之中,在听到这句话后,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难以置信。

  尤其是夏权这些夏家人,此刻嘴巴张大,都能放下一颗鸡蛋了,搞了半天,这位女子,竟然是司云。

  司云一笑,一道光芒在其身上一闪而过,既然被认出来了,司云也没必要隐藏容貌了。

  “真是司云会长,怎么可能?”众人见到司云的真面目后,不由惊呼,司云的大名,在第八重宇宙,太过响亮了,而且司云的实力,和木旭江,虽然一个排在第二,一个排在第三,但是两人毕竟没有交手过,实力恐怕不相上下。

  当然,这些都不是此刻的关键,此刻让人眼珠子掉落一地的是司云居然站在云凡后面当陪衬,连坐都没有资格坐。

  因为司云的烘托,所以一下子,就把云凡的地位显示出来了,第八重宇宙的人,对于司云,都是了解的,知道司云是第八重宇宙最冷傲的女人了,从没有听说过她对任何一位男子如此恭敬谦卑。

  在确认了司云的身份之后,木旭江,也没有在理会司云,虽然司云的出现,让他意外和诧异,但是此刻,很明显,司云不是主角。

  木旭江看向云凡,心中不由犯起了嘀咕,云凡的样子,太过年轻了,但是能让素来冷傲,如冰霜一般的司云都如此恭敬地站在一旁甘心当陪衬,这就足以说明,云凡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我的儿子是被你杀的?”木旭江看向云凡,淡淡问道。

  云凡一笑,算是默认了吧。

  “我也不跟你啰嗦了,我们来此的目的,你应该很清楚吧,上次在缥缈星上,我让你们木家的人先回来告知你一声,但是现在看来,你们好像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云凡淡笑说道,虽然表情平静,但是却给人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木旭江呵呵一笑,云凡的态度,实在太过倨傲了,他活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被这般轻视过。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们木家和你并没有恩怨吧?你和我们木家作对,恐怕对你没有好处。”木旭江沉声说道。

  “你们木家,说实话,连入我眼的资格都没有,若是这次不是因为要替我这位侍女寻找母亲,我和你们木家,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云凡淡淡说道。

  第九重宇宙青机林海的木家,云凡都不放在眼中,更别说木旭江这一支木家了。

  “侍女?”木旭江脸色微沉,这次仔细看向洛弦思,洛弦思根本不畏惧木旭江犀利的眼神,和木旭江四目相对,一脸倔强,眼神复杂,面前这位,可是洛弦思的外公。

  洛弦思此刻复杂的心理,全部表现在脸上,木旭江此刻的心情,其实也颇为复杂,眼前这位小丫头,和木可心长得很像,不用说了,就是木可心的女儿,也是自己的外孙女。

  毕竟是有亲情关联的,木旭江就算再心狠,但是看到自己这位素未谋面的外孙女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内心,自然还是掀起了涟漪,只是他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外人根本看不出来。

  “你很不错,一回木家,就给我这么大的惊喜。”木旭江似笑非笑地说道。

  “是你们木家逼我的。”洛弦思咬牙说道,若面前这些人,不是她的亲人,她不会有丝毫的为难,跟在云凡后面这么多年,洛弦思的心境,早就受到云凡的影响,根本难以波动了,但是没办法,亲情这一关,的确让人为难。

  “逼你?呵呵,我们木家何曾逼你,早知道有今天,当年,我就不该心慈手软,放过你和你的父亲。”木旭江冷笑,他现在的确有些后悔了,他当年的确可以斩草除根,但是最好,还是犹豫了,没有去第五重宇宙斩草除根。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