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这些目光都是带着嘲笑和不屑的,看着所有人都笑呵呵的看着这边。

  孙伟内心也到有些不舒服了,再怎么说,云海如今还是自己女儿男朋友,虽然他并认可,但毕竟是事实。

  可丁勇这么嘲笑挖苦就有些过了,于是孙伟脸上有些难看了,但没有说话。只是内心对丁勇的好感大打折扣了。

  但孙晓樱可实在受不了,云海坐到现在,这些人全是针对他的,有背后讽刺挖苦,还有当面嘲笑的,这算什么?自己男朋友就那么好欺负吗?

  俏脸气的通红,猛的一拍桌子站起来“你们凭什么笑话我男朋友,你们和他比什么都不是”

  这丫头的话说完,身后的几个女生却笑了“哎哟喂,这口气还真大,一个小老师而已,还敢这么说大话”

  孙晓樱正在气头上,听到这话后,哪能忍得了?转过身就要怼过去,可只是云海再次拉了下她,淡定的笑道“行了,和她们计较什么?丢身份”

  闻言孙晓樱一愣,这还是云海的性格吗?要知道他以前做事都是非常霸道的,谁敢让他不高兴,那就后悔都来不及。

  可现在竟然这么低调,这到底是怎么了?

  其实云海心里也恼火,但没办法,谁让他知道自己老丈人喜欢什么样性格的男人呢。

  就是要那种沉稳收敛的,而不是那种咋咋呼呼的,就像早上云海如果换个方式和孙伟讲,即使不被接受,但也不可能被赶出去。

  所以云海这次来就是低调隐忍,顺便也让这个丁勇暴露出他的秉性,这个富二代的资料他下午找就看过了,典型的二世祖,仗着有钱和长的帅,这几年祸害的女人数都数不请。

  看着云海笑眯眯的不说话,孙晓樱小脸气的通红,然后对着身后几个女生冷哼一声,便气鼓鼓的再次坐下了。

  而此时丁勇也再次说话了:“小樱,我想你误会了,我们怎么看不起云海兄弟呢,做老师又不丢人,只是”

  “Kj~L

  说到这里表情再次一笑“我们家的佣人确实收入不止这些嘛”

  这话说完再次引来宴会厅的一阵轰然大笑。

  这时孙伟看着丁勇越来越不舒服了,人家都不说话了,可他却还一直还要挖苦。真是太不懂收敛了。

  这样的人不适合做自己女婿,不对,不是不适合,是根本不配。

  想到这里孙伟也没有继续心情继续吃下去了,站起身对着丁建国说到“老丁,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闻言丁建国轻笑了下“别啊,这么早回去干吗?我们还好好喝了呢”

  孙伟摇了摇头“改日吧,改日我做东,今天身体不佳,回去休息了”

  这话就让丁建国有些不快了:“老孙你这不给我面子啊,好不容易请大家吃个饭,你屁股还没坐热就要走,是不是嫌我上个月借你的两百万有些少了啊?”

  闻言宴会厅再次安静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孙伟的身上,像是在看戏一样。

  不过很多人都看不起孙伟,因为他只是一个小公司的老总,根本不配做主桌上,所以很多人都抱着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好戏。

  而这时孙伟也有些尴尬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之前他的贸易公司确实资金出现状况了,这两百万就是救命稻草。

  于是暗叹一口气说道:“老丁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不给你面子呢,只是”

  这话还没说完,就被丁建国挥手打断了,如今他也没有再给孙伟好脸色看了。

  直接说道:“行了,你要走我不留你,让你女儿留下就行了”

  这话一下子把孙伟给说蒙圈了,一脸不懂的说道:“让小樱留下来干嘛?”

  此时很多看戏的人,都听的出来了这话什么意思,然后不屑的轻笑着。

  丁建国自己点燃一根雪茄,然后说道“当然是陪我家小勇好好叙叙旧了,他可是有很多话想跟你女儿说呢”

  丁建国本来还想让儿子自由发挥的,可没想到最后孙伟却破坏了好戏,这才让他内心一阵不爽。

  听到这话孙伟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即使再傻他也听明白了这话什么意思。此时他也看透了这个丁家父子的嘴脸。

  不过这也亏了云海出现,否则孙伟迟早被这父子两给坑死。

  云海下午就看透了丁家父子的性格,所以才来一招已低调来让对方暴露秉性。

  于是孙伟冷哼一声:“不可能,我觉得我女儿不会同意和你儿子叙旧什么的,就此告辞”

  孙伟的火气也起来了,转过身就要拉着孙晓樱要走。

  可这时丁建国脸色一冷“你要走可以,但我告诉你,一星期之内你要不把两百万还给我,你就等着收律师信吧”

  闻言孙伟脚步微微一愣,心里对这个多年的老友失望透顶,真是瞎了眼跟他处了这么久。

  咬了咬牙,孙伟也豁出去了“行,就一个星期,我就算把公司卖了,也把钱还给你”

  说真的,这一刻云海对这个未来老丈人有了一些好感,毕竟可以看的出来在公司和女儿之间,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孙晓樱,从这一点来看,这老丈人虽然固执,但不影响他是一个好父亲。

  看到这里云海弹了下烟灰,觉得自己也该说话了,要不再这么沉默下去,在老丈人心里就不是低调了,而是怂包的表现了。

  于是云海弹了下烟灰,淡淡的说道:“孙叔的钱,我替他给”

  这话说完全场再次安静了,但很快就有人笑了起来,特别是身后的几个女生笑的更是不行。

  “哈哈,他给?他一个小老师见过两百万长什么样子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人估计是脑袋秀逗,真不知道他怎么当老师的”

  而此时已经撕破脸的丁建国,叼着雪茄不屑的看着云海:“我说你是不是听错了?我说的是两百万,可不是你听的两百块”

  这话一说,整个宴会厅再次轰然大笑起来,所有人都把云海和孙伟当成了笑话来看。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