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没有回答,依旧风轻云淡。

  “今天你可是跟我们南宫家一起进来的,你要是在这里动手,到时候,我们南宫家也会被你连累,我们怎么说,也算相识一场,你就不能给我一次面子?”南宫锦无奈,只有如此说道。

  看到南宫锦激动的模样,云凡不由一笑,说道:“你想救你父亲吗?”

  “啊?什么?什么意思?”南宫锦一愣。

  “你要是想救你父亲,就不应该阻止我杀人。”云凡淡笑说道。

  “你别开玩笑了,你杀人,和救我父亲有什么关系?”南宫锦无语,云凡是越说越离谱了。

  “当然有关系,你父亲的病,和我今天杀的人,两则息息相关。”云凡不急不缓地说道,在南宫世家住了几天,云凡自然知道了南宫正德的病因。

  云凡没有出手相救,是因为,南宫正德的病有些奇怪,他得的不是病,而是中蛊了。

  宇宙之中,蛊有亿万种,就算云凡见识广博,也不见得什么蛊都认识,但是不巧的是,南宫正德中的这种蛊,云凡知道。

  这是一种奇特的蛊,名为一线索命蛊,只要中了这种蛊,你的命,就和施蛊者联系到了一起,就好像被一根线套住,要想破这种蛊,只有两个办法。

  方法一,施蛊者主动放弃。

  方法二,就是施蛊者死了,这一线索命蛊,自然就失效了。

  云凡现在要用的,自然就是这第二种方法,至于这施蛊者是谁,云凡自然知道。

  其实知道还是不知道,对于云凡来说,都无所谓,太子卫赫的那些党羽,等一下,全得死。

  南宫锦,现在脑袋完全乱了,云凡简直是一次又一次地冲击她的内心,她怀疑云凡的话,但是云凡的样子,实在又让人难以怀疑。

  “云公子,我父亲的病,你知道和谁有关系吗?”南宫锦正色问道。

  “不知道,我也没兴趣知道,但是我知道,我今天杀的人之中,有一个人和你父亲的病肯定有关系。”云凡淡淡说道。

  “你,你要杀的人,难道是,太子?”南宫锦恍然,震惊得难以言喻,差点说话都说不出来了。

  云凡不置可否,但是看样子,明显是默认了。

  南宫锦如遭五雷轰顶,怔在了原地。

  南宫锦的异常,引起了南宫家之人的注意,南宫经天,虽然是站在太子这一边的,但是今天,并没有跟随太子后面,而是在祭天广场,老老实实的当一个观摩者。

  “锦儿,你怎么了?”突然,南宫锦的母亲察觉到了一旁女儿的异常,不由走了过去,拍了拍南宫锦的肩头,柔声关切地问道。

  “娘,大事不好了,云公子,云公子要杀的人,竟然是,是太子。”南宫锦说道,有些语无伦次。

  南宫锦虽然恨透了太子,但是也知道,他们南宫世家,只不过是卫明帝国的臣子罢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太子登基之事,是顺天而为,他们南宫世家,只有选择妥协。

  南宫锦还算深明大义,仔细一想,也就理解了她二伯父南宫经天的抉择。

  相比二伯父南宫经天,南宫锦知道她的父亲,是一个比较执拗,钢直,不懂得圆滑的人,要知道,太子卫赫,已经三番两次地想拉拢南宫正德,但是却被南宫正德毫不客气地拒绝了。

  不接受橄榄枝,那就只有接受刺刀和炮弹了。

  南宫锦的母亲,也傻眼了,看着依旧淡然的云凡,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这种情况,还真是第一次经历。

  “怎么了?大嫂,锦儿?”南宫经天也被惊动了,不由转头朝云凡这边看来。

  南宫锦也不管云凡了,一五一十全部说了出来,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可不是儿戏,这后果,不是她,也不是她整个南宫世家能承担的,所以她只有说了出来。

  云凡是她带回南宫世家的,也是她要带云凡来这里的,云凡要真是干出了什么大不敬的事情,可真连累了整个南宫世家。

  南宫经天听完,只是微微诧异了一下而已,继而看向云凡,有些好笑地说道:“你就算真有这样的心思,我劝你最好还是收起来,要不然,就算你和锦儿认识,我也不会客气的,你还没有资格,在这里放肆。”

  云凡没有理会南宫经天,依旧负手站在原地,目光幽幽地看着天空上。

  只见远方,突然传来一道嘹亮悠远的龙吟之声,一辆龙麟辇从空中徐徐走来。

  龙麟辇的后面,跟着一群人,这些人,都是太子随从,驼背老者,也在其中,看上去,并不显眼。

  龙麟辇一出现,立马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都欢呼起来,高呼“龙麟圣选,太子登基万万岁。”

  南宫经天见云凡不理会自己,他现在,也没有工夫搭理云凡,对南宫家的一些人说了一句“看好他,若是有异动,直接抓起来”,然后就转身恭迎太子驾临。

  云凡,根本不足以让南宫经天太过放在心上,云凡再厉害,也不可能有资格和卫明帝国作对。

  “云公子,你年纪轻轻,可别做傻事,你和太子之间,有什么恩怨,等登基大典之后,你可以和我说说,现在动手,你只有死路一条,你还年轻,你应该是一个懂分寸的人。”南宫锦的母亲,语重心长地说道。

  南宫锦又靠近了一下云凡,准备云凡等一下若真要动手,她也可以及时拦下。

  早知道云凡要杀的人是太子,南宫锦也不会带他前来这里,她这不是给她南宫世家招惹麻烦吗?

  龙麟辇凌空而来,最终,来到了祭天广场高高的祭台上,卫明帝国的帝王卫徵,早就在祭台上等候了。

  帝王登基,可不是什么小事,所以繁文缛节是少不了的,卫徵在位这些年,卫明帝国,也算是玉烛调和,圣主垂衣,日渐昌盛,所以光是一篇颂扬卫徵的文章,都足足念了两炷香的时间。

  然后,就是一篇颂扬太子卫赫的文章,文章充满了溢美之词,把太子卫赫夸得如完美无缺的圣人一般。

  卫赫脸上肃穆,但是心中,却乐开了花。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