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云海眉头也微微皱起“什么意思?”

  小红把弄了下蜘蛛后,找个铁盆然后放进去点火烧掉,边烧边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应该是降头术的邪物”

  其实云海心里多少有些数,但听到小红这么说后,还是有些毛骨悚然。

  “这么大的蜘蛛那是怎么死的呢?”云海好奇的问道

  小红看烧的差不多了,然后站起来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被你压死的?”

  这话说的云海一阵无语,很快小红再次摇了下头“但也不像是被压死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什么?”云海问道

  小红指了指云海的怀里“你看看我给你的那块玉”

  闻言云海急忙从怀里掏出白玉,很快他就发现这块玉上出现一个小黑点。

  这时小红也走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这个小黑点上。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是这块玉救了你一命”小红说道

  这话说的云海一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小红抬手指了指玉上的黑道“诺,从这个小黑点”

  说完摸了摸下巴“师傅给的这块玉确实是个宝贝”

  这话说的云海急忙把玉放回怀里,脸上嬉笑道“小红,你不是要回去吧?”

  小红一屁股坐回床上,耸了耸肩“那到没有,毕竟你比我更需要这玉”

  说完乐呵一笑“况且你都出五十万买了,我咋好意思再要回去呢,嘿嘿”

  闻言云海才算放心,他虽然不知道这块玉到底有多神奇,但能保证自己不被阿水下降就行。

  人们都说戴玉可以辟邪开运,此时云海完全相信了。

  随后的两天整个市的黑道都乱套了,毕竟东区易主的事情不算小事。但是很多人都只知道是明仔把自己老大给推翻掉了,但并不知道其实真正的幕后黑手是另有其人。

  而云海也乐的清闲的坐在办公室里,听着其他老师们在讨论什么东区的事情。

  眨眼来到了放学时分,本来想和张静一起下班的,可今晚她临时要加班带学生补课。

  于是云海只能手插口袋独自回家了,刚走出校门这时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了他的身边。

  很快车门打开,中医的那个张教授再次下车出现在云海的面前。

  看到来人云海眉头一皱“我说张教授,你不会又来让我教你针法的吧?”

  闻言张教授急忙摇头,表情有些着急“云海老师你误会了,虽然我也很想学习你的针法,但今天来是另有别事想找你帮忙”

  听到他这话云海眉头没松,然后问道“我能帮你什么忙啊?”

  张教授表情有些尴尬“是这样的,我最近手上有个病人比较棘手,和上次的情况一样,各种办法我都尝试了,可依然不见清醒”

  说完张教授自己都觉得点背,自己也算全国闻名的中医教授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连续遇见两个让自己手作无措的病人,如今他这个中医教授的招牌都快保不住了。

  闻言云海也算听明白了,然后耸了耸肩“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医生”

  看着云海抬脚要走,张教授急忙跟上前“别啊,云海老师,你既然有一身行医救人的本事,那为什么不给那些需要的人一点帮助呢?”

  说完就要老泪纵横一般“所谓医者父母心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看着他的样子,云海深叹一口气,这时也想起了当年爷爷教对自己的一些教诲。

  对着张教授轻笑了下“行了,我答应和你去看看”

  见到云海答应自己张教授也敢废话,急忙请他坐上车然后朝着医院开去。

  很快云海就和张教授出现在了城西第一人名医院里,很多路过的医生见到张教授都会礼貌的打招呼。

  而云海自然就被很多人给忽略掉了,毕竟之前大闹医院那次认识他的人并不是很多。

  然而张教授就跟火烧眉毛一样,和他打招呼的人他一个都没有搭理,就这样快速拉着云海走到了脑科的住院部。

  当推开一个病房后,云海和张教授一起走了进去,果然此时病床上躺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只是她此时的眼睛是紧紧闭上的。

  在病房的旁边坐着一男一女应该就是女孩的父母了,此时他们两人都是眉头紧皱,唉声叹气着。

  当看到张教授来了,女孩父母急忙站起来“张教授你来了,是不是有办法了?”

  张教授抬着手示意他们先别激动,然后说道“你们先别急,办法是肯定有的”

  听到张教授的话后,女孩的父母的表情如同看到希望一般。

  而张教授回过头对着云海说道“这个女孩前段时间脑出血送了过来,然后我们给她做了手术把脑中的淤血清理掉了,可依然不见好转”

  说完叹了口气,有些尴尬的补充道“而且我也针灸过了,但还是没用”

  闻言云海点了点头“能让我看看病人吗?”

  听到他的话,张教授急忙点头“当然当然”他对云海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云海也不多说,走到女孩的病床前,先是给她号脉了下,然后站起身用手撑开女孩的眼皮看了看。

  很快的功夫云海收回胳膊站好身体“问题不大,我可以试试”

  这话说的张教授高兴的不行“我就知道,云海老师你肯定没问题”说完看着云海这次什么都没有带,于是问道“还是和上次一样?用针灸?”

  云海点了点头“嗯,针灸”

  “好的,我这就去给你准备”说完张教授就要转身离开,可这时女孩的父母可不答应了。

  走上前先看了眼云海,再对着张教授说道“这个人谁啊?他帮我女儿治病?”

  女孩的父亲怎么看云海都不像是个医生,而且哪有医生过来什么都不准备的?

  %,最F◇新f章?节o上V8

  闻言张教授也不知道解释,于是说道“哎呀,你们放心吧,他医术很高明的,让他试试没问题的”

  听到这话后,女孩的父母对视了下,就更不同意了,什么叫试试?拿自己女儿的命来试试这叫什么话啊?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