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正‘版~首…发d●

  萧莹闻言也继续介绍了一下这个所谓的面具,用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云海也算听的差不多了。

  这伙面具大概二十多人,但各个身怀绝技,更让人胆寒的是这伙人还把高科技和杀技结合到了一起,是一群不折不扣的杀戮机器。

  听到萧莹小丫头介绍完了以后,云海点了点头弹了下烟灰“嗯,行吧,我大概知道了”

  闻言萧莹抬起头看向云海不解的问道“对了,老师,你今天为什么突然问这些呢?”

  云海也没有瞒着的说道“他们已经来到这个市了,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张国富刚刚就是被他们杀了”

  这话如果一个惊雷一样,瞬间在萧莹的内心炸开,身体腾的一下便站了起来,表情再次变的慌张“怎么可能?雷组来了?”

  说完整个人如果傻住了一样,眼眶有些发红“族里竟然派了雷组过来,他们是真想把我赶尽杀绝,为什么?为什么族里就不能放过我呢?”

  看着这丫头的反应,云海慢慢把拳头握紧,然后声音平淡的说道“只要有我在,我不管他们是什么雷组还是风组的,没有人可以碰你分毫”

  云海这话说完,他那股强大的气势再次爆发出来,萧莹很快也感受到了云海的这股气势。

  抬起洁白的手背擦了擦眼眶,然后目光带着一丝莫名的东西,就这样一直看着云海。

  带着哭腔的说道“老师,如今只有你才对我这么好了”说完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说实话云海真的也很好奇,萧莹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得罪了萧氏,不仅抛弃了她,而且还要不断的打压与赶尽杀绝。

  但这些好奇的问题,不适合这个时候去问她,云海默默的叹了口气,露出一抹笑容“别傻了,我是你的老师,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呢?”

  云海的这句话刚说完,萧莹瞬间扑进了他的怀里,如今她再也忍不住了,在外人面前不管装出怎么样的坚强,可说到底她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女生。

  如今她需要一个胸膛可以给她一丝温暖和归宿,可以让她委屈的泪水可以尽情挥洒。

  云海没有动作,就这样任凭这小丫头扑在自己怀里,不断的哭泣,很快云海就感觉胸口一片已经被泪水打湿了。

  但云海没有动作,依然叼着烟头抬起来想着,如何能对付这群可恶的面具。

  其实如果不是担心身边人有危险,云海根本就丝毫不惧这些面具,毕竟他基本是属于无敌的存在。

  可这些面具往往就抓住了这点,他们如同来无影去无踪的黑暗杀手,谁也不知道他们下个目标会是云海身边的谁。

  而且就算把云海搞急了,真把萧氏的酒店给炸了,可这样又有什么用呢?谁敢保证这伙面具全部都藏在酒店里?

  如果了解面具的人就会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面具是不会让自己过的这么舒服的。

  眨眼来到了第二天,此时郊区的一栋烂尾楼里,每一层都有两个戴着面具在用真刀互相厮杀。

  而这栋废弃楼的最顶层,李子鹤正坐在水泥地上,手里捧着一堆照片开始选择今天的目标。

  “啧啧,今天选谁呢?哎,真头疼”李子鹤捧着十几张照片选来选去。

  很快他的目光在张静的照片上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后叹了口气,算了,女人的话留着以后再说吧。

  继续翻着照片,很快李子鹤的目光锁定在了一个鸡冠头的男人身上。

  叼着烟李子鹤笑骂道“长这个鸟样,还敢梳这个发型?那行吧,今天就你了”

  说完李子鹤把田鸡的照片随手一甩“给他发请帖”

  站在不远处的一个面具顺手接住照片,看都没看一眼,然后点了点头“知道了,教官”说完这个面具身体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时北区的一家酒吧里,田鸡自从亲手干掉了大头以后,也终于成功上位了。

  但毕竟是干掉老大上位的,所以还是有一些人不服他,此时田鸡正坐在酒吧的包厢里,和几个小头目商量如何尽快干掉那些不服自己的人。

  “鸡爷,要不我现在带兄弟们去把张老二那狗日的场子给平了?”一个小头目说道。

  他的话说完,另一个头目也点头附和道“对,张老二这家伙给他脸不要,还到处败坏鸡爷的名声,这样的人留不得”

  闻言田鸡点了点头,然后叼着香烟思考了一下后说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们现在去点起人马,叫兄弟们都准备好,今晚动手”

  听到田鸡的话后,几个头目都点了点头,露出兴奋的表情“好嘞,我们这就去吹哨子叫人去”

  看着几个头目都走出包厢后,田鸡叼着烟感觉当老大真是爽的不行,谁敢惹自己,一拍板就可以带起人马去干。

  这样的威风与气势,不是他之前做头目能有的。

  就在田鸡继续享受着当老大的快感,时间便眨眼来到了夜晚。

  田鸡威风凛凛的带着几十个小弟走出酒吧,然后坐上十来辆轿车就朝着那个张老二的场子出发。

  田鸡所坐的是排在第一辆的轿车,汽车刚开动不久,旁边的一个头目就看到了田鸡后背还有沾着什么东西。

  于是张嘴说道“鸡爷,你身后还有有什么东西?”

  闻言田鸡一愣“嗯?”说完便伸手把粘在后背上的东西给拽了下来、

  “妈的,谁特么敢在老子背后贴东西,想死是吗?”田鸡以为是有人恶搞自己,于是怒骂道。

  可这样的话,谁敢接呢?一个个头目都低下头不敢出声。

  田鸡和明仔都是一样的人,从小角色干掉自己老大然后起来的,所以他们的见识都不大。

  “妈的,还特么死神请帖呢?靠”田鸡看都没看就直接把手上的黑贴给丢出窗外了。

  他和明仔一样,根本就没当真,只是他却没想过是什么人可以在他身边轻易的贴上这张黑贴呢?

  眨眼十分过去了,田鸡的车队已经停在了一家洗浴中心门口,车门打开后,哗啦走下几十个手持铁棍的混混。

  田鸡叼着烟威风的不行,抬手一挥“给老子砸了这里”

  说完几个头目带头,然后一群小弟们就冲进了这家洗浴中心里,而身为老大的田鸡可不会随便动手,这样的小场面他要出手,那自己多掉价?

  于是田鸡靠在轿车门上,叼着烟一脸狂妄的看着这家洗浴中心,可他却不知道死亡已经慢慢接近他了……..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