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云海走路的背影,徐丽噗嗤一笑“有好戏看咯,咱们老师最见不了自己学生被欺负了”

  一旁的王琪菡也是点了点头,美目一直盯着那个伟岸背景看着,其实她是最深有体会的一个。

  虽然被保安掐住无法挣扎,但暴脾气的高爽依然选择用唾沫反击“我呸,你个狗日的鬼见愁”

  一口痰直接吐在了鬼见愁的脸上,而后者本来不屑的脸上瞬间愤怒了,用手擦了擦脸上的痰迹,然后抬手就要再来一巴掌。

  然而就在这时云海也来到了他的身后,一样的冷着脸,看着鬼见愁抬起胳膊要动手,云海快速的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云海的出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围观的学生中有认识他的,都在小声道“卧槽,这下有意思了,这不是高二三班的班主任吗”

  “对,我知道是他,听说这个老师也很猛啊”

  “当然,我可是看过他和人单挑的,你相信吗?一个退伍军人被他一脚就搞定了,老帅了那次”

  “哇,真假的?那这次有好戏看了”

  而被按在地上的高二三班学生们,也都是一脸的委屈看向云海,似乎这个鬼见愁已经打击到了他们的内心。

  而高爽也是睁大眼睛的说道“老师,你怎么来了?”

  云海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一笑。而这时鬼见愁也愤怒的回过头“你是谁?给我松开手”

  说完就要用力把手抽回来,可他却高看自己了,云海的手劲可是一般人随便可以挣脱开的?

  看着他想要挣开自己的手,云海嘴角翘起“连我都不认识,你特么就敢教训老子的学生?你很有胆量啊”

  说完云海手一用力,瞬间鬼见愁感觉自己的手腕传来钻心的疼痛“啊~放手,你给我放手”

  “哈哈,云海老师就是叼,太帅了”

  “看到没,这就是咱们的班主任”地上的男生们看到鬼见愁这样,都开心的不行。

  而被云海捏住手腕的鬼见愁疼的冷汗直流,对着身后的保安们喊道“都别管那些学生了,都过来帮我啊,我的手”

  闻言一群保安就也不管地上的男生们了,抬起警棍就冲向云海,可他们却忽略掉了一点,云海的那深不见底的身手。

  这不,云海上半身纹丝不动,依然抓住鬼见愁的手腕,但脚下可没闲着第一个冲来的保安,还没来的及动手就被云海直接一脚蹬飞出两米远。

  看着倒地昏迷过去的这个保安,剩下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毕竟都是打工的管管学生可以,但遇到狠人了这群保安选择了放弃。

  所有保安全部退到一边,似乎在示意这事与他们无关,然而云海也不会和他们计较。

  把目光看向正疼的满头大汗的鬼见愁“被抓的很疼吧?”

  “疼疼疼,你放手,放手”后者一副疼痛无比的表情。

  闻言云海轻轻一笑“和我的学生们道歉”

  “道歉?道什么歉?我可是保卫科科长,让我和学生道歉?你开什么玩笑”

  闻言云海冷冷的说道“我管你是谁,惹了我的学生,你就必须要道歉”手掌再次用力,很快便传来鬼见愁杀猪般的叫声“道道,我道歉还不行嘛,别用力了”

  鬼见愁很不情愿的说道“高二三班的学生们对不起,刚刚是我说的话不对,请你们原谅我吧”

  说完急忙对着云海说道“行了吧,我都道歉了,你快松手吧疼死我了”

  闻言云海乐呵一笑,然后慢慢松开手,当他松手后鬼见愁急忙甩开胳膊,然后后退两步“你,你身为老师竟敢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我可是保卫科科长”

  耸了耸肩,云海无所谓的笑了笑“那又怎么样?上一个科长还是老子送进牢里的”

  说完不理会鬼见愁愤怒的眼神,走到高爽面前,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小子不错,今天给老师长脸了,哈哈”

  高爽闻言抬头看向云海,他也不知道这句长脸是真夸他呢,还是别的意思。

  “老师,我”他的话还没说完,云海便打断了“记住了以后在学校里,只要有老师在就没有人能欺负你们,也没有人敢侮辱你们”

  说完冷哼一声“别说他只是个科长,就算校长来了也不行”

  这话云海说的很狂妄,让所有围观的学生都惊呼一下“这老师真霸气”

  而高二三班的男生更是感动的不行,一个个眼眶都有些湿润了,此时他们的心里都非常的庆幸,自己能有一个这样的老师。

  而一直坐在角落里的徐丽和王琪菡也是一样的,两个丫头看着操场上的云海,目光里竟然出现了一抹爱慕之意。

  鬼见愁自知打不过云海,所以冷哼一声“咱们走着瞧,今天这笔账没完”说完低头看向地上的张辉,不再废话的转身带着保安们离开了。

  只是这次他们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刚刚那么威风了,如同丧家之犬一般。

  而这件事以后,整个学校里的很多学生都想转到云海的班级,这下可让校长头疼的不行。

  看着一个个慕名而来的学生们,云海乐呵的不行,但最后还是统统给拒绝了。原因很简单,不能不给别的老师活路嘛。

  本来还是全校师生都不屑的高二三班,在短短几个月里已经变成了学生们都很羡慕的班级,因为他们团结,还有一个能罩事的好老师。

  而云海也成为了全校风云教师了,风头已经盖住了闻名全校女神教师,张静。

  几天后云海依然照常上课,可今天他发现王敏的表情有些不好看,于是下课后便说道“王敏同学,跟我出来下”

  来到办公室里,云海给这丫头倒杯水,然后问道“怎么了?你今天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是不是拆迁的老板又找你麻烦了 ?”

  接过水杯,王敏摇了摇头“并没有,只是我父亲”

  闻言云海心里咯噔下,然后急忙问道“你父亲怎么了?病情出问题了吗?”

  王敏低着头一脸的忧伤“大城市的专家给我父亲做手术了,一开始说还手术挺成功的,可后来”

  说到这里有些哽咽了,云海没有说话,让这丫头缓冲下情绪。

  “后来才发现并非真的成功,因为从手术到现在都五天了,我父亲还没有醒来,老师我该怎么办啊?我不能没有父亲的啊,呜呜”

  摸了摸王敏的额头,云海问道“那医生怎么说的?不是还有专家在吗?”

  “他他他们,他们说这种情况非常罕见,现在只能继续观察”

  心疼的看着王敏低头哭泣,云海叹了口气,什么狗屁专家,看样子最后还要自己动手了.....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