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真是仇人见仇人,分外眼红。

  周岩转身,正欲进入画舫舱室,见萧逆看着岸边,脸色不善,不由问道:“萧贤弟这是怎么了?”

  “十四殿下,岸边有我的一位仇人,前几日在青州府,他当众羞辱我,让我难堪,我这次来帝都,已经告知我的师父圣武候,师父让我找到此人,没想到天不亏我,在这里看到了他。”萧逆咬牙说道。

  周岩,李双儿等人闻言,都不由循着萧逆的目光看去,大家都知道,萧逆乃是青州太守之子,在青州可以说,一手遮天,谁人敢在青州羞辱他,而他却没有办法?

  “咦?”待看到云凡,李双儿不由微微惊异,今天上午灵舟落地,她下灵舟的时候,感觉有人在看她,只是她察觉时,只看到那人的背影,不过李双儿确定,上午那个目光让她有些不自在的人,正是眼前这人。

  “李姑娘,你也认识他?”听到李双儿略显惊异的声音,周岩不由侧头问道。

  “他和我搭乘同一艘灵舟来帝都的,今天上午落地之时,他盯着我打量了一下,他的眼神很是犀利,看得出来,是一位修为颇高的人,所以对他有些印象。”李双儿说道。

  “有意思。”周岩不由一笑,他看云凡如此年轻,就敢在青州的地界羞辱萧逆,想必也是一位奇才,他竟然升起了招揽之心。

  “萧贤弟,把当日的事情细细说来。”周岩笑道。

  萧逆是不愿意说的,但是现在十四殿下既然问了,他也不好隐瞒,就将那日在青州府酒楼被云凡扇了两个巴掌的事情说了出来。

  周岩听完,眼神并没有同情萧逆的意思,反而是露出了难以置信和极度好奇之色。

  萧逆的修为,他也清楚,能成为圣武候最得意的弟子,自然是天资出众,乃是圣周帝国年轻一辈之中的佼佼者,能轻易赢他的同侪,整个圣周帝国,也是难寻,但是云凡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多大,却能轻易打得萧逆没有还手之力,这实力的确骇人听闻。

  “这样看来,这位年轻人,的确是一位难得一见的奇才,若是能收为我用,岂不甚好。”周岩脸上洋溢着微微笑意,心中暗暗思忖。

  萧逆看到周岩的神色,不由蹙眉,他也是聪明人,顿时明白了十四殿下的心思。

  “十四殿下,那人不是善类,而且极为傲慢,目空一切,恐怕连你都不放在眼中,这样的人,不能留在身边。”萧逆连忙说道,语气恳切。

  “是吗?那我更要看看了。”萧逆的话,反而让周岩对云凡更加有兴趣了。

  周岩命人将画舫朝云凡靠近,商连城见状,本来还很慌张,不过很快,就淡然了。

  云凡今天一来京都,可是直接去“拜访”了国师和陛下,国师和陛下都拿云凡没办法,区区一位十四殿下,就更加不值一提了。

  周翔的画舫原本要走,见周岩的画舫突然朝岸边靠近,周翔又命人将画舫停住,他在画舫舱室的窗户边,作壁上观。

  画舫靠岸,周岩看着云凡,微笑说道:“公子可否赏脸上画舫一叙?”

  “也好。”云凡没有拒绝,刚才商连城还准备租一艘小画舫游河,却不想连小船都没了,现在有人主动邀请,正合云凡的意。

  萧逆在一旁,脸色阴沉,不过也不好多说什么。

  上了画舫,进入宽敞的舱室,周岩倒是客气,直接将云凡奉为座上宾。

  “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周岩问道。

  “只不过是一面之缘,何须在乎称谓。”云凡笑道。

  “那可不一定,公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若是公子愿意,可以来我开设的招贤阁,共谋大业,不知道公子可否有兴趣。”周岩开门见山。

  “大业?恐怕你的大业在我眼中,称不上什么大业吧?”云凡淡笑说道。

  “这位是十四殿下,当今陛下最得意的皇子,将来注定要成为太子的,帝王之业,难道不是大业吗?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张狂。”萧逆见云凡态度依旧狂妄,脸色幽沉如寒铁,冷声说道。

  “区区圣周帝国的帝王,在我眼中,不提也罢,此番小事,没必要拉我入伙。”云凡说道,毫不留情地拒绝。

  “你......”萧逆气得要爆炸,云凡扇他两巴掌的场景,历历在目,今天云凡又在他的面前如此倨傲,他气得血压飙升,脸色转红。

  周岩倒没有生气,他这些年,走遍圣周帝国各地,拜访隐士奇人,那些人有的脾气也是臭得不得了,周岩早就习惯了,要是云凡一点脾气都没有,周岩反而没有现在这么大的兴趣了。

  周岩摆手,让萧逆暂时住口。

  “不知道什么事情,在公子眼中才是大事?”周岩笑道。

  “这你不必深究,我上你画舫,不是来和你聊这些的,若是你想刨根究底,我就不打扰了。”云凡淡淡说道,说完欲走。

  “抱歉,是我唐突了,今晚如此良辰美景,又有美人相伴,岂能辜负,李姑娘,请再弹奏一曲。”周岩连忙说道,他这个人,的确不简单,度量很大,是个成大事的人。

  李双儿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云凡身边的柳思薇,笑道:“这位应该是西户城的柳思薇刘花魁,我来弹琴歌唱,还请柳姑娘献舞一支,以助兴致。”

  柳思薇受宠若惊,没想到李双儿居然认识她,而且这种场合对于她们这些花魁来说,可是提升名气的好办法。

  柳思薇没有推辞,款款走了出来。

  “那我就献丑了。”柳思薇欠身说道。

  李双儿坐下,双手抚琴,琴声如潺潺流水,而柳思薇,稍微酝酿了一下,长袖一挥,翩然起舞。

  只是在场的,估计也只有云凡一个人,安然处之地听歌欣赏舞蹈了,其他人,都是各怀心思。

  周岩是在想着,如何能拉拢到云凡,越有挑战的事情,周岩越要去做,当年为了拉拢到一位隐世高人,周岩拜访了十几趟,这才感动高人,让高人出山。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