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黑豹一个人拄着拐杖来到了西区派出所里,门口的值班民警也到认识他,看到来人客气笑道“哎呀,大晚上的豹爷怎么来了?”

  Jgm-X

  黑豹此时心情不好也不想和他扯皮,于是直接说道“张所长呢?在不在?”

  “巧了,今晚他值班还没走呢,应该在办公室里”值班民警如实说道。

  甩了一包烟给他,黑豹继续拄着拐杖朝着所长办公室走去,来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张所在吗?我是小豹啊”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黑豹闻言轻轻推开门,笑呵呵的走进去“哎呀,大半夜的张所还在工作,真是日理万机啊”

  张所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胖子,看到黑豹来了以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我就猜到你今晚要来”

  黑豹很随意的坐到沙发上,点燃一根烟“哎呀,能不来吗?我的人被你抓了,场子也被你抄了,张所你可不能这样啊”

  说完深吸一口烟“要知道每个月我都是有上交香油钱的,你这样过河拆桥可不好啊,传出去多影响您所长的名声呢”

  这话让张所长也有些无奈,叹了口气“你当我想的啊?我也没办法啊,这次是市局亲自指挥行动的,据说就是要整顿西区的治安风气”

  说完看着黑豹再次说道“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什么人了?”

  闻言黑豹内心一颤,他看得出来张所长没有说谎,而且两人都是一个绳子上的蚂蚱,他也不敢做这种事情。

  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番“得罪人?我得罪谁了?最近我一直都是闷声发财,也没有惹过谁啊”

  张所长再次喝口茶“那我也就看不明白了,不过我劝你最近还是出去躲躲,这次市局的严打并不是开玩笑的,别一不留神阴沟翻船了”

  想不通也就罢了,黑豹叹口气,最后再次问道“那狼狗那小子呢?捞不出来了吗?”

  张所长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是肯定要坐牢的了,人已经被市局带走了,我也无能为力”

  黑豹站起身从口袋掏出一张支票“张所你先拿着用,如果有什么最新消息,别忘记给小弟通个风”

  看着支票上的几个零,张所长乐呵一笑“那是自然,毕竟咱们也是自己人,我也不想你出什么事”

  五分钟后,黑豹一个人唉声叹气的走出派出所,越想越无语,妈的,最近老子得罪人了吗?我特么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不知道在叹了多少次气后,黑豹想想罢了,反正最近也挺累的,不如给自己放个长假吧,带着老婆出国旅游一段时间透透气去。

  豁出去了以后黑豹也到看开了,刚准备坐上自己的奔驰商务车,这时一辆武警的越野车突然横向挡了过来。

  两个手持微冲的武警快速的下车,一个抓住黑豹的肩膀,另一个上来也不废话,直接用微冲的枪柄猛撞了下黑豹的后脑勺上。

  看着黑豹昏死过去了,两个武警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口气冰冷的说道“带走”

  而另一边云海也从萧氏别墅走了出来,坐着冯管家安排的轿车来到了自己小区里。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小区里已经没多少行人,云海手插口袋点燃一根烟。

  在小区里没走多久,他突然感觉身后像是有人在跟踪自己,来到一个路灯下云海也不走了,深吸了口烟。

  心里暗想到底会是谁呢?难道是那个杨老板真的找死不成?还是组织又派人来了?

  皱着眉头云海在路灯下把香烟抽完,深叹了口气“出来吧,大晚上的不冷吗?”

  他的话音让不远处的草丛里一阵晃动,很快走出两个手持微冲的武警。

  两把枪全部指向自己,一个带头的武警冷声道“识相的别反抗,跟我们走”

  看到来人竟然是武警,云海还真没想到呢,但还是耸了耸肩轻轻一笑“那就走呗”

  就这样云海被两个武警抓上了吉普车里,一个武警开车,另一个武警面无表情的用枪指着他。

  要是一般人估计还真会吓的不轻,毕竟那可是真枪实弹的微冲啊,谁心里不发毛呢?

  但云海却依然很淡定,目光看向窗外,他脑子不断的思绪着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武警会来抓自己,难道以前杀手身份曝光了?

  但想想也不对,如果真是身份曝光了,怎么可能才派两个武警来抓自己,不夸张的说至少要出动一个连吧。

  想到这里云海也到放心了,至少身份没曝光那就不叫事,嘴角一翘乐呵的笑了笑。

  看着云海还笑得出来,一旁拿枪的武警也是冷笑了下“还特么的笑,等会你就知道该哭了”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