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和孙晓樱用了一个小时才把客厅给收拾好,虽然有些地方被打坏了,但花点钱修下也到问题不大。

  而另一边此时金明市的第一人民医院里,已经彻底乱套了,丁建国带着几个黑西装保镖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

  此时正在手术门口的仇哥,看到来人后急忙站起来,他可以和丁勇称兄道弟,但绝对不敢和丁建国这样大人物没大没小。

  从这点可以看得出来,丁建国在这个市也算是个大人物,应该和死鬼张国富算是一个等级的。

  “丁老板,您来了”仇哥站起来恭敬的说道。

  此时丁建国内心急的很,那又功夫和他废话,于是急忙说道:“小勇呢?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闻言仇哥叹了口气:“在手术室里了”

  听到这话,丁建国眉头皱紧,然后冷冷的说道:“到底怎么回事,是谁干的?”

  仇哥咽了口唾沫,双腿有些发抖了,于是便把具体情况说了一下,但把自己骗丁勇这一块给改了,说是云海耍计装被打倒,然后故意骗丁勇过来的。

  听完仇哥的话后,丁建国手握的紧紧的:“妈的,我都说了多少遍,不要去惹那个云海了,这个混账怎么就是不听呢,现在好了吧,妈的!!”

  此时一旁的仇哥是最能体会云海的可怕之处的,所以就老实站在一边也不说话。

  很快手术室的门口的灯便关了,一个男医生先走了出来。

  见到有医生走出来,丁建国急忙走上前问道:“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闻言这个男医生打量了下丁建国,然后说道:“里面的病人是儿子?”

  “嗯,没错,他到底怎么样了?”丁建国心急的说道。

  男医生慢慢摘下口罩,然后说道:“他五脏六腑大出血,不过幸好送来的及时,我们给他做了手术,现在也到没多大问题了,只要静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听到这话,丁建国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放下了,这次虽然被打了,那就当自己儿子买个教训吧。

  可他的想法还没想完呢,男医生再次说道:“但他下体是肯定保不住了,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听到这话,丁建国先是一愣,然后表情呆滞的问道:“什么?医生你刚刚说的什么?”

  闻言男医生叹了口气,身为男人他也知道,这个事有多严重,于是耐心的再给丁建国讲了一遍。

  而当丁建国听完这话后,整个人都傻了,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退两步。

  自己的儿子成为太监了?这是不是在给他开玩笑啊,以后还怎么传宗接代?还怎么去泡文家的千金?

  此时丁建国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天都塌了一样,身体摇摇晃晃都快摔倒了。

  这时仇哥急忙上前扶住他,才没让丁建国摔在地上。

  “丁老板,节哀顺变,事情都发生了也没有办法挽回了,只要”仇哥的安慰还没说完。

  丁建国就粗暴的打断了他:“别特么给我放屁,这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说完丁建国挣脱开仇哥的手,然后脸上愤怒无比,咬牙切齿的说道:“让我丁家无后,那我就让他们不得好死,姓孙的,还有那个云海,你们都给我等着,我要让你们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丁建国就转身带着几个保镖愤怒的离开了,此时他内心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报复,不对,是报仇!!他要让云海和孙晓樱一家全部尝尝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很快丁建国坐上了自己的加长轿车上,便掏出手机开始他的疯狂报复了,今天他就算把整个丁家赔了,也要给儿子出这口气,天底下也只有这事能让他这么豁出去了。

  很快电话另一边便接通了:“老金,我是丁建国”

  电话另一头也传来男人粗狂的笑声:“哦,老丁啊,怎么了大过年不会是给我打电话拜年的吧?”.

  此时丁建国哪有功夫瞎扯淡啊,于是便把大概情况说了一遍。

  “哦?这个事情这么严重吗?”对面这个老金听完说道。

  丁建国越想越气,咬着牙冷冷说道:“当然,要不我也不会麻烦你这么大人物了”

  这个老金人称金爷,可是这个市真正的黑道霸主,绝对不是仇哥那些小马仔能比的,所以就算丁建国对他说完也要客气一点。

  说完丁建国再次补充道:“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白忙活的,一个亿辛苦费,我要让姓孙的一家还有那个云海不得好死”

  对面的金爷听到这话后,轻轻一笑一个亿可不是小数字了,没有人会不心动的

  于是这个金爷对着电话说道:“可以,毕竟你老丁你和我也算是朋友,这个活我接了,很快我就派人动手”

  很快丁建国和便和这个金爷说完后,仔细一想要玩就玩大的,一次性全豁出去,于是咬着牙又打了一通电话。

  只是这通电话响了好久才有人接听,是一个老人的声音:“喂,谁啊?”

  听到这个老人的声音,丁建国非常客气的说道:“福伯,是我,小丁,丁建国”

  “哦,小丁啊,怎么了?过年给我这糟老汉拜年的吗?”电话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听到这话丁建国到有些尴尬,要不是出这个事,他估计一辈子都不会打这通电话,因为这个福伯可不是一般人,真正的隐世高人。

  当然啦,隐世高人不代表没有电话,毕竟时代在进步,隐世中也在也进步。

  福伯年轻时和丁家有过渊源,丁建国父亲曾经帮过他一次,所以这个福伯说过,只要丁家有难,他可以为丁家出山一次。

  很快丁建国便把情况大概一说,然后对着电话苦着脸说道:“如今我丁家无后了,所以我想请福伯出山,为犬子报这个仇”

  

章节目录

偷心教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咬烟吞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咬烟吞雾并收藏偷心教师最新章节