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就来领教阁下神通了,走,出去我们一战。”秦山冷笑一声,他倒是希望云凡有点实力,这样才能酣畅淋漓地战斗一场。

  对于秦山这种天骄来说,还真的有点高手寂寞的悲戚之感。

  “不必了。”云凡一笑。

  手指在酒杯中一引,酒水被带出,云凡手指在空中转了转,酒水化作细长的水线,朝秦山旋转着而去。

  秦山见云凡使用这种小儿科的手段攻击他,不由嗤笑。

  “你以为这样就能对付我?”

  秦山随手一挥,一道刚猛的劲气袭出,直接将云凡的酒水击溃,酒水化作水雾,朦朦胧胧的,秦山正要出口奚落云凡,让云凡拿出真本事,却猛然感觉到不对劲。

  那些水雾,围绕在他身边,竟然全部静止了,下一秒,秦山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秦山周围的空间,竟然被冰封住了,秦山皱眉,连忙再次出手,以秦山的修为,他随意的出手,都能将一座山峰夷为平地,更别说这区区寒冰了。

  “轰”

  刚猛的劲气击打在冰封的空间上,发出一声巨响,但是冰封的空间却连一丝冰屑都没有掉下,秦山有些焦躁了,拿出护身法宝,只是现在秦山被冰封在不到几立方的空间中,行动都不便,更别说动用神通了,若是使用神通没有将这冰封的空间砸开,那伤及的就是自己,不过秦山现在也想不到这么多了,他怒不可遏,没想到云凡这么阴险,跟他玩阴的。

  他祭出神通,神通璀璨,在小小的空间之中爆开,只是周围冰封的空间,依旧纹丝不动。

  秦山面色骇然,看着外面依旧在悠闲喝酒的云凡,震惊得面色都开始扭曲起来。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这么强大?”秦山心中质问自己,难以接受。

  客栈之中的其他人,眼睁睁目睹这一幕,全部瞠目结舌,丁家人站在一旁,看着被冰封住的秦山,吓得两腿都在哆嗦,他们想跑,但是却不敢。

  周茹涵也吓得小嘴都合不拢了,这秦山有多厉害,多危险,她经常听说,但是这样的牛逼人物,在云凡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云凡以一杯酒,就将他困住了。

  那云凡的实力......周茹涵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云凡,被深深地震撼了。

  “难道公子的修为,真的可以堪比游皇圣教的大祭司?”周茹涵暗暗想着,心中更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跟在云凡后面,这对于她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跟在这样的强者后面,就算为奴为婢,她都心满意足。

  周茹涵是聪明人,她知道她现在该如何做,她这次死里逃生,全是因为云凡,而且她已经和周家决裂了,她以后就是一株无根的浮萍,若是能依附云凡这个辽阔的海洋生存最好,若是不能,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放我出来。”秦山喊道,只是声音并不能传出来,只看到秦山嘴巴动个不停,表情狰狞。

  客栈之中,云凡继续自斟自饮,就好像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丁家的那些人见云凡似乎没看到他们,不由互相使了个眼色,然后一步一步地悄悄往后面退去。

  云凡根本就懒得搭理他们。

  终于,丁家人退到了门外,见云凡还没有注意到他们,连忙拔腿就跑,所跑的方向,自然是游皇圣殿,他们要去通风报信。

  云凡将酒壶中的酒喝完之后,这才起身,对周茹涵说道:“你回房间休息吧,我去一趟游皇圣殿。”

  “公子,我也想跟您去。”周茹涵不愿意离开云凡,生怕云凡一去不复返。

  “我等一下就回来,你在房间中等候吧。”云凡说道。

  周茹涵也不敢太过无理取闹,只有眼巴巴地看着云凡离开,云凡是带着秦山一起离开的。

  秦山所处的那几立方冰封的空间,直接被云凡给带走了,秦山堂堂游皇圣教的第一天骄,今天丢脸也丢到姥姥家了。

  游皇圣殿之中,大祭司等人,还在等待秦山归来,在大祭司这些人眼中,秦山出马,肯定会马到成功。

  但是很快,丁家人就气喘吁吁地跑来了,一看丁家人这个样子,就知道事情有变故。

  “大祭司,不好了,秦山被那人冰封住了。”丁家人一来,连忙说道。

  大祭司阴森的脸上,顿时色变。

  “怎么回事?一字不漏地给我说出来。”大祭司语气阴沉到了极点。

  丁家人就把刚才的情况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大祭司听完,怪异的脸上,更多的是惊疑,震惊。

  仅仅以一杯酒,就把他最得意的义子给冰封住了,那这人的实力,甚至可以和他一较高下了。

  “义父,我去看看。”秦魅站出来说道。

  “秦山都不是那人的对手,你去了也没用。”大祭司淡淡说道。

  秦魅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大祭司突然眉头一掀,抬头看向远方,缓缓说道:“不用我们去找他了,他来了。”

  “轰隆!”

  大祭司刚刚说完,就听到门口传来巨响,大门居然被人直接轰出一个大口子,然后有一个东西,径直朝高高在上的大祭司飞来。

  大祭司的义子义女们,连忙出手,将这个东西拦下。

  这是一块正方体的冰块,掉落在地上,也没有摔碎,依旧完好无损,冰块中间,秦山被摔得七晕八素,直接头在下,脚在上倒立在冰块之中。

  看到这一幕,秦魅这群人,有的差点笑出来,现在的秦山,也太有失体统了吧,还好没有被外人看到,要不然秦山以后还有何脸面见人。

  大祭司脸色铁青,秦山可是他最得意的义子,居然被弄成这个吊样,那抹黑的不是秦山的颜面,而是将他的脸面按在地上疯狂摩擦,他岂能容忍。

  大祭司眼中杀意腾腾,看向门口,尘烟消散,一个年轻人从大门口缓缓朝里面走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凡。

  云凡一步一步地走来,脸上风轻云淡,就如闲庭散步一般,淡然得很。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