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此刻,沙无天说墨家的这位年轻人要拜他为师,云凡就显得有些兴趣。

  墨家的这位年轻人急速赶来,见到沙无天,连忙恭敬地作揖,至于云凡,他直接忽略了,沙无天并没有说起云凡,所以这位年轻人,只是把云凡当成了同侪。

  拜访过沙无天后,这位墨家年轻人,这才看向云凡,微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沙无天有些尴尬,正要开口,云凡已经先开口了。

  “听说你要拜他为师?”云凡问道。

  “是啊,兄台你莫非也要拜沙前辈为师?”墨家年轻人回应道。

  “我没有这个打算。”云凡笑了笑。

  “兄台,沙前辈很厉害的,若是能拜他为师,可是我们的造化,你我若是都能拜入沙前辈的门下,将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墨家的这位年轻人说道。

  沙无天的脸已经哭丧到了极点。

  “咳咳......”沙无天重重地咳嗽了两声,“不要说了,他是我的主人。”

  听到沙无天的话,墨家的这位年轻人,彻底傻眼了,震惊的表情,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沙前辈,您,您不会开玩笑吧,他怎么可能是您的主人?”

  “你觉得,我的样子像开玩笑吗?”沙无天黑着脸说道。

  “呃......不太像,但是......”墨家的这位年轻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时语塞,愣在了原地。

  “你叫什么名字?”还是云凡的问话,把他拉回到现实。

  “我叫墨彬。”年轻人说道,偷偷打量云凡,云凡的气质倒是蛮出众的,但是容貌,也太年轻了,也难怪墨彬会认为云凡只是他的同侪。

  “你为什么要拜我的这位仆人为师?”云凡问道。

  “因为,因为我想变得强大。”墨彬犹豫了一下,突然眼神又坚定了起来。

  “你们墨家,难道还不足以让你变得强大吗?”云凡反问,依旧波澜不惊。

  “我不太想学机关术,而且我是庶出,又不能接触墨家机关术的核心,我观遍墨家数万年来的庶出子嗣,没有一个有大成就,我不想平庸度过这一生,所以我想拜师修炼,但是我也不想拜入门派,拜入门派的话,被家族知道,肯定会很麻烦,而且我是墨家子弟,一般的门派也不敢随意招收,这次正好碰到沙前辈,沙前辈虽然没有展示他的神通,但是我看得出来,沙前辈的修为很高,所以我想拜沙前辈为师。”墨彬认真地说道。

  云凡听完,看向沙无天,笑道:“小沙,你收不收他?”

  沙无天摇了摇头。

  “主人,我肯定不能收的。”沙无天决然地说道,开玩笑,自己什么身份,还收徒?这不是开玩笑吗?

  “那就没办法了。”云凡遗憾地说道。

  墨彬嘴唇蠕动,似乎想说什么。

  “咦,那小子好像是墨彬?”突然,不远处有几个人看到墨彬,发出惊疑声。

  “真是那小子,他胆子倒是不小,竟然还敢来这里,今天让我碰到,我非得教训他一顿不可,这小子,狂妄得很,不仅偷学机关术,而且还敢把二长老的孙子打成重伤。”

  “大家快去过去,抓住这小子,带回族中听候发落,可别让他给跑了。”

  这一群人,隔着老远看到墨彬,就好像一群饥肠辘辘的狮子,看到一头肥羊,眼中闪耀着振奋的光芒,连忙朝这边飞来。

  墨彬听到声音,脸色剧变,想要转身逃离,但是为时已晚,那些人修为都不低,数百米的距离,顷刻之间便到了。

  这几个人,也都是年轻人,有男有女,身穿统一的服饰,服饰上有墨家的族徽,自然是墨家的小辈。

  他们围住了墨彬,脸色傲然。

  墨彬低着头,不敢抬头。

  “墨彬,你还往哪里跑,我们还以为你躲进了深山老林,没想到,竟然跑到临仙台来了,你胆子既然这么大,怎么现在见到我们,头都不敢抬啊?呵呵。”这群墨家小辈之中,以一位颇为精壮的少年为首,这位少年,环抱双臂,睨视墨彬,冷笑说道。

  “墨彬,你一个庶出的贱骨头,竟然敢动手殴打二长老的孙子,你真的以为自己本事很大啊,告诉你吧,这次我们墨家前来临仙台,就是二长老带队,还有墨菲泠,你把墨菲泠的弟弟打成那样,墨菲泠已经说了,会亲手断你四肢,你等着瞧吧。”一位少女幸灾乐祸地说道。

  这些人,都是墨家的嫡出,墨彬一个庶出的人,他们自然骨子里瞧不上了,不仅仅在墨家,在任何大家族,嫡出的子孙,就是要比庶出的子孙地位超然很多。

  墨彬此刻,心情很糟糕,他来临仙台,自然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寻找“师父”,他在墨家殴打了二长老的孙子,二长老是不会放过他的,所以他只有逃离了墨家。

  但是墨彬,并不是一个喜欢束手待毙的人,他知道,临仙台聚集了很多强者,而且还有很多散修之人,墨彬打算来临仙台找一位散修,然后拜他为师,提高自身的实力。

  在墨家,他被人嘲讽,欺负够了,若是那些人修为比他高,机关术比他厉害,他被欺负,墨彬无话可说,但是偏偏,欺负他的人中,有的只是废物,就好比二长老的这位孙子,完全就是一个好吃懒做,不学无术的代表,这样的人,如此是庶出,早就被墨家扔到了臭水沟里,任其自生自灭了,但是因为他是嫡出,而且有二长老撑腰,他在墨家照样混的风生水起,而且还可以在墨彬面前耀武扬威。

  墨彬就算是庶出,但好歹也流着莫家的血液,为什么还要被家族中的废物欺负。

  这让墨彬感到很不公平,隐忍多年,终于爆发了,将二长老那位孙子,直接打成了猪头,然后扔到了墨府下人的茅房中,墨彬自知闯祸,只有选择离开了墨家。

  墨彬来到临仙台,无意之间看到了沙无天,感觉沙无天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让人不敢亲近,墨彬猜测,沙无天是一位超级强大的散修,所以才一个劲地希望拜沙无天为师。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