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云海已经被葛伟彻底把内心的邪性逼了出来,此时他有些杀红眼的感觉。

  “我,我刚刚竟然听到了云海那家伙的声音”老者脸色苍白的后退一步,嘴唇有些颤抖的说道。

  而李子鹤也是表情一愣,刚刚他也是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呢?两人脑中都是开始不断出现这个疑问。

  而只有萧哲依然淡定的看着不远处的天台上,呵呵,云家的十二条脑部经络果然玄妙的很啊。

  但萧哲丝毫没有把云海的这像是威胁的句话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上演了。

  云海把冰冷的目光收回,再次看向此时趴在地上的葛伟,然后撇了一眼另一边天台上的阿水。

  这个女人虽然也是自己的敌人,但刚刚不管怎么样也是她救了自己一命,所以云海就算如今邪性弥漫全身,但还是有些理智的。

  此时云海把所以愤怒先准备发泄在葛伟身上,只见他拳头一握,葛伟竟然原地飘了起来。

  但并非是他释放真气,而是云海的意念所为。

  看着葛伟被自己的意念强行拽在空中,云海嘴角慢慢翘起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你不是想让我变成灰烬吗?那我也让你尝尝被撕碎的感觉!”

  随着云海这冰冷的话落下,意念再次爆开,葛伟感觉身体像是被五马分尸一样,有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拉扯自己的身体。

  很快葛伟就忍受不了这钻心般剧痛,飘在空中扬起脖子惨叫连连。

  这一声声的惨叫声,响彻在夜空中,正常人听到都会感觉后背发凉。但云海却听的很爽,如同天籁一般。

  看着葛伟表情痛的都快扭曲了,云海邪笑更深,深到有那么一丝残忍的意味。

  就在他要再次释放意念,将葛伟完全撕碎的时间,这天上突然传出一个老人的声音。

  “云家小儿,适可而止就行了,不要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这个老头的声音一说完,云海所在的天台上,又是一股强大的真气爆发出来,瞬间将他的意念给打散掉。

  葛伟飘在空中失去了意念的控制,这才躲过死亡的召唤,身体又是重重的摔在地上。

  云海皱着眉头四处看了看,这股真气很强大,比之前葛伟的真气还要强上许多。

  很快一道黑影一闪,天台的栏杆上站着一个白发老头,摸着胡须看着云海。

  而倒在地上的葛伟看到来人后,也不顾嘴边的鲜血,咬着牙使出全身的力气站起身,尊敬的说道“师傅,您怎么来了?“

  白发老头看了一眼葛伟,然后笑道“为师不来,你就已经死了”

  听到这话葛伟内心一阵的不甘,但也不多解释什么,他只恨阿水这个女人,为什么在关键的时间出来搅局,否则结果一定不是这样的!

  此时萧氏酒店里,萧哲看到这个白发老头的出现,他的笑容已经完全浓密了起来。

  内心暗想“总算出来一个,四老之一空山老者,乌苏”

  看着此时战局非常的乱套,不断有人出现,萧哲身边的老者也越来越懵逼了,这样下去,情况将不会是之前自己所想的那样了。

  但老者看到萧哲依然淡定自若的看着窗外,于是不解的问道“少爷,这样下去会不会乱套了?”

  闻言萧哲转过身慢慢的看向老者,在这一霎那,老者竟然有种错觉,如今的这个萧哲并非是之前的自己的那个学生了。

  他身上有种让人琢磨不透的感觉,深不见底,完全和之前自己的那个学生比起来判若两人。

  老者发呆的看着萧哲,而此时萧哲根本不理会他的目光,依然微笑道“乱套了不是更好吗?我来这个市的目的,就是要让这里乱套”

  老者听着萧哲这话,总觉得稀里糊涂的,这话意有些怪,但又说不出来哪里怪。

  于是老者也不再多说什么了,点了点头“嗯,少爷所言极是”

  而这时李子鹤伸个懒腰,打个哈气说道“你们继续看吧,我困了,没兴趣再看下去了”说完便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老者看着李子鹤竟然此时离开了,根本就没把萧氏的任务放在心里,于是不满的对着萧哲说道“少爷,这个李教官是不是太散漫了,这等关键的时刻,他竟然还有心情去睡觉,真是太不像话了”

  而萧哲此时已经把目光看向了对面天台上,然后摇了摇头笑道“不碍的,他想睡就让他睡好了,无所谓,毕竟今晚的主角不是他”

  萧哲的每句话,听起来都觉得没毛病,可仔细品味一下后,就会觉得这话里的含义却并非只是字面上的那样。

  而另一边天台上的云海,已经从葛伟的话中听明白了,这个白头老头竟然是他的师傅。

  于是邪气并没有丝毫的收敛,冷冷的看向这个白发老头乌苏。

  “笑话,你来了又怎么样,今天你徒弟的命我要定了!”云海此时眼睛一片血红,生化病毒的暴躁感已经弥漫开了。

  闻言乌苏老头,再次一笑,只是这个笑容很不屑“有意思,你这小娃口气还真不小,就算云老头来了也不敢这么大言不惭”

  说完抬手轻轻一挥,一股超级强大的真气瞬间爆开“今天我就代你爷爷教教你这小娃,什么叫礼数”

  这股超级强大的真气,如同暴风一般朝着云海席卷而来,这股真气强大到让人窒息。

  就算云海也只能不断后退,他的大脑不断的传来危险信号,这股真气并不是他能抵挡的。

  u#q

  可就在这时,阿水一下子又出现了,然后冷冷的看着乌苏“我说过了,这个人只有我能杀!”说完阿水,双手一合,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只见天台上,瞬间出现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听的人毛骨悚然。

  这股鬼嚎之声,如同阵阵尖刀一样,直直刺向乌苏老头。阿水看着对方竟然没有任何抵挡或者躲闪,于是俏脸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去死吧!”

  可就在这时,乌苏老头再次抬手一挥,动作极其随意,就像在抖袖子一样。

  但就是这么随意的一个动作,这阵鬼嚎声却变成了蚊子声一样,没有了半点威胁…..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