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这个神秘人的出现,让本来战斗激烈的场面瞬间陷入了停止。

  不对,不能说是停止,是所有人都已经失去了任何战斗力。

  虽然云海没有吐血,他体内的龙族之力已经被吸收了,但如今他被乌苏老头打成了重伤,根本连站都没办法站起来了。

  乌苏老头不顾心脏的疼痛,再次猛的聚气“混账,龙族小儿,休得放肆!”

  他的话说完,一旁的月梅老妇和云四也是一样,虽然心脏被刺,但他们毕竟是四老,传说中封印四族的人物。

  所以他们怎么可能束手就擒呢,就在三个老人把全身所有力量爆发出来的时候。

  这股力量足以让天上风云突变,他们所站的整栋楼已经开始出现塌陷了。

  站在三个老人中间的神秘人到还好,依然淡定无比,可每个角落的四大护法,已经被震的口吐鲜血跪在地上了。

  “呵呵,这就是传说中的最强力量吗?”神秘人被三股强大的力量包围,这个世界上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任何人能吃得消。

  不对,不是吃得消,是不被这力量给直接震死。

  但奇怪的是这个神秘人却依然不惧,像是这三股强大的力量在他面前什么都不是一样。

  很快,只见神秘人仰头一声长笑,这笑声像是有魔性一样,当进入每个人的耳朵里时,所有人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扑通”三声,云四,乌苏老人还有月梅老妇,全部身体直直栽倒在地上。

  “师傅!!”

  “爷爷!!”

  这是云海和阿水葛伟一起喊出来的声音,阿水和葛伟不顾一切的想要冲过去,可自己一使力,心脏就会又是一阵剧痛,鲜血也随之从嘴里喷了出来。

  云海躺在地上,双眼一阵通红,看着远处也倒下的爷爷,他通红的眼眶瞬间湿润了。

  拳头紧握,想要用力站起来,可这不争气的身体却使不出半点力气,如今他的经络全部被打伤了,别说要站起来了,就算动一下那都费劲。

  一道道真气卡住了他所有经脉上,生化病毒想要去修复受伤的经络,可没有办法冲破这些强大的真气。

  T_看正版_章节=◇上

  如今云海只恨自己太弱了,本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可经过今天一看,他才知道自己根本还是井底之蛙,世界上比他厉害的隐世高人比比皆是。

  神秘人看着地上已经不知死活的三个老人,然后冷冷说道“把他们带回族里,不要让他们死了”

  闻言四个已经被震的身受重伤的四大护法,也不敢怠慢,就算嘴角流着鲜血,也要急忙跪下抱拳“遵命”

  四大护法扛起三个老人,然后身体原地一晃,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此时天台上只剩神秘人一人,只见他慢慢转过身,看来一眼对面楼顶的云海等人。

  没有人知道他的目光是什么样子的,但就算看着这个黑色的斗笠都会觉得心里畏惧。

  “如果想要救回你们的师傅和爷爷,那就到龙族来”

  这句话是从天空中传来的,因为此时神秘人早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没有人知道这个神秘人为何没有对付云海,阿水和葛伟,又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或许有另一层的意思,当然也可能这是一个新的布局开始…….

  但可以肯定的是,四老的时代在今晚终结了。

  葛伟捂着胸口,软坐在地上,此时他也没有想杀云海的心了,心情非常的沉重,因为他的师傅生死不知。

  而阿水也是一样,俏脸冰冷,咬着银牙看着对面如今空无一人的天台。

  到是云海如今显得有些淡定,他从那个神秘人的最后一句话中,听明白了一点就是,他的爷爷暂时不会死,只要不死那就有机会救出来。

  只是如今他整个人如同废掉一样,根本就是咸鱼躺在地上,这点才是最尴尬的。

  就在这时,云海等人所在的天台上一阵白雾升起…..

  阿水和葛伟并不知道这阵白雾是什么,但还是皱着眉头捂着鼻子,因为这阵白雾很浓厚,而且非常的呛人。

  但云海知道这阵白雾是什么,内心一阵暗叹,真是一劫过去又一劫,面具现在出来了,那今晚自己真要命丧于此了。

  云海并非是惧怕死亡的人,只是他现在不能死,一死那他身边的所有人都会遭殃,因为他得罪了太多人,而且最不甘的他死了,谁去救他爷爷呢?

  可现在他又能怎么样呢?只能睁着眼等死了,面具的实力他是知道的虽然不如四老那些人恐怖,但如今要杀掉他那就跟玩一样了。

  很快白雾散去以后,正如云海所想的一样,一群带着面具的黑衣人,站在天台的各处,把云海阿水和葛伟围在中间。

  “你们是什么人?”阿水面带敌意的说道。

  如今她的心情也很沉重,师傅对她从小有恩,如今生死不明再加上现在这群不速之客,她整个人都快暴走了。

  就在此时躺在地上的云海艰难的张开口说道“他们是来对付我的,和你没关系”

  云海现在对阿水的印象挺好的,因为她刚刚救过自己一次,而且帮自己一起对付过乌苏老头,所以云海内心已经早就冰释前嫌了,他知道如今阿水也不一定是这群面具的对手,所以他一个人死总比再让阿水陪葬要好。

  但云海还是小瞧了阿水的性格,闻言阿水再次冰冷的说道“少废话,你的命只有我能拿走,其他人休想”

  云海似乎都没想到阿水会这么倔,一下子被搞懵比了,这女人怎么一点不知好歹呢?

  而葛伟看了一眼云海和阿水,然后目光看向这群面具“那和我没有关系,我是否可以走了呢?”

  葛伟性格高傲,这种话一般是不会说出口的,但此时他不想死,因为他也想留着一条命去救他师傅。

  而且他和云海阿水本来就是敌人,所有犯不着为了两人拼命。

  就在葛伟说完要走的时候,天台的门口慢慢走来一个人影,李子鹤叼着烟边走边说道“你们今晚谁都不能走”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