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云海根本懒的鸟这两个黑西装,只见身体一晃,便把两人的手给震开,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门口。

  而被震开的两个黑西装见来者不善,就要抬起拳头,可就在这时酒店的大堂里走来一个老者。

  “把拳头放下,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老者的话,像是一个定身符一样,让准备出拳的两个黑西装微微一愣,然后便把胳膊放下尊敬的看着这个老者。

  老者摸了摸胡须轻笑的看着云海“少爷知道你今天会来,所以让老夫一直在这里等着呢”

  看着这个脸生的老者,云海耸了耸肩笑道“哦,是吗?”他现在对这个三少爷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

  老者站起身再次轻笑了没有接话,而是转身说道“走吧,少爷一直等着你呢”

  闻言云海也是无所谓的一笑,然后跟着这个奇怪的老者走上了大厅深处的电梯间、

  但他并非只是单纯的走着,而是边走边四处打量附近的黑西装,但奇怪的是这些黑西装并没有让他感觉到危险信号,也就是说这些人身上的杀气不重,不像是那群神秘的杀手。

  云海越来越奇怪了,难道那伙杀手不住这里吗?

  可没等云海多想,很快老者便带着他来到了一个豪华套房前,老者打开门然后还算客气的说道“少爷在里面,请进吧”

  闻言云海也没有说话,点燃一根烟便大步走了进去,当走进房间后,萧哲正坐在一个椅子上端着酒杯。

  “呵呵,这算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吧?”

  云海看着正笑眯眯的萧哲,总觉得这个人虽然总是挂着一脸无害的笑容,但确实一个把自己藏的很深的人。

  然而云海也没有显示出低姿态,而是随便找个椅子坐下,然后翘起二郎腿说道“是啊,上一次在餐厅还没有和你好好聊聊呢”

  听到云海这话,萧哲轻轻推过一个装着红酒高脚杯“那咱们今天就好好聊聊”

  云海接过高脚杯摇晃了下,然后一点也不怕的,抬起来轻轻泯了一口“嗯,好酒,不亏是萧氏啊,就这杯红酒估计有些人一辈子都买不起”

  “呵呵,酒虽好酒,但必须要有懂它的人品尝,才能体会出这酒的价值”萧哲轻笑着,对着自己酒杯说道。

  说完再次补充道“就好比人一样,当你真正了解一个人后,才知道这个人有多恐怖”

  云海叼着烟把高脚杯放下,然后也是轻笑道“哦?是吗?那你觉得谁恐怖呢?”

  如今两人坐在椅子上轻笑着聊着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是好友呢。

  听到这话后,萧哲笑眯眯的看着云海,然后笑道“呵呵,你说呢?”

  说实话,云海和萧哲年纪相仿,都才二十多岁,但两者确实两个极端。

  云海身上气势很强,强的让人有些不敢直视,而对面的萧哲虽然面带笑容温文尔雅,但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

  云海把烟叼着嘴里,深吸一口满不在乎的说道“我说?呵呵,不好意思,还没有人能让我感觉到恐怖的”

  听到云海这话后,萧哲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还是和我之前的评价一样,你是一个狂妄无边的人,但庆幸的是你有这个狂妄的资本”

  这话说完,萧哲站起身背朝着云海,目光看向窗外“但我很好奇的是,你身边的人是不是也有你这么狂妄的资本呢?”

  云海自然听出这个话味了,身上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一旁的酒杯被云海的气势瞬间震碎。

  “你可以试试”他的话很冰冷,冰冷到让人感觉后背冒汗。

  因为云海身边的人就是他的龙鳞,触者必死!

  然而云海这股强大的气势,却没有让背朝着他的萧哲有丝毫的惧怕。

  依然背对着他笑道“现在不就是正在试试嘛”

  当萧哲这话说完后,云海已经有了杀意,可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套房的房门再次被打开。

  走进一个吊儿郎当的人“卧槽,我说谁杀气这么重呢,原来是这个家伙啊?”李子鹤也是叼着烟满不在乎的说道。

  云海把杀意暂时收回,目光盯着走进来的李子鹤,这个人让自己身上有种威胁的感觉。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伙神秘的杀手之一。

  李子鹤见云海在打量自己,于是吊儿郎当的笑道“怎么?没见过这么帅的流氓吗?”

  他的话让本来正起杀意的云海彻底笑了,这家伙完全就特么是自己的翻版嘛。

  云海坐在椅子上,猛的抬手掌心朝外对准李子鹤说道“我不喜欢你这说话的口气”

  说完云海手掌猛的握紧,一股强大的意念释放出去,而李子鹤也突然感觉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要吸过去一样。

  可他也不是凡人,只见双腿猛的用力往下一踩,身上的力量瞬间挣开云海的意念。

  李子鹤此时也收起了轻敌之心,虽然他不知道刚刚到底怎么回事,可就在这时云海身体微微一晃,瞬间来到了李子鹤的面前。

  速度快的让他吃惊,可很快李子鹤的嘴角慢慢翘了起来,当云海的手要抓住他脖子的那刻,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残影。

  G《更@新最B快%上_$S

  此时李子鹤已经来到了云海身后,一把锋利无比的刀从他的背后掏了出来。

  “行了,就这样吧,你现在杀不死他的”萧哲此时转过身说道。

  他的话让刚要出手的李子鹤再次把刀收了回去,然后快速的后退两步,离开云海的攻击范围。

  然而云海本来也不怕李子鹤的刀,毕竟他自己不死不灭,即使被捅一刀又如何呢?

  但转过身见对方收回杀招,然后后退了两步,云海也到不好意思再出手了。

  然后把目光看向萧哲还有李子鹤,这两人真是让他觉得越来越有趣了,特别是萧哲的那句暂时杀不死自己,到底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知道什么?

  叼着烟云海邪笑道“有意思,真有意思”边说一股强大的邪气从他身上散开。

  看着云海这表情,萧哲也是轻笑了下“怎么?你不会是要在这里大开杀戒吧?”

  说完再次晃动了下酒杯“那你可要杀不少人了,到时候就算你有只手遮天的权利,估计也要有大麻烦咯”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