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伟目光死死盯在五十外的师傅身上,他真的很好奇这个苍龙诀到底有何等威力。

  而白发老者看到两人全部退开以后,便开始把闭眼聚气,慢慢的一股强大的真气从他体内猛的散开。

  刹那间风云突变,老者的地上开始不断的摇晃起来,慢慢的葛伟也觉得地上开始晃动了。

  老者散发真气越来越多,只见狂风不断呼啸而来,打在葛伟和他师妹的脸上。让他们脸上如同刀割一般,师妹已经疼的开始捂着脸了,但葛伟依然不顾一切的睁开眼目光死死盯着他师傅的身上。

  就在这时地上的一颗颗石头竟然慢慢的开始漂浮起来。似乎被这股强大的真气给带动的。

  白发老者双手慢慢抬起,随着他的动作,四周的真气慢慢开始聚集,不到十秒的时间。

  葛伟整个人张大了嘴巴像是被东西卡住了一样,然后不断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他如今看到的一幕都怀疑是幻觉。

  因为他看到了白发老者竟然把真气化实,一个透明状的巨大龙头浮现在老者身后,让人看得身体不自觉的发抖,这股强大的真气实在太可怕了。

  但这还不算完,此时老者猛的把眼睛睁开,咬着牙似乎憋足了全部的力气,怒吼一声“苍!龙!诀!”

  随着老者吼出的三个字后,身后真气化实的龙头竟然的发出一声龙吟声,刹那间整个山顶便开始地动山摇。

  本来还是阳光明媚的山顶,突然间黯淡无光起来,老者身后的真气龙头瞬间猛的爆炸。

  这一下子老者身处的位置真气不断的往外爆开,任何东西全部瞬间变成灰烬,当然也包括他身处的这个院子。

  然而就算葛伟和他师妹身处五十米外,依然被这股强大的真气给震飞出去两三米,然后感觉嘴里一甜,倒在地上便口吐鲜血。

  如今葛伟整个人都鸡皮疙瘩起来了,这招的威力,彻底颠覆了他从前的认知了。越想他就越兴奋,如果学会此招,云海在他面前还算什么?

  而老者把真气散去以后,回头一看自己的院子已经成为一片空地了,于是暗骂一声“靠,怎么忘记自己还在院子里了”

  然后摸了摸自己胡须,对着倒在地上的两人说道“天黑之前,必须把院子给我重新做好,否则苍龙诀就别学了”说完老者便抬脚朝着山下走去,估计是去散步去了。

  看着老者离开后,葛伟捂着被真气震的发麻的胸口,站起来拳头慢慢握紧“苍龙诀我学定了”

  然而回去找师傅的,绝对不是葛伟一人。

  此时远在泰国的某个古墓之中,一个长相极美的女人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的慢慢走进来。

  而在古墓深处正坐着一个白发的老妪,虽然此时她已经满脸皱纹了,但从五官上来看不难发现年轻时绝对是个美丽的女人。

  打坐的老妪看到阿水脸色苍白的走来后,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会伤的这么重?”

  阿水面无血色,十分焦脆的站在老妪的面前,把这段时间的事情全部交代出去。

  听完阿水说完后,老妪谈了口气“阿金等人死了就当给你一个教训吧,我之前就说过华夏大国并非那么简单,深藏不露的高手比比皆是,可你却不听”

  阿水是老妪最疼爱的徒弟,所以这个老妪才会把自己的降头术传给她。

  虽然老妪怎么说,但阿水还是咬着牙说道“师傅,难道阿金他们的死仇就不报了吗?”

  “报什么报?是你们去华夏国惹是生非,所以死了也算自己的命,没有什么好报的”老妪口气十分不快的说道。

  这话说的阿水眼眶通红,或许这个世界上能看到阿水这个性感与冰冷的女人流泪,也只有这个老妪了。

  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徒弟这样,老妪心里也是一阵心疼,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告诉我,杀死阿金他们的人,叫什么”

  听到师傅这话,阿水急忙擦了擦眼睛,然后实话的说道“他叫云海,外号魔术师”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这老妪猛的从台子上跳了下来,表情很愤怒的说道“你刚说他叫什么?”

  阿水也被师傅这反应给吓了一跳,但很快还是再次说道“他叫云海”

  当确定了自己没听错后,老妪双眼带着恨意的说道“好啊好,云四你个负心人,五十年前负了我,现在你的孙子又欺我徒弟,你们云家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阿水完全听不懂师傅在说什么,但可以看得出来此时这个老妪情绪十分的不好。

  很快老妪深呼吸了一下,转过头对着阿水说道“这个仇必须要报,你现在就随我过来,我将你二十年的寿命补回来,再教你一套顶级降头术《百鬼遮月》你用此术大可报仇”

  说完老妪咬着牙再次狠狠的说道“云四你当年欠我的,现在就让你孙子来偿还”

  q,

  而此时海上的某个游艇中,一个老头正带着一群老太太享受阳光与红酒呢。

  突然老头不断的打着喷嚏“靠,谁特么说我坏话呢?”

  云海可不知道,因为他爷爷的原因,又开始出现大麻烦了。

  很快飞机就降落了,云海打个哈气便带着小红下了飞机。

  走出机场后,小红说要回去补觉,昨晚忙的太晚了。而云海也不多留,便独自打着一辆出租车朝着公司的方向开去。

  当来到公司后,萧莹正准备走出门,看到云海后先是一愣,然后立刻露出小虎牙“嘻嘻,老师你怎么快就回来啦,怎么样,那个吴悠怎么说的?”

  说完对着身边的安澜说道“仓库那边你先去看着,我等会再去”

  安澜点了点头“好的,孙总”

  然后再看了眼云海“云总,那我先忙去了”

  云海礼貌的点头一笑,看着安澜坐进电梯离开后。

  便抬手轻轻刮了下萧莹的鼻梁“我办事还有搞不定的吗?他的入职合同带来了”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